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4 蛇沼鬼城(上) 第十六章 沉船

  如果船头和那座楼台没有破损到这种程度,这水下的情形,必然壮观犹如水晶宫一般,然而现在,整个残骸上都覆盖着厚厚的海锈与海尘,死气沉沉,特别是那楼台,已经倾斜成四十度,看上去只要再踹一脚,就会彻底崩塌。

  就算如此,三叔他们当时也震惊得几乎窒息了,这样的情形,不说是在海中,就算是陆地之上,也没有多少机会能看到,这究竟是谁的沉船墓,竟然沉在这种地方?

  靠近看的时候,三叔注意到嵌入礁石的那扇玉门实在巨大,两人多高,四个臂展宽,玉门左右两壁外侧的海垢下,可以隐约看出浮雕着两个门神,手中各执一虎,模样凶猛可怖,三叔认得它们,但叫不出名字。楼台没有嵌入礁石的那部分,有飞檐瓦顶,瓦片都落得差不多了,只剩下檐骨。

  玉门半开,中间有一条两人宽的缝隙,里面幽深.无比,不知道通向哪里。

  一边的”舞乐古尸”已经沉入了深渊之内,完全看不到了。

  解连环没有停留,游进了玉门之内,三叔咬牙用力甩动双脚,加快了速度,很快也尾随了进去。

  进去之后,是很长的一条可以并排走六七个人的走廊,一下子四周的空间变得局促,但是探灯的光线反而变得更加充足起来。

  刚才在外面,那种幽深冰冷、绝望恐惧的感觉,到这里稍微减轻了一点,到底看到了自己熟悉的东西,三叔稍微有所镇静。

  顺着走廊一路向前潜去,因为职业习惯,三叔粗略地观察了四周的装饰,发现每寸地方,包括地面上,都雕刻着连绵群仙图。

  走廊的尽头出现了一道阶梯,一直向上,三叔翻转身体,仰卧而上,游着游着,他突然大吃了一惊,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脑袋露出了水面。

  当时他吓了一跳,这的确是十分令人吃惊的事情,在水里泡了快四十分钟,三叔压根没想到这古墓之内会有空气。他忙翻身趴到台阶之下,四肢并用地爬了上去。

  一个在水里潜得太久的人,一旦上岸,猛地就会发现自己身子重得犹如背了铁块,更何况身上的确有负重的铅块和氧气瓶。三叔上去之后,几乎软倒,用力咬着牙,才没摔回到水里去。

  跌跌撞撞走上阶梯,看到解连环已经把潜水器械脱了下来,一边大口地喘气,一边在用手电照四周的墓室。

  三叔心说真是个菜头,要是碰上个闷坑,你早就挂了。不过现在看他没立即死在一旁,就说明空气应该没问题。于是坐到台阶上,也脱掉潜水的装备,一边放松肌肉,解下手电向四周照去。

  台阶的尽头,他所处的地方,是一处砖砌墓室,典型的明代风格,高度不高,只能低头而行,宝顶上耸,呈现拱形,估计也是七辐七券的厚度,墓顶砖缝现铁色,灌了铁浆,砖头铺得极其精巧,宝顶的弧度没有任何的棱角越位,好像打磨过一样。

  墓室的中间,青花瓷长明灯排成两列,直通到墓室的深处,那里一片漆黑,手电照去,发现墓室的中间,放置着一个巨大的黑色铁缸,不知道做什么用处,挡住了视线。

  三叔一看就有些骇然,他盗过墓多了,知道这墓室虽然巨大,但却只是平民的规格,最多是一个财主,这就非常的奇怪,看外面古墓之规格如此巨大,没有几万徭役十年的努力恐怕建设不成,如果不是皇亲国戚,哪一个平民百姓能够有此大手笔?

  三叔马上就如我们一样,想到了那个时候的巨富沈万三了。

  如此说来,这一次跟着解连环,竟然给他碰到个油斗儿,这可是几世都修不得的福分。

  他心中也兴奋起来,又转动手电,照射四周的墓墙。

  墓室的墙壁上描绘着大量的壁画,同样相当壮观,三叔照了一圈,发现壁画连绵,几乎没有断裂的痕迹,且褪色也不厉害。

  这里水汽弥漫,壁画能够保存得这样,实属难得,不过北宋的时候,已经有壁画上涂油蜡或者蛋清的保护技术,工艺相当先进,这里应该用了这样的技术,所以现在看来,壁画的颜色少许有些浑浊。

  壁画之上画的东西,三叔从来不看,此时看了几眼,也不得要领,只觉得和普通的古墓壁画也无两样,就把手电的光线收了回来,去照一边的解连环,想问他刚才吃错什么药了。

  解连环累得够戗,一边新奇地看着四周,一边气喘如牛,显然刚才用了死力气,三叔叫了一声,他也不理,被这个墓室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本来刚才他甩掉三叔,三叔心中有暗火,但是,既然已经来到了这个地方,再发作并不合适,三叔就忍了下来。

  两个人无话,三叔休息了一会儿便完全镇定了下来,心跳也趋于平缓,他随手开始准备进墓室的工具,同时,他留了个心眼,偷偷检查了自己和解连环的氧气瓶。

  一看他就知道不太妙了,他自己的倒还好,但是解连环的氧气消耗量太大了,已经少了一半还多。

  潜水员越是经验老到,在水下可活动时间就越长,而刚刚潜水的人,往往控制不了自己的吸气量,一发现自己在水里,就拼命地呼气,和老潜水员的消耗量比起来,可能会相差一倍多。三叔虽然也潜得不好,但是因为时常估计氧气瓶,所以比解连环节省得多。此时他一下就明白,解连环已经出不去了。

  不过随即想了想,三叔倒是释然了,反正他出不去了,自己必然还要再进来一次带他走,那就没有必要急着出去了。

  此时解连环就往墓室的深处走去,他也起来跟了上去,两个人走到巨大的铁缸面前。

  三叔停下来走近铁缸察看,而解连环似乎没有兴趣,径直绕了过去。

  铁缸重量有五吨以上,上面浮雕着大量的铭文,应该是一种祭器,缸足已经压入地下的青砖,缸中空空如也,但是缸的底部有一突起的鱼身样子的雕刻,不知道何用。

  三叔想仔细看看上面的铭文,有没有自己认识的字,忽然就听到解连环惊呼了一声。

  他转头一看,原来解连环已经走到了墓室的尽头,解连环的手电光照出了一座三阶棺床,上面有一只巨大的黑色雕花棺椁。

  那棺椁几乎高到解连环的胸口,黑得非常刺眼。棺椁表面似乎打过光上了清漆,亮得很不自然,上面的雕花浅但是非常鲜明,大约是大量的鸟篆文字。而解连环可能突然看到棺材,有点害怕,正在朝后退。

  这棺椁气势非凡,霸气十足,应该就是墓主的棺椁了,不知道里面葬的是谁。

  三叔阅棺无数,不说普通的红木稗子木,整块沉香木做的棺椁,都有幸见过一回,但是像这里这具黑棺椁,他却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的。他顿时好奇心起,绕过铁缸便走了过去。

  走到解连环身后,他看得更加清楚,棺床用的是黄浆砖,垒成莲花圆盘形。棺床之后是一块照壁,上面写满了文字,估计是墓志,写的应该是墓主人生平,不过三叔扫了一眼后,就感觉后背发凉,注意力给那只黑色棺材吸引住了,同时他也知道了为什么解连环会吓得后退。

  因为这只巨大的黑棺上,竟然躺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