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3 云顶天宫(下) 第三十三章 倒斗和量子力学

  再次回到藏宝墓室中坐下,气氛和刚才就完全不同了。所有人都不说话,脸色也不知道是白还是绿,无烟炉的反射出的黄金光竟然开始让我感觉到十分的厌恶。

  没有人再提出任何问题出来,大家都是一副沉思的样子,但是我知道他们都和我一样,脑子里绝对是一片空白。

  事情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控制,甚至我认为这是机关的假设,现在也不存在了,我们进入到了一种无法言喻的状态中去。任何科学的推理经过了这么一个简单的实验,宣告完全失效。

  因为没有任何人类的力量,能够使得一颗子弹,能在几秒的瞬间,转如此巨大的一个弯。

  要用科学来解释这种现象,恐怕搬出量子力学都不一定摆的平。

  “这是真的鬼打墙!”顺子的脸色极度难看,又看向放在一边的父亲,露出了十分悲切又恐惧的表情。

  我知道他此时想到了什么,他也明白了,那几具珠宝中的干尸,脸上为什么会有如此绝望的神情,在这样的境地下,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一次又一次的回到起点,直到弹尽粮绝,如何能不绝望,恐怕他们死的时候已经万念俱灰,仍旧没有琢磨出一点眉目。

  而我们,可能就是下一批,很快这里就会多出四具干瘪的尸体,同样是一脸深切的绝望,让后面的牺牲者来猜测我们死前所想。

  我之前之所以没有绝望,没有想到这一步,是因为我认为以自己的智慧,只要是机关陷阱之类智力的东西,我就一定不会困住,但是现在事情已经不同了,显然我们面临的情况,要诡异的多的多。

  “要不要继续?”静了大概十几分钟,一边的潘子用干涩的声音问。

  但却没有人回答,不过几个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胖子的方向。

  胖子面前的地面上还剩下两个我们的假设,第三个是我随口胡说的想法:空间折叠。

  我刚才之所以突然提出这一点,是我刚才突然想起在火山缝隙地时候,闷油瓶曾经在我面前消失过几秒钟,我当时百思不得其解,现在想来,也许真的和空间折叠有关系。因为刚才的试验,实在太可怕,简直是一种伪科学试验。一下子,我的玄之又玄的空间折叠,变成了最有可能的解释。

  如果不是胖子把这些东西列了出来,我恐怕看到这一次试验之后,肯定慌的什么都忘了。

  沉默了很久,胖子才道:“好吧,咱们都亲眼看到了,就不说什么废话了,咱们怎么来证明第三条。”

  “不!不用证明。”突然一边的潘子又说话了。

  潘子看问题非常的透彻,总是能够直接看到事情的本质,就象刚才胖子还奢望那墓道会出现,潘子立即完全否定一样。这和潘子是从战场上下来的也有关系,他思考问题是不带一丝侥幸心理的,所以我一听他说话,就很害怕,怕他说出很多事实但是不应该说出的话来。

  只听他道:“这里只有6具尸体,我们假设一共进来的是8个人,那有2个人必然是出去了,虽然不知道他门是怎么出去的,但是如果是象小三爷说的第三条,绝对是一个人也出不去,所以我们不用考虑,考虑第三条就等于承认自己死定了。”

  这话说的几人都全身发凉,胖子就抗议道:“你怎么能确定进来是8个人,说不定进来的时候就只有6个了呢。”

  潘子叹了口气道:“死胖子,你还不明白,他们进来几个人其实不重要。”

  这就无法证明了,吵也没有用处,我心道:“现在他们到底进来几个人对我们的处境是一点也不重要,但是对于我们的志气非常重要,如果有两个人成功的出去了,那我们的心境就完全不同了,我们就可以思考他们出去的方法,至少还有一点希望。”

  想着这,我就不管他们,走到尸体旁边去看他们的笔记,看看会不会有什么线索,也许有人会写日记什么的,如果有人记录了他们当时的想法,或者记录了有人曾经出去过,那至少我们还有一点希望。

  不过刚才看笔记本的时候是粗略翻了翻,没有大篇幅的文字,小篇幅的文字又多是记账,或者是短小的信息,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我琢磨着这些人死到临头的时候,还会不会写东西呢,也许他们临死的时候,恐怕连灯都没有了,电池早就耗尽,也没有取暖的东西,所以他们才会在黑暗中蜷缩成一团挤在一起。那如果是八个人进来,那最后两个人会是在什么时候出去的呢?肯定不会是在他们清醒的时候,如果是那样的话,其他人也应该能出去。那难道是他们已经饿的神智不清,且没有灯光,一片漆黑的时候?所以走了两个人其他人也不知道?

  那走出去的关键,难道是黑暗,不用灯走?

  想着我就感觉一片寒意,想起这里是古墓,如果是在黑暗中走古墓中如此狭长的墓道,这真是要了人命了。

  其他人看我来找资料,也围了过来,开始帮忙找起来,老是坐在那里空想总不是办法,有时候也需要看点东西刺激一下。

  我想着最后没有光的事情,就让他们不要浪费电了,把手电都关了,剩下取暖的炉子也可以照明,我们围在炉子面前,三本笔记和一本小说,每个人翻了开来,逐字逐句的找起了线索。

  我翻的这一本笔记本里面字体娟秀,应该是一个女人写的,翻了好几页,写的都是人名和电话号码,后面还有请客吃饭的名单,还有长白山旅馆的电话,有的地方还画了一些简易的地图,还有一些地址以及备忘录,我看到在1994年的时候,好像这个女人还生过病、住过院,这里写着要复诊。

  再往后翻就是白纸了,但我还是一页一页的翻,希望她能写点什么。正翻着,一边的胖子道:“这里有一条线索。”说着就念道:“今天,卖掉了从海里带出来的最后一件东西,拿了3000块钱,1500还给老李,欠款还清,和着这家伙是打渔的。”

  我苦笑摇头,再去看一边的潘子,他的笔记最薄,几乎什么都没有,已经看完了,又去看顺子,只见他正津津有味的看着小说,显然是跳到主人公走前最激情的那一页去看了。

  胖子看了不爽,一下就抢了过来,骂到:“让你找线索,你看黄书,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充公!”

  一抢之下,突然小说就散了架了,纸头飞了一地。

  我骂了一声,一边数落胖子,一边打开手电去捡,突然潘子就道:“唉,这里有张照片。”说着,从纸里拾起一张发黄的黑白照片出来。

  我接过来一看,突然觉得眼熟,再一看,顿时脑子就嗡了一声,几乎背过气去——这照片不是其他,正是三叔他们去西沙之前,在码头的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