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4 蛇沼鬼城(上) 第十五章 浮尸

  幽暗的水深处,那具白纱围裹的古尸,不知道在水中泡了多少年,白纱早已经破败,分不清是男是女,因为距离尚远,尸体的样貌也是一片模糊,看不出保存的情况。

  三叔冷汗直冒,不过立即镇定了下来,显然既然是沉船墓,有一具悬浮的尸体在这里,也不算奇怪。

  然而等三叔逐渐放开了遮住探灯的手,就看到在冰冷的白光下,那古尸边上的黑暗中,又出现了另外一具古尸,同样的装扮,阴沉沉地隐藏在阴沉的海水中。

  三叔就有了不祥的预感,他继续移动探灯,果然发现下面的黑暗中,竟然漂浮着大量的白纱古尸,足有三四十具之多。无数朵白色飘舞的纱衣,真的让人有一股冰彻心肺的寒意。

  因为探灯光的关系,现在已经无从知道那微弱的绿色荧光,到底是从这些古尸的什么地方发射出来的,而最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的是,古尸群并不是静止的,僵硬的尸体悬浮在水里,竟然还在缓缓地移动。

  三叔的心都要从喉咙里跳了出来,在不透气的头盔里,他的脑袋上全是冷汗,心说幸好他拉住了解连环,要是刚才直游过去,贴到这群古尸边上才开灯,自己不吓死才怪。这些尸体肯定在这里泡了近千年,普通的早就泡化了,怎么可能还悬浮在水中,难不成已经成了粽子?

  自己下来的时候一点准备也没有,根本没想过会面对如此险恶的局面,连驴蹄子都不曾带上一个,说来也是冤枉至极,跟着这狗日的解连环,三叔也早已忘记这一切是自找的。

  再看解连环,也是一脸的惊恐,可见刚才毫不在乎靠近的行为,应该是不知真实情况造成的,看样子老外并没有告诉他会看到什么。

  三叔思绪如电,闪电间已经预见了好几个情况,此时远处的古尸群却渐渐漂近,不紧不慢,白纱缓慢地漂动,要不是四周的黑暗,和那模糊不清的五官,如此情景真如天宫之中仙人踩云而行的场景。

  三叔看着看着,突然就灵光一闪,意识到什么了。

  他压低身形,潜水几米,使得自己靠得更近,仔细去看。

  古尸似乎没有完全腐烂,五官虽然模糊,但是还能看出人的样貌来。一具具呈现各种姿态,有的如托盘,有的如吹箫,有的如弹琴鼓瑟,洋洋十几具,虽然僵硬如铁,但是姿势之优美,无与伦比,三叔就明白了他看到了什么。

  在很多古墓的壁画上,都会描绘这么一幅画面,那就是墓主人尸解升天,天上天门大开,群仙集会相迎,祥云缭绕,神鸟飞扬,天光普照。在这样的壁画中,必然会在墓主人踏的云梯之旁的上方,画着”天师舞乐图”,画中必有无数的天乐老仙,鼓瑟齐鸣。

  但是这里的墓主显然是感觉一幅画的”天师舞乐”不过瘾,这几十具古尸所形成的景象,正是真实化的天师舞乐,鼓瑟齐鸣,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他顿时就明白为什么解连环会寻找这几具古尸,因为天师舞乐的路线,就是墓主人尸解升天的仙路,跟着古尸,就肯定能找到墓主人的所在。

  一边的解连环缓过劲来,示意三叔跟上去,因为紧张,他的动作都变形了。

  三叔努力安抚自己的心跳,他知道自己肯定进了了不得的地方,此时反倒不慌了,因为既然知道了这个地方,古墓又不会跑,现在这样的准备,显然是不充分的,他有了十足的借口,可以说服自己退出去。

  现在想来,他们所处的地方,根本就是一片无尽的深渊,那几具古尸往哪里漂去,要漂多久,根本无法猜测,如果贸然去跟,不知道还需要浪费多少时间,氧气也不充裕了,的确是相当不明智。

  三叔完全醒悟了过来,他阻止了解连环,示意他回去,不要再进行下去了,现在的情况再继续深入太危险,老命还是重要的。

  然而解连环此时却又突然下定了决心(神经质是二世祖的通病,貌似我也有这样的问题),不等三叔阻止,径直就往女尸去的地方追去。

  三叔在后面打了几个探灯信号,想让他再等等,解连环却一点也没有在意,三叔一看,心说糟糕,这小子大约是想甩开自己了。

  刚才胁迫解连环,两个人一起下来,解连环肯定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如今应该是快到尾声了,解连环干脆就甩掉他了。

  纵使和他再没感情,解连环仍旧是自己的亲戚,而且自己是所谓的哥哥,中国人在这个问题上,始终有着血缘情结和护幼的情结,三叔此时不可能丢下解连环不管,他只能压住满肚子的火,急追上去。

  (说到这里,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听到三叔提起自己的”不得已”以及”没办法”,重复得我都能听出来异样,似乎他在潜意识里,非常强调自己跟着解连环去的不情愿。事实上,以我了解三叔的个性,三叔在那个时候,还不是那种能够控制住自己好奇心的人。我在这里已经感觉到,必然,解连环之后的死,三叔可能会负上主要的责任。

  我之所以这样认为,是因为三叔在我小时候,带过我一段时间。那个时候,他就因为别人叫他去下地,而又无法顾及我,就把我用绳子拴在路边上整整晒了一天,晒得我差点中暑。事后他用很多盐水棒冰贿赂我隐瞒了这件事情,我那时候不懂事,也就没说出去。但是对于这件事情,可知道他年轻时候性格是相当顽劣,自控能力很差。

  但是想起解连环在古墓上留下的血字,我却始终无法相信,三叔会特意去害他。所以听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地,开始紧张起来。)

  接下来事情,节奏十分之快。

  三叔一边权衡着氧气的消耗,一边奋力追赶解连环,他是越想越不对,像这样的海底古墓,他到底不曾到过,实在是没有把握。

  但是解连环这个时候已经根本是在逃了,在前面潜得飞快,加上三叔并不是太擅长潜水,很明显跟不上他。

  跟着前面的灯光,在黑暗中一直往前游了十几分钟,不知不觉的,许多的悬浮物出现在了三叔的四周。三叔草草一看,都是残破的木头构建,雕窗、木梁,成千上万,全部都高度腐败,上面结满了白色的海锈。

  紧接着,在这些漂浮物的中间,三叔就看到了一个倾斜的巨大的犹如怪兽一般的黑影。

  在水中漂浮的”舞乐古尸”们,径直朝这个东西漂了过去,而前面的解连环已经超过了它们,贴近了那个巨大的黑影,三叔借着他的灯光,一点一点看清了那东西的真面目。

  那是一艘卡在礁石中的巨型古船的船头,这里所谓的巨型只是滥用的一个词汇,三叔已经感觉无法用来形容他看到的这艘船头的大小。

  船头残骸从礁石中延伸了出来,两边延伸二百多米。残骸已经完全变形了,扭曲的船首上全是白色的海尘和结痂的珊瑚礁,如果不是那怪异的形状,恐怕别人会认为那是一只巨大海洋生物的头骨。

  ”舞乐古尸”朝着残骸飘然而下,很快就消失到了黑暗的海水中,三叔和解连环紧跟其后,在两只探灯的照射下,残骸的情形越来越清晰。

  在船首的甲板之上,三叔看到一座半嵌在礁石中的木制雕花楼台,似乎是巨大木船的主体建筑,现在已经倾斜了,几乎要倒塌了。楼台之上,有一扇变形开裂的汉白玉石门,洞开着,好像一张大嘴,在等待他们自投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