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3 云顶天宫(下) 第四十三章 围攻

  无数的人面怪鸟,犹如雕塑一样将我们围住,降落的时候无声无息,站在那里也不发出一点声音。我突然想起了国外恐怖电影里的石像鬼,那种白天是石像,晚上变成动物的妖怪,难道就是以这种鸟作为原型的?而且从这些鸟的眼神来看,似乎是有智慧的,这样围着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诡异的目的?

  很快我的预感就应验了。突然有一只鸟从我们上空掠了过去,地下了一个什么东西, “砰”的一声落在我们面前,顿时鲜血四溅,我一看,竟然是叶成,脖子已经被咬断了,正在不停地咳嗽,但是眼睛已经涣散,没救了。

  接着又有一具尸体给抛了下来,不知道是谁,但是脑袋已经没了,浑身都是血。

  陈皮阿四和我们分手之后,直接冲进了皇陵之中,显然他们也受到了这种怪鸟的袭击,叶成应该就是在皇陵的中心被这种巨鸟捕获的。没有三叔暗号的指引,这些人竟然落得了如此凄凉的下场,我真是想也想不到。

  我以为陈皮阿四也不能幸免,但是接下来抛的几具尸体,都是阿宁的手下,显然刚才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逃脱了,所幸我没有看到三叔和潘子的尸体,总算让我稍稍安心。

  胖子此时算是真的有点害怕了,问我说:“这些鸟想拿我们干什么?”

  我对他说:“好像正在把猎物集中起来,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不知道它们想干什么,你还有炸药吗?咱们可能得学董存瑞了。”

  胖子摇头:“全炸万奴王去了,你又没说还要剩点儿。”

  我心说这下麻烦了,我千算万算也算不到,我吴邪竟然会这么死,四周全是鸟,一点空隙都没有,连跑的机会都没有,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变成鸟粪?

  正在心急如焚的时候,胖子忽然拉着我后退: “这样腹背受敌,太不利了,这里有一条岩缝,我们躲进去,一人挡一面,死也不能这么便宜了这些死鸟。”

  我回头一看,是裂谷地下两块巨型山岩之间的夹角,有一条一人宽的缝隙,两边都通的,缩进里面活动可能不便,但是防守倒是一流的地方。

  马上死和抵挡一会儿再死,当然后者合算。我们当下解下尸体上的子弹带,快速钻人了缝隙之内,里面空间很小,我尚且可以做一些腾挪,胖子就很勉强,估计这些鸟要钻进来也够戗。

  胖子经历过多次生死悬于一线的场面,此时表现得比我镇定得多,一人缝隙之内,马上堆积起几块石头作为掩体,对我道: “它们只能一只一只进来,只要杀掉几只,就能把入口堵住,我们能撑得久一点。”

  我心中苦笑,我们子弹根本就不多,而且其实根本没有换子弹的时间,如果子弹匣中的打完,就等于死期到了。不过现在还没有到临死的时候,还是存在一丝侥幸。

  脑子还在胡思乱想,突然我听到外面的鸟群开始号叫起来,通过缝隙我看到为首的一只怪鸟突然不成比例地张大了嘴巴,露出了满口的獠牙,接着从它的嘴巴里面,突然吐出了一只猕猴一样的生物,动作极其敏捷,一下于就蹿到地上,先是谨慎地四处看了看,然后跑进尸体堆里,开始撕咬起来。我仔细一看,发现这猴子没有皮,浑身血通通的,竟然似乎是那怪鸟的一种器官。

  接着其他的怪鸟也开始吐出这种生物,无数的“口中猴”从鸟群中蹲出,冲往中间的尸体堆,似乎也没有什么阶级之分,上来一拥而食,顷刻间到处都是血和散肉,争食之间,还不时发生冲突。

  我和胖子都皱起眉头,几欲作呕,心想到如果等一下我们也是这种下场,自己怎么也接受不了。

  “口中猴”数量极多,很快外面的尸体被分食干净,空气中的血腥昧到达了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程度。胖子眼睛血红,知道下一步就轮到我们了,他喝了一口白酒,道: “他奶奶的,想吃胖爷我,看看你们有没有这铁板牙。”

  我不争气地有点发抖,也接过他的酒咕咚咕咚喝下去一大半,顿时喉咙火烧。酒的确是好东西,男人有了酒和没有酒,感觉真是不同。

  外面“口中猴”在残骸中四处搜索,突然有一只就注意到了缝隙中的我们,发出了一声怪异的尖叫,接着其他“猴子”好奇地围了过来,一张张脸探出,打量我们。

  我这才能看清楚,那“猴子”竟然没有嘴唇,难怪猿牙如此的锋利,狰狞异常。最让我奇怪的是,所有“口中猴”的脖子上,竟然都挂着一个青铜的六角铃铛,有些还完好,有些已经只剩下半个了。但是这些铃铛随着猴子的行动,一点声音也不发出来。

  我当时十分的害怕,也没有去考虑这意味着什么,但是事后我就想到,这些青铜的铃铛,必然和整个谜团有着莫大的关系,虽然似乎这些铃铛并不属于同一种文化。

  “口中猴”刚开始还是很谨慎,在洞口围了很久,胖子和我大气也不敢出,端着枪等着它们进来。过了一段时间,有几只就按捺不住了,突然从缝隙顶上悬挂下来,一下跳入缝隙,试探性地朝胖子猛扑过来。

  胖子猝不及防,几乎就贴着那怪猴的脑袋开了枪,子弹横贯而出的同时,也将尸体带飞了出去,掉到尸体堆里。接着他的枪就走火了,子弹横扫,猴群里发出惊恐的号叫声,好几只猴子顿时给打得血肉横飞。

  顿时所有的猴子都注意到了缝隙之中的我们,场面失控了,为首的那只“口中猴”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叫声,所有的猴子开始向缝隙中钻进来。我咽了口唾沫,知道自己的噩梦就要来了。

  没等我祷告一番,两只猴子已经闪电一般跳入了缝隙,挂在缝隙顶上朝我张开了巨大的嘴巴,五六式太长了,没法用枪托去砸,我只好飞起一脚将一只踢了出去,然后两枪将另一只打死,顿时那血就爆了开来,炸了我一脸。然后又是一只狂冲了进来,我根本没有心理准备再去点射,端起枪就开始扫。

  五六分钟时间里,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干了什么事,只看到一只又一只狰狞的猴子冲到那里,又被我扫出去,到处是溅飞的血液,猴子发了疯一样根本没有一点畏惧,有时候几只甚至一起挤进缝隙,自己把自己卡住,都被我用脚狠狠踢了出去。然而更多的猴子犹如潮水一样涌了过来.子弹扫过,就算是只剩下半个身体,只要能动,它就还是往缝隙里直钻,简直穷凶极恶。

  很快子弹就告罄了,我原本以为坚持个把小时肯定没有问题,但是实际上战斗起来,子弹的消耗量不是你所能控制的。我还有很多子弹带,但是只要猴子不停止冲锋,我们就没有机会换子弹。

  胖子的M16首先卡壳,他已经杀红了眼,大骂着丢掉枪,掏出军刀就想出去肉搏,但是人家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一瞬间五六只猴子就已经跳到了他的身上,开口大咬。胖子疼得大叫,把手上的两只敲死,但又是四只一下就扑到了他的脸上。

  紧接着我的五六也没子弹了,按着扳机“咔嚓”、“咔嚓”好几声,我的心突然一凉,接着几道红光瞬间就冲到了我的面前,我还没来得及拔刀,肩膀和大腿内侧就中招,下意识的我就用我受伤的手去吓它,但是一点用都没有,挣扎间我脑子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我吴邪和王胖子,恐怕再也走不出这长白山的秘境之中了,命硬如我们,也终归有命丧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