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3 云顶天宫(下) 第四十二章 千手观音

  天空中的照明弹熄灭,黑暗迅速笼罩了下来,潘子随即又打出了一发照明弹,在空中炸亮。接着下面的人全部都开火了,十几条火舌向上空倾泻,很快天宫中飞翔的影子就有几只中弹,从空中摔落下来。

  强光可以使得这些东西产生暂时的错觉,就像你在“狗熊”面前做“鸭子”叫和走路,它会一时分不清你到底是人还是鸭子一样。但这只是暂时的,如果我记得没错,这是我们最后一发照明弹了。

  如此多的怪鸟,一旦这一颗照明弹也熄灭了,我们将面临在黑暗中被无情捕杀。

  怪鸟越压越低,有的甚至已经从我们的头顶掠了过去,我们的子弹根本不够这样大强度的扫射,很快几把枪就告罄了。胖子的情况又极其危急,如果没人去救他,他这一次命再硬也得完蛋。

  正左右为难、不知所措的时候,胖子一枪打在了我的脚下,把我吓了一跳,我抬头看他的嘴形,知道他的意思是让我们跑吧!

  我心一横,对潘子道:“你带着三叔和其他人往裂谷的尽头跑,这里是它们的巢穴,它们肯定是顺着裂谷飞行出去觅食的,你看它们飞来的方向是哪—边,就一路跑下去,不要管我了,我去救胖子!”

  潘子抓住我道:“你行不行啊,要不我去救胖子,你带三爷走!”

  我道:“我背不动那老头子!”扬起手让他看我的伤口,“老子有宝血,绝对不会有事!”

  潘子看到我的伤口,稍微安心了一点,用力点了点头,道:“小心点,我们在外面等你!”当下背起不能行动的三叔,对着其他人大叫了一声“跟着我跑!”就往裂谷的一边退去。

  我接过潘子扔给我的枪,“咔嚓”一声看了看子弹,三发,真他娘的慷慨,其他人在我身边狂奔而过,大叫着叫我跟上,我都没理,这时候我看到阿宁也站在原地,脸色惨白,但是没有动。

  我上去拍了她一下,让她快走,她甩开我的手,“咔嚓”一声也端起了枪,不知道又有了什么打算。

  我知道这种人劝也没用,不去理会她,端着枪就朝石台上跑击。

  走运的是、就算如此混乱的环境,棺台四周蛰伏的巨大蚰蜒还是没有苏醒,也许经过了这么多年代的沉睡,这些巨大的昆虫早就死了。

  此时我也管不了三七二十一,大叫:“胖子,把五六的子弹给我!我掩护你!”

  胖子自己的枪是五六式的,身上全是五六式的子弹,但是他攀爬的时候减重没拿上枪,所以用柯克的M16来,但是M16的子弹不多,要是打完了他在上面就完了,只有下到地面上才有一线生机。

  胖子听到我叫他,马上单手持枪,另一只手扯下几个子弹便丢给我,我接住一个,其他几个也不要了,换上弹匣端起枪来就射。胖子在我的火力掩护下顺着锁链一路狂爬,爬到他上去的地方,然后一溜烟儿滑了下来,对我招手让我快跑。

  我转头去找阿宁,人已经不知道去向,不知道是跑了还是被怪鸟叼飞了,心里暗叹绝色佳人何必如此执著,又一看棺台上,只见棺椁板子已经翻到了一边,一具巨大的黑色男尸站立起来,身上穿着已经褪色腐烂的女真铠甲。让我大吃一惊的是,这具男尸竟然长着十二只手,呈环形排列在身后,而且十二只手都在扭动,就像庙中的千手观音一样。

  我马上想起了海底墓穴中看到的十二手蜡尸,不由惊讶万分,难道东夏的皇族不是人?这具十二手男尸就是万奴王?

  胖子一边点射,将俯冲下来的怪鸟逼退,一边到我面前来拉我,大叫:“你在发什么呆?”

  我不理胖子,对他道:“你看……他想干什么?”

  只见千手观音尸舞动着他的十二只手,对我们并没有一点兴趣,快步跳下石台之后,径直就向青铜巨门走了过去。

  胖子惊讶道:“难道他是想进入巨门之内?”

  我顿时想起汪藏海龙鱼密文上的最后一句,如果时间不对,打开地底巨门就会遭受天谴,地下的业火就会通过巨门涌出地狱,焚烧整个天空。

  当时我们认为这—句预言的灾难,是汪藏海进入巨门之后,看到了火山内部情景之后的臆想,但是也有可能这道青铜门的设置者为了防止青铜门内的秘密被发现,设置了什么威力巨大的机关。

  此时我们就在青铜巨门之前,如果有任何的机关,我们肯定是首当其冲,成为第一批牺牲者,不管是不是真的,我们也必须阻止这只畸形粽子。

  我追着千手观音尸几个扫射,但是子弹打在尸体上犹如打进橡胶里,也不穿透也不炸裂,好像泥牛入海,一点反应都没有,而且最可恶的是他对我们一点反应也没有。我对胖子大叫:“炸药!”

  胖子顿时想了起来,他腰上还有准备用来威胁阿宁他们的几根雷管,马上冲上前去,一跃而起跳到千手观音尸的背上,把雷管像黑驴蹄子一样塞进了尸体的嘴巴里,然后赶紧跳了下来。

  我眯着眼睛一个扫射,不知道哪颗子弹正射中雷管的引信,顿时雷管就爆炸了,千手观音尸的脑袋连肩膀部分整个儿炸裂了。我们被冲击波掀翻在地,碎片和气浪扑面而来,顿时胸口发闷,满耳朵都是嗡嗡声。

  上面的怪鸟被强烈的声波刺激,一下子就疯狂起来,我赶紧爬起来,见千手观音尸已经倒在地上,不由大喜,果然炸药还是无敌的。

  没想到胖子还是一脸惊恐的表情,对着我大叫,我什么都听不到,只看到他的嘴巴快速地动,好久才听明白,原来是:“快跑!照明弹要灭了。”

  还没反应过来跑的时候,突然头顶上的光线在几秒之内就消失了,黑暗犹如雾气一样迅速笼罩过来,顿时所有的光线只剩下我们手里的手电。

  四周一下子竟然安静起来,逃入裂谷深处的人的枪声也逐渐平息了,只剩下我们喘气的声音和响雷一样的心跳声。

  我和胖子背靠着背,我解开手上包的绷带,露出里面血淋淋的伤口,一边祈祷我的血对它们也有用处,那个什么教授不是说了,这种麒麟血只对吃尸体的东西有作用,我也不知道这种怪鸟是吃什么的。胖子端起枪,“咔嚓”一声上了子弹,看着天上,问我怎么办。

  我说你问我我去问谁,话音未落,突然一只怪鸟抖落着翅膀落了下来,停到了我们前面十几米的地方。这鸟极其大,站起来比我还高,落下来后,丑陋的鸟头转动了几下,就直勾勾地盯着我们,似乎在打量我们这两个人。我隐隐看到它嘴巴里的撩牙闪着寒光,忙举起手,用伤口对着它,但那怪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还是面无表情地立定在那里。

  接着又有两只怪鸟飞落下来,一只停在了我们的左边,一只停在了我们的身后,我四处转动伤口对着它们,不知道它们的意图。

  逐渐地,怪鸟飞下来越来越多,一只又一只,很快,我们四周围满了这样的鸟,但是这些鸟都没有行动,黑压压的一片。我逐渐感觉到不妙,这些鸟似乎对我的血一点也不感冒,而它们又不马上进攻,似乎有什么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