盗墓笔记4 蛇沼鬼城(上) 第十七章 哨子棺

  三叔的手电照向棺材,看到那”人”的一瞬间,他几乎起了一身的褶子,头皮都麻了起来,自己也下意识地就往后退了回来,把手里的刀翻了出来。

  不是三叔胆子小,而是这情形实在古怪。在这么隐秘的古墓之中,竟然有”人”躺在棺材的上面,突然看到,任谁也得抖几下。

  这一吓的工夫,解连环也退到了三叔的身边了,他想必从来没在斗里出过事,吓得连脸色都变了,退得也急,一脚就踩到了三叔的脚上。

  三叔给他踩得差点摔倒,不过这个时候,他就着手电光,看清楚了那棺材上的情形,原来是一场虚惊,棺材上面的人,是一具铜铸的人俑,紧紧贴在黑棺之上。

  这铜人浮雕的造型很怪,行云留鬓,面貌夸张,有点像秦时的百戏俑,四肢犹如虫足一般粗肥极短,最诡异的是那张嘴,不笑不怒,竟然是竭力张开的,好似在惨叫一般。

  三叔看着,心中立即就感觉到一股异样,一般人都讲究祥和安宁,而这铁棺和铜人配在一起,说不出的阴邪古怪,很不对劲。这确实是墓主的棺椁吗?

  他用手电往四周照了照,这墓室一目了然,再没有其他的棺椁了,显然如果这里是主墓室的话,这确实就应该是墓主的棺椁无疑了。

  三叔很相信自己的直觉,心中有点不安。

  为了看得仔细,他推开解连环走了过去,走近一看,更加的惊讶,发现这巨大黑棺居然是一只雕花的铁棺,这个铜人似乎是后来加上去的装饰品。更奇特的是,那铜人嘴巴的位置竟然从棺盖上凹陷下去,使得棺盖上出现了一个深孔,不知道有没有穿透棺盖,通到棺材的里面。

  不对!三叔看着就吸了口冷气,接着他一下就记起了端倪,心里哎呀了一声,心道糟糕。

  生铁封棺,棺身带孔,这一具棺材莫不是老底子老人们讲的”哨子棺”?

  ”哨子棺”还是解放前传下来的说法,扯不到百代之前,三叔也是听老头子讲的。据说那时候湘西一带,有一路军阀,手下有一批发斗的能人,为首的名叫张盐城,此人据说是曹操发丘将军的后人,有神通,他的左手五个手指奇长无比,且几乎等齐,能平地起丘,尝土寻陵,盗墓功夫煞是了得。此军阀跟孙中山北伐,张盐城受命筹集军饷,便以古法盗墓,一路北上,也不知道多少隐秘的古墓被他翻出来,名声很大。当时湘西有”盐城到,小鬼跳,阎王来了也改道”的说法,一方面人被神话,一方面也可知道张盐城盗墓活动的猖獗。

  此人盗墓,有一套特别的套路,就是如遇到血煞阴邪之地启出的棺椁,都会用牛血淋棺,观察棺椁的反应,如果棺中有异响,则棺主可能尸变,士兵会将棺材拖出古墓暴晒后启棺;如果棺中无异动,就要看棺材的表面,大部分情况,牛血不会凝结,顺棺身流至棺底,这说明没事情,开棺无恙。

  但是还有一种相当特别的情况,就是牛血淋上之后,犹如淋于沙石上一般,血液渗入棺身之内,这是比尸变还要不吉利的大凶之兆,这说明棺中的东西,可能不是人尸。

  棺中不是人尸,那是什么东西?答案是,无法言明的尸体。在中国,这种东西被统称为妖。

  此时张盐城便会命人就地掘坑,将妖棺沉于坑中,涂上泥浆后烧熔兵器,铁水封棺,只在棺材的顶部,留下只容一只手通过的孔洞,等铁水凝结,他就以单手入棺,探取棺中之物,相传这就是他祖传的发丘中郎将双指探洞的绝技。

  而探洞之时,他会命人用三尺琵琶剪卡住自己的手臂,一边将”叩把”拴于马尾上,以便感觉不对,旁人可立即抽马,马受惊一跑,拉动机栝,锋利无比的琵琶剪就会立即旋切,断手保命。

  这样处理的棺材,因为上面有一个孔,最后会变成个类似于巨大铁哨子的东西,所以被人们称为”哨子棺”。

  张盐城一生用到这双指探洞的功夫,据说也只有三次,全部都全臂而退,最好的一次,他从棺中取出的是一颗二十四香的金葡萄,只有臼齿大小,据说是藏于尸体口中的。张盐城后来随着军阀混战,下落不明,有人说他是投靠了革命,最后”文革”时候死在了收容所里,也有人说,他死在了皇姑屯。总之是个神秘人物。

  关于他的传说,老头子们一般有两种说法,一种认为他真的有发丘绝技,双指探洞是名不虚传;另一种就认为张盐城是一个骗子,利用了普通士兵对于棺材的迷信恐惧,将普通的棺材说成是妖棺,然后作秀,使得自己的地位得到抬高。

  事实如何,无人知晓。

  我爷爷倒是相信张盐城是高人的,那是因为张盐城铁水封妖棺的做派,有一些侧面的证据。据说解放前黄河改道的淤泥中就发现过一只和张盐城所说类似的青铜棺,棺材的顶上确实有一个手臂粗细的孔,只是无人敢伸手进去,胆大的用火钳也只从里面夹出很多黄色的淤泥。后来这棺材在”大跃进”的时候直接给扔进炼钢炉炼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出事。

  这只铁棺,虽然精致无比,和用铁浆胡乱浇铸的棺材完全不同,但是棺材之上那一个深孔,像极了传说中的”哨子棺”。

  这就奇怪了,这解连环带路的墓室,应该就是墓主之地,为何棺床上的主棺椁会是这个样子的?难道那墓主不是人,是个妖怪?

  三叔想着就感觉到一股毛骨悚然,想想这古墓深陷海底深渊之中,如此诡异神秘,说不定真不是人的墓,也许是海龙王的也说不定。又想起裘德考让解连环做的事情,不由心虚,难道裘德考知道这墓主不是人,所以才让解连环拍照片上去研究?

  不过,三叔当时年少,并不会把老人说的话太当真。虽然有点心慌,但是并不害怕。反而他好奇心起来了,心说那这里面会是什么东西呢?

  此时解连环也发现了是虚惊,又走了过来,心有余悸地看着这只铁棺。看了一圈,他便试着去推动棺盖。

  三叔看他的脚都在抖,就知道他还在害怕,这个行为可能是为了在三叔面前表现一下,挽回他刚才被吓到的面子。

  三叔感觉好笑,就用手电照射他的面孔,让他不要白费力气了。如果这是”哨子棺”,显然此棺材的加工者和张盐城是属于同宗的派系,这铁棺里面的东西绝对不是善类,而且这铁棺修筑起来根本就没有打算让别人打开,要从里面拿到东西,只有像张盐城一样,把手伸进那个棺材孔里。

  说着,他就爬了上去,用手电去照那棺材上的孔,看看能看到什么。

  由孔洞看下去,棺材内黑幽幽的,不甚分明,手电探孔并不是很好的办法,发散光到了一半就射不下去了,只感觉这”铸人”的喉咙之下,透出一股阴气,看一看就脖子发硬。要把手伸下去摸,真不是平常人能做到的。

  三叔想起解连环从老外那里拿来的资料,就感觉自己的推测没错:那老外这么熟悉这里的结构,肯定是在他们之前已经找人进来探查过了,但是进来的那人为何没有完成任务?估计那人也和他们一样是这一行里的老手,进来发现里面竟然是这样一具铁棺椁,知道铁棺封尸非同小可,才临时放弃的。所以这老外才找了个半吊子的解连环。

  如此说来,他们必然也不能碰这棺材,否则不就当了这裘德考的炮灰了嘛。

  不过,如果不碰棺材的话,好像又有点太窝囊了,他和解连环下来,解连环空手出去还好说,自己也这么出去了,那解连环这么一说自己还有脸在?况且,这棺材看着,也实在是有点诱人。

  三叔拿不定主意,不过他转念一想,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心说老祖宗的经验,棺材放在最后碰,他现在应该先看看这里其他地方有什么好东西,棺材今天他就暂且不碰,这古墓又不会跑,明儿晚上他们带着火筷和黑驴蹄子再下来,会比现在保险得多,那也不算胆小。

  一想他便释然了,就让解连环在这里待着,要拍照就拍这个棺椁,那老外能理解他,自己开始搜索墓室的角落,寻找其他的陪葬品。

  这墓室没有耳室,通体一条到底,格局十分的古怪。古人讲究事死如事生,这墓室的格局一般都是按照墓主人生前的布局仿制的,也就是说这墓主生前住的地方也是这么个情况,想不出会是什么一种状况。里面并没有普通的那种陪葬品,只有那些价值连城的巨大瓷器。

  (这些东西,放在现在大概价值三十多个亿。)

  三叔绕着墓室看了一圈,没看到能搬出去的东西,就绕了回来,棺床后面是照壁,他绕到照壁之后去看,还有一些空间,不过地面上仍旧空空如也。

  他不由暗骂了一声,心说也真是抠门,怎么什么都没有,难道那棺材这么大,还是铁的,那家伙把陪葬品全塞里面了?这棺材给当成保险柜用了?

  想想还真有可能,不由有些郁闷,这时候,他忽然看见照壁的背面,浮雕着很复杂的雕刻。

  壁画不值钱,但是古墓的石雕价值连城,虽然这照壁很大,不太可能运出去,但是三叔看到了,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

  手电照过去,就很让他意外,照壁后面的浮雕,雕刻的不是一般的瑞兽云佛,或者礼乐升仙的图样,而是好几座宫殿,飞檐凤顶,雕梁画栋,雕刻得非常的精细,甚至连瓦片都一片一片地浮雕了上去。而且每座宫殿的外观都不相同,有的是两层的,有的是一层的,视觉上也有远有近,错落有致。三叔数了一下,一共有七座,列成北斗七星的排列,每座宫殿之间,能看到有无数的亭台楼阁半隐半现,而其他的细节,都被雕刻的云雾遮住了。这幅浮雕的背景,是巨大的山岩,显然一座大山,而宫殿的构图是在整个浮雕的下部分,意思很明白,这是七座修建在一个巨大山谷里的宫殿,山谷里云雾弥漫,把宫殿之外的东西遮掩得朦胧而神秘。

  这浮雕是什么意思?三叔错愕了一下,所有古墓中的壁画都有着意义,不是有象征作用,就是歌颂墓主人生前的丰功伟绩。这浮雕是代表着神话中的仙国,还是在歌颂墓主人什么?

  三叔当时不知道这里的墓主人是汪藏海,所以也无从联想,不过这精致的浮雕,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告诉我,就是在当时,这照壁也是无价之宝,要是能带出去,他就把它放在卧室里,天天看着。

  不过,这照壁过于巨大,当时想要运出去是不可能的,三叔虽然心痒难耐,但是也没有办法。他仔细看了几遍,便想让解连环过来,将这东西拍下来,以后也好在同行间吹牛。

  正想开口,他却忽然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好像是什么东西烧焦了。

  他愣了一下,心说怎么回事,这里是墓室,怎么会有这种味道出现?忙跑出照壁,向外观看。接着,他就看到了让他瞠目结舌的一幕。

  只见解连环站在铁棺之上,手足无措,而那铁棺上的铜人嘴巴里,竟然冒出来滚滚的黑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