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3 云顶天宫(下) 第三十二章 胖子的枚举法

  胖子突然说他想到了,我们都大吃了一惊,但是随即已经做好了听到胡扯的准备。胖子这人的不靠谱我们都几乎习惯了,与其每次都挤兑他,不如任他胡说算了,而且有时候他的思维方式和我们也不同,所以听一听倒也是无妨。

  其实我当时倒也不是非常慌,因为还没有到真正弹尽粮绝的时候,只不过有这几具尸体在这里,心里难免想到点不好的东西。事实上,像我这样的人,面对这种智力上的挑战,心里甚至还有一点庆幸,这实在比遇到若干粽子要轻松多了。

  潘子和我想法一样,也没当回事,随口问胖子道:“什么?你可别胡扯啊,老子们现在没工夫?”

  胖子凑到我们身边,却是对潘子道:“你他娘的就是歧视我,老子哪一次乱七八糟了,这一次我想到的事绝对关键。”

  潘子打了个哈哈,道:“就你那小脑子,那你说,你想到什么了?。”

  胖子这次却出奇的认真,正色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关键,我刚才是灵犀一动,想到海底墓里的机关了。你想,当时我们也是想的很复杂,但是事实上,事情多简单?我就琢磨咱们这一次是不是也想的太多了,而且让海底墓穴里的机关搞的先入为主了,一遇到这种事就想着是不是房间会动啥的。也许,这里的问题,和这个墓室根本就没关系,这里就是个普通的墓室而已。”

  潘子咧嘴道:“胡扯,要是普通,老子怎么会走不出去……”

  我看胖子还没说完,知道还有下文,就对潘子摆了摆手,让胖子继续说。

  胖子道:“其实事情就是很简单,你们想啊,如果这条走道和这个墓室全部都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我们却还是一直都走不出去,那问题出在哪里?肯定是出在我们自己身上了啊!”

  这一下子我和潘子都愣了一下,我道:“你是说,这里的死循环,是我们自己出了问题?”

  胖子点头道:“虽然是什么问题还不知道,但是差不离,我是想,会不会我们给那些壁画催眠暗示了,或者干脆这里有什么致幻气体,我们都中毒了。我就知道一种蘑菇,吃了后方位器官失灵,自己一直在转圈,但是却不知道。”

  胖子以前和我说过他小时候看到过森林里猎熊的陷阱就用这种毒蘑菇,中了招后那熊就一直原地转圈,直到累死。

  我一下子陷入了沉思,潘子也不说话了,皱起眉头开始考虑胖子的话。

  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吗?如果是这样,那事情的棘手程度就完全不同了。不过我略微考虑了一下,就感觉不是很对。

  事实上,胖子的说法很有启发性,也许事实离他说的很接近但是却有一个很致命的不合理,就是我们自己的感觉,中了毒的人会是我们这样子的吗?我不是没中过毒,中毒的人肯定会有强烈的不适反应。

  而催眠,我一直不是很相信这种东西,因为他的针对性太强了,说胖子容易给催眠倒是可信的,但是我和潘子实在不太可能。

  但是如果还是回归到奇淫巧术的范畴来,的确很难想出什么东西来,其实刚才我构想了大概十几种方法,其中有两三种建筑结构完全可以实现这样的布局。但是这几种方法的要求太高了,就是说必须要有绝对的前提,比如说三个人必须一起行动,我们行走的速度必须固定等等,汪藏海绝对不会设计这样低成功率的陷阱。

  我们一下子各自思考问题,都入了定,胖子看我们听他说完就不说话了,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办,只好继续装模做样的也沉思起来。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我越想越困、越来越疲倦,接着竟然睡了过去。

  不过大概只睡了三四个小时,迷迷糊糊的其实也没有睡死,就听到胖子和潘子说话的声音,又给吵醒了。起来发现他们又在走那条墓道,顺子显然刚跑回来,气喘吁吁的,看胖子的脸色,显然结果还是一样,并没有进展。

  我揉了揉眼睛,问他们在干什么,胖子说想了半天也没有头绪,不如试验的好。他们刚才让一个人闭着眼晴在前面走,另一个人在后面看着,两个人用绳子连着,看看会不会走到一半,那个睁着眼的人会忽然转身。

  我听着不寒而栗,这简直是会让人崩溃的试验方法,也亏的这几人神经大条,要是让我这么干,鬼知道走到一半那绳子另一头拉着的还是不是原来那个人。

  不过最后走下来结果还是一样,不管是蒙着眼晴,还是闭着眼晴,都是感觉自己走的是直线,但是两个最后还是走回了这个墓室。因为顺子是闭着眼睛那一个,所以走的格外吃力,脸色惨白。

  几个人又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都是唉声叹气,我让他人省点力气,其实这样盲目的试验,反而会导致思维的中断。接着事情又回到我睡觉前,我们又开始毫无意义的讨论起来。

  讨论中总是有人睡过去,但是好在一个人睡觉,其他几个人都能继续思考。就这样,我们东一个想法,西一个想法,提出来,然后否决掉,一开始说法还很多,后来几个人话就越来越少,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六七个小时,我们的肚子又开始叫起来。

  最后胖子点起一只烟,想了想,对我们说:“不行,咱们这么零散的想办法是很浪费时间的,我们把所有的可能性全部都写出来,然后归纳成几条,之后直接把这条验证,不就行了。”

  我点点头,其实说到最后很多的问题我们都在重复的讨论,几个人都进入到一种混乱状态了

  胖子在金器铺满的地面上整理出一块石头面,然后写下来几个数字:1、2、3、4,然后说:“我们想想我们现在有几种假设,你们都回忆一下,不要具体的,要大概的方向就行了。”

  潘子就道:“最有可能就是有机关。”

  胖子在1那个地方写了机关。然后顺子就说道:“你的想法,可能有东西在影响我们的感觉,比如说心理暗示或者催眠,让我们自己不知不觉的走回来。”

  胖子对他道:“不用说这么详细。”按着在2的后面写了错觉,然后看向我。

  我道:“要说理论上,也有可能是空间折叠。”

  “你这个不可能,太玄乎了。”潘子道。

  胖子道:“不管,有万分之一地可能性,我们就承认,我们只是列一个备忘录而已。”说着也写了上去,在3后面写了空间折叠。然后自己说:“也可能是有鬼。”说着写了个4,有鬼。

  “你这样写出来有什么意义?”潘子不理解的问。

  胖子道:“你们念的书多,不懂,老子读书少,凡事都他娘的必须用笔写下来,但是这样有个好处,比如说有几件事情,你可以一起做,你事先一理就能知道,可以节省不少时间。咱们不是只有两天了吗?还是得省点,对了,还有5吗?谁还有5?”

  我看了看这四点,这确实己经是包括量子力学到玄学到心里学到工程学四大学科都齐了,第五点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出来。我们刚才的讨论,其实也只是讨论一和二,三和四简直就是不可能的嘛。

  胖子看我们都没反应,道:“好,咱们先来验证第一点和第二点,这两点正好就可以一起处理。”

  “你用什么办法验证?”我奇怪道。

  事实上我们能做地试验大部分都做了,但是因为墓道过长的关系,很多试验其实都没有用处。

  胖子突然笑了笑:“其实我刚才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要证明到底

  一还是二影响我们,估计是不可能的,但是要证明不是还有是办法的,你看好吧。”

  我看着胖子得意满满,大有胸有成竹的感觉,顿时觉得不妙,这家伙是不是有什么打算了。只见他拾起地上的步枪,对我们道:“这条墓道大概1000米到2000米,56式满杀伤射程是400米,但是子弹能打到3000米外,我在这里放一枪,看看会有什么结果。”

  我一听顿时就醍醐灌顶了,心里哎呀了一声:这天才啊!

  如果是因为我们自己感觉上问题,那子弹是没有感觉的,墓道能够影响我们,但是影响不了子弹,如果这里的情况用常理还可以解释,那么,子弹必然会消失在墓道的尽头,不会回来。

  这个实验之完美的地方,就是子弹的速度,这么短地墓道,2.3秒之内,子弹就能完全走完,没有任何地机关陷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挥作用。

  但是如果这里的情况真的超出了常理可以解释的范围,进入玄学的范围了,那么子弹就会像我们一样,在笔直的墓道中超越空间而180度转向。

  简单而漂亮,非常符合科学精神,我实在有点惭愧为什么我这个大学生想不出这种办法来。

  不过一想,这一招也只有他这样地人才能想的出来,这是最简单的逻辑思维。

  要判断是不是有错觉的影响,就要找不会受错觉的影响的东西,要找东西就要就近找,三段式一考虑,马上就出来了这个办法,也并不复杂。我突然就感觉到了,汪藏海可能遇到对手了,像他这么处心积虑的人,可能就怕胖子这种单板的思考方法,任何诡计都会给最简单化。

  胖子说做就做,我们跟了过去,他走到墓道里,拉上枪栓,就想对着墓道开枪。

  我忙大叫:“等等!”

  “怎么了?”他问道。

  “不要这样。”我道,“如果,我是说如果,这里真的邪门到那种地步,那你开枪出去,几乎是一瞬间,自己就会中弹。”

  胖子的脸色变了变,显然他刚才认为其实第一点和第二点的可能性很大,根本没有考虑到第三第四会不会是真的,不过给我一说他就点了点头,把枪往边上挪了挪,子弹是抛物线,子弹如果射回来,应该落在枪口偏下的地方。

  我们全部都躲到门口,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胖子突然就开枪了,“呯”一声巨响在墓道里炸起,接着是一连串回音,但是几乎就是同时,我们看到墓门剧烈一抖,炸起了一连串灰尘。

  我脑子就嗡的一声,心说不妙,忙探出头去一看,胖子僵直的还是维持的开枪的姿势,但是他的枪下边上五六公分的地方的门上,出现一个弹孔,炸起的烟雾还没有散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