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3 云顶天宫(下) 第三十四章 来自海底的人们

  我身上还有着内伤,如今一看之下,几乎就一口血碰出来,把其他几个人吓了一大跳,潘子他们没见过这张照片,虽然听我提过,但是看到了并不认识,所以觉得很奇怪,胖子忙给我顺血,问我怎么回事。

  我发着抖拿起照片,把照片上的闷油瓶和三叔指给他们看。一看之下,另外几个人顿时脸色比我还要难看,谁也说不出话来。

  我简直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转头看着一边的几具干尸,心里乱成了一团。

  这张照片不会出现在无关人等身上,难道这十年前进入长白山,给困死在这里的神秘的队伍,竟然就是海底的那一帮人?这几具干尸,就是文锦和李四地他们?

  我发着抖翻转照片,看到后面还有一行模糊的字:西沙考古队,李四地留念。

  看来是没错了,要说是其他人带着这张照片来到这里,实在是不太可能,带着这种留念照片的,应该就是当事人……难怪三叔怎么找也找不到他们,原来早就死在了这里!

  看他们的服装的确是吻合,还有这照片、但是这些人为什么要来

  里呢?难道也在海底墓穴中发现了什么东西,给吸引到长白山了?

  等等,不对啊,我突然想到了三叔,想到闷油瓶,天哪,几乎海底墓穴中的所有人,现在都在云顶天宫中了,这帮人十年前就来了,而三叔和闷油瓶也在最近赶到,他们到底为什么非来这里不可?

  我心中那些已经给我淡忘的谜团顿时复活了起来,无数的问题涌向我的大脑。

  潘子他们不知道三叔的往事,看到照片的震惊程度,还在我之上,我只好又耐心的解释了一遍。听的其他几个人目瞪口呆,胖子道:“不会吧、等等,我想到更多,似乎去到海底墓穴地所有人,包括阿宁,还有我们,也都到这里来了,难道海底墓穴中有一个诅咒?只要是到了那里的人必须爬长白山……不对,好像说不通?”

  胖子当然是胡说,但是我却感觉不寒而栗,心中有一些东西也明朗化了,看来海底墓穴倒不是关键,关键是在这里,海底墓似乎只是一个跳板而已……

  我翻找了尸体上所能找到的一切,但是再无任何线索,这些人谁是谁,我也搞不清楚,我心乱如麻,昏头转向的就往墓道里走去,连手电都没有拿。

  胖子忙拉住我让我冷静,说急也没用,这些人还不是困死在这里?你死了倒是可以问问他们的灵魂是怎么回事,但是那时候已经晚了。

  我给拉住按坐下来喘气,逐渐安静了下来,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我一定要出去,我一定要找到三叔问个明白,不然我死也不会闭眼的。”

  胖子道:“可是到现在还没找到任何线索证明他们之间有人成功出去了,搞不好这里根本就出不去,是一个封闭的空间,你就算闭眼也没有用。”

  胖子的话一说,其他人就无话可说,本来我们是想在这些尸体身 上找到点线索,一下子却发现了如此大的一个秘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大家都在考虑自己的事情,气氛差到了极点。我脑子昏昏沉沉,才根本不敢再去看那张照片,恐怕其中会有什么怪物把我吸进去,喉咙也开始痒了起来,似乎感冒了,开始咳嗽起来,又咳出了血。

  潘子看我这样,对我们道:“今天先休息吧,反正一时半会儿也出不去,不如好好的睡一觉,这样脑子更清醒。小三爷你也不要想太多事情了,我知道你心里的疑团太多了,但是要弄清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

  我摆手,怎么睡的着,还不如在这里继续想,想到实在坚持不住了,才能睡着,不然只能越睡越累。

  胖子也不知道在抽第几根烟了,一边抽一边喃喃道:“其实,我想起来,早知道刚才就不按那个记号走了,听我的多好,一帮人困住了,另一帮人还能想办法……那记号,现在想起来倒可能是这几具尸体留下的了吧。你看,事情都赶巧了,也许他们也像我想的一样,分队走了,那两人压根走的就是墓道的另一边。”

  我摇头说不会,一帮人被困了,另一帮人回来找,还不是同样中招,到时候更郁闷,而且说不定走没有记号那一边更凶险,不知道有什么等着我们。

  不过深入去想又不可能,因为既然已经给困住了,那另一帮人回来的时候,墓道已经变化了,他们无法找到这个墓室了。那几个号,是不是另一边的幸存者留下的,这里队失踪的记号?

  想着想着,突然我混身一抖……突然一道闪电从我的脑子里闪了过去……记号……。

  我猛的就坐了起来,对他们道:“我突然想到一个很诡异的破绽,这墓道,是一个驳论!”

  “什么?”

  我皱了皱眉头想想自己应该怎么说,“我怕你们听不懂,比如说,我们走着出去,在黑暗中,无论什么原因寻致了我们这样,我们都必须有一个调转方向地过程,尽管这个过程我们自己一点都不知道,对不对?”

  其他几个人点了点头,我继续道:“比如说我,拿着一只笔,在墙上一边划一边往前走,那这出口处地墙上,肯定有会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一直跟着我,那等我在无意中调转方向地那一刹那,你们猜会发现什么?”

  胖子几乎跳了起来:“你会看到前面的墓道墙壁上,已经有你的划过的痕迹了!”

  “不只这样!”,我道:“最关键地是什么?就是我转身之后,左右就发生变化了,那我拿着笔的手,就会在墙壁的另一边开始划道。”

  “这!”潘子也皱起眉头道。

  “这是逻辑推论。”我道:“也就是说,如果按照逻辑来解释,墓道中间必然会有一个转折点!在转折点上,我们就像走入一面镜子一样,直线走到自己的相反方向,你们承认不承认?”

  众人都点头,只要是符合逻辑,就肯定是我说的那样。

  我道:“好,那你们再想一下,如果我们这么走过去,真的碰到了我说的那个‘反射面’,那么这个反射面有多厚?”

  “多厚?”几个人还在消化我前面的话,一头雾水。

  “是啊,肯定会有一个厚度,如果没有厚度,那么,你身体前一半通过的时候,你身体的后一半,就会……”

  潘子瞬间就理解了我的意思,一下子冒出了一身的冷汗,下意识的接口道:“互相重叠!”

  “对!因为在那个位置上,你的前半部分已经给反射回来,但是你的后半部分又没有通过‘镜面’,所以,如果我的说法是正确的,那我们在通过反射‘镜’的同时,必死无疑!会变成一陀怪物!你的脸会撞到你的后脑勺!”

  “可是,我们走了这么多次,都没有死啊?”胖子奇怪道。

  “这就是我要说的,这个镜子面肯定有一个远大于人的厚度,一个反射的过度段,我们走入这一段之后,从这一头进去,在里面行走一段距离后,再从另一头出来,完成了空间的折叠。”

  众人又点头表示同意,这推论天衣无缝。

  “问题是,我们不知道这段距离有多少,我们假定只有两三步路。我举一个例子,比如我们走进了那一段‘镜子空间’之中,但是胖子不走进去,而是呆在镜子空间之外,而镜子空间只有两三步,你前后两边都能看到,你猜会发生什么事?”

  潘子理解的最快,喉咙几乎都僵直了,“会……看到前后出现了一个同样的胖子。”

  “好,这里出现了一个驳论,在你后面的胖子,往你前面看时候,能不能看到你前面的那个胖子呢?又或者你去牵其中一个胖子的手,会发生什么事情?”

  潘子赶紧做了个打住的手势:“别……别说了!”

  “这说明什么?”一边的胖子也是脸色惨白。

  “我们不用继续试验,也可以确定,这个所谓的‘镜子空间’,是不存在的!而且这个墓道反射,怎么走也走不出去的逻辑基础也是不存在的,这个墓道的存在是不符合逻辑的。”我压底了声音:“汪藏海不是神,他不可能自己创造物理规则,这里的机关,和汪藏海无关,这些人也不是因为这个而困死的。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是一个特例,是一种新的状况!我们给这些尸体误导了,而最可能造成我们这种状况的,似乎只有一个可能性了……”

  我把手指小心翼翼的指到了胖子写的第四条上去,动了动嘴巴,用唇语道:“我们身边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