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4 蛇沼鬼城(上) 第十四章 深海

  这话是真亦是假,三叔说来,一是确实当日日子不佳,其次,他也想吓解连环一吓,这也是游戏的心态。如果有家中做兄长的,恐怕能明白三叔当时的想法,大的总想吓唬小的,来突出自己的地位。

  然而解连环也不是傻瓜,并不为所动,只是冷笑一声便不再搭话,三叔自讨了个没趣。

  礁盘不大,几块露出水面的礁石十分显眼,虽不知道洞口开在何处,但是想必也不会过于难找。解连环划船,三叔打起风灯,进入礁群便一座一座开始探照。不久就在礁盘西面一块臼齿形的礁石下面,寻得了洞口。

  洞口大约二人见宽,深不见底,好比是长在礁石上的,岩石边缘隐约可见前人打磨的痕迹,显然此洞经过人工的修凿。洞口隐于水下,内凹于礁石的根部,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在水面上根本无法看到。

  三叔穿戴上装备,就想进入,却给解连环拦住,说下面水路复杂,他知道路线走法,还是他在前面比较好。

  此话有理,三叔也不好勉强,于是解连环先入得洞内,三叔尾随其后。

  入洞三十米,便可知道这是礁盘中天然生成的空洞,里面礁骨横生,错起的珊瑚礁岩,犹如一块块巨人的板骨,嵌在洞穴的两壁。不过”板骨”的末端,都和四周的岩石融合成了一体,所以看来更像是无数的怪异海盘车,吸附在岩壁上。

  海底洞穴潜水,相当危险,然而两人毫无经验,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未做一点措施,就一直往内游去。

  大约在礁洞中,匍匐游行了十几分钟,三叔便看到了岔口。礁洞在礁盘里面犹如章鱼的触角一样四处发育,到处都是可以通行的洞口,有些很浅,用手电照就可以看到了头,有些则大得吓人,犹如解放卡车一样大的洞口里深不见底。因为照不到阳光,这里的海葵和珊瑚很少,但是很多五彩斑斓的小鱼,以及海盘车和海参,让这个洞穴并不寂寞。

  在解连环的带领下,三叔穿行于这个极端复杂的巨大礁洞体系中,好比穿行于鼠洞中的老鼠,为了留一手,他用潜水刀在各个路口都刻下了痕迹,以免在里面生变数。

  半个小时后,他们游出礁洞,三叔打起水下探灯四处照时,却发现自己并没有进入到什么古墓之内,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那好像是一个产生于礁盘内的巨大深坑,四周一片漆黑,他抬头便看见了头顶垂落的珊瑚礁,然而他打开探灯去照脚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什么也照不到,脚下是一片深渊。

  时隔多年,就算当年的情形再惊悚,三叔也记不太清楚所有的细节,所以他罗唆了半天,我也听不懂他们最后到底到了怎么样一个地方。最后只好找了一张纸来,让他勉为其难,大概地画下来。

  三叔的画相当糟糕,比涂鸦还涂鸦,不过,意思倒是言简意赅,凭借我的想象力和三叔的解说,我连猜带蒙,逐渐还真有了点了解。

  按照我的理解,那应该是礁盘内一个隐蔽的大型洞穴,具体处于哪里,根本无法考证。三叔行进的礁洞的出口,位于这个洞穴的最顶端,从他的脚下一片漆黑,好似进入了一片黑色的虚无来看,此洞穴的大小应该相当厉害。

  三叔他们到了这里,已经没有继续前进的通道,前方左右都是一片的虚无。探灯照射下,海水里有大量的白色海屑,下方又是深渊,手电照出去除了背后的礁石,没有任何的参照物了。用三叔自己的形容,是好比飘在外太空里。

  这种感觉其实相当糟糕,因为你无论在什么地方,你的手电光亮还能照到什么东西,你至少有一种存在感,但是在那里,你的手电发射出去,没有任何的反射,除了黑还是黑。你不知道前方有着什么在等待你。

  此时氧气的消耗量也很巨大,洞穴潜水不同于一般的探险,它对于活动的时间必须严格控制,因为你必须留一部分氧气,用来返回到洞外,这样就要求潜水人必须时不时地查看氧气表,这对于三叔来说,是相当大的心理压力。

  然而解连环却似乎胸有成竹,他在水中转了几个圈后,竟然示意三叔关上水下探灯。

  没有探灯,那就是绝对的黑暗,三叔心中奇怪,这小子想干什么呢?现在已经找不到路了,他还要把照明的东西关掉。

  不过看他坚持的样子,显然这样的做法也是老外示意的。三叔知道自己也没有其他选择,于是顺着解连环的意思,拧灭了探灯。

  两只探灯都熄灭之后,黑暗像墨汁一样地侵袭了过来,同时,他们腰里的防水手电柄部的一圈夜光涂料(那是为了防止夜间潜水的时候,手电掉落到水底无法找到而设计的)缓缓亮了起来,指示出他们各自的位置。

  边上的解连环,似乎摘下了手电,用来当指示棒用,三叔看见那光圈挥动起来,指示一个方向。

  他朝那方向看去,隐约的,果然看到脚下黑暗的深处,很远的地方,有一大团非常微弱的绿色光点,似乎是一群什么生物的眼睛,正在缓缓地移动。

  三叔心里咯噔了一下,顿时紧张起来,因为他听很多渔民说过,海里什么东西都可能有,这绿色的眼睛,该不是什么潜伏在黑暗深处的生物吧。

  想着手就不由自主去摸刀,这时候,边上的解连环却挥了几下手电,那手电的指示光圈开始移动,竟然是朝那群绿色的光斑去了。

  三叔心里暗骂,别看他平时大大咧咧的,下地之后三叔的处事风格其实很小心,解连环这样横冲直撞,实在是不妥当。但是解连环这样的动作,显然是知道那些光斑是什么,是在示意他跟过去。

  同样的,老生常谈,三叔还是不得不跟过去,他心里懊恼也没有办法。

  没有灯光照明,只跟着一个冷光环潜水,人就好比少了眼睛,这种融化在冰冷黑暗中的感觉,三叔在以前下地时候尝到过苦头,如今又一次遇到,而且还是在水下,三叔就越发感觉到不安。

  绿色的光斑群一点一点靠近,但是因为光线太弱,一直看不清楚是什么,随着靠近,三叔惊恐地发现那斑点的确是在移动,而且速度还不慢,那是一群海洋怪物的念头就越发强烈起来。

  但是解连环却好像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追得极快,很快,两个人就游到了那光点的上方三十几米处。三叔的恐惧到达了极限,他一下冲过去,拽住了解连环不让他继续靠近。

  解连环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也吓了一跳,停了下来。

  三叔用手电做着动作,解连环也挥动着回复,但是两个人都无法理解对方想表达的意思。

  三叔懊恼极了,真想马上打开探灯说个明白,但是又怕这么近的距离,万一照出来下面真是鲨鱼之类的东西,真的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正在焦虑地琢磨到底怎么让解连环明白自己的意思的时候,突然一道白光亮起,解连环竟然打亮了探灯,显然他也郁闷得够戗,实在忍不住想问问三叔为什么要拉住他。

  三叔吓了一跳,一边去捂灯,一边低头向下看去。

  白光的尽头,下面的黑暗中,朦朦胧胧的,照出了个白色的、裹在破败纱衣中的人状物体。随着三叔越来越适应探灯的光线,他看得越来越清晰,浑身的毛孔都收缩了起来。

  那竟然是一具悬浮在水中的古尸,摆着一个诡异的姿势,面目模糊不清,庞大的白色纱衣犹如巨大的水母裙摆,漂散在水中,好像一朵来自幽冥的巨大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