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3 云顶天宫(下) 第二十九章 十年前的探险队

  顺子最后并没有哭,激动了片刻后,人也放松下来,恭敬的给他的父亲整理了头发,但是尸体已经严重脱水了,头发一碰就往下掉,好不容易整理好了,他父亲也就变成葛优的样子了。我知道这小子心里肯定还是不好受的,也许他十年中还有着父亲还活着的侥幸,现在侥幸破灭,人可以说轻松了,也可以说绝望了。

  胖子和潘子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的莫名其妙,直冒冷汗,我就简单把我猜的事情和胖子潘子说了,相信我也没猜错。

  胖子听了也流眼泪,说:“我家老头子也去的早,给国家干了一辈子革命,最后还给扣上反革命的帽子,顺子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不过人嘛总要往好的方面想,十年后父子还能重逢,老天也算照顾你的了,看开点。”

  胖子一哭潘子眼眶也湿了,说好了好了,你们都还有老爹,我老爹的面都没见到过,三爷一直象我爹一样,现在也是生死未明。

  我忙道:“你们有病啊,顺子都没哭,你们两个凑什么热闹,快看看他们为什么会死在这里。”

  他们既然能走进这里,没有道理出不去,死在这里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我们现在同样也身处于这个墓室之中,我可不想我们步他们的后尘,同时我也感觉着几具尸体出现在这里有一点蹊跷,顺子的父亲不说,只是一个领路人,其他几个人,按照顺子说起来也是在不适宜进山时非要进山,应该不是普通游客,是不是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进这里是巧合吗?我一定要知道。

  我们去翻找这些人的背包,背包里还什么东西都有,翻出来像腐烂的松夸夸的小说、笔记本、铅笔、牛筋绳索、行军帐篷、老式手电、老版瑞士军刀(竟然还能用)、韩中辞典1986版的、泡泡糖、老式打火机、酒壶、口红、卫生带、医药盒子(包括纱布、酒精、棉花和几种药酒)、军用指南针等等等等。

  小说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老书了,我都不敢去翻,一翻肯定就散架了。笔记本也都是老时候的工作笔记,我小学的时候见过老爹用过,一共有三本,翻开来一看,都是记录了一些账和电话号码,当时的笔记也就是这些功能。此外,也没有任何东西能证明他们的身份,最主要的是,没有一个人带了身份证。

  我们把这些东西全部摆成一列,几乎设备齐全,虽然没我们的先进,但是要出去应该不成问题,再险恶的环境,这些装备也可以应付个差不多了。

  这就奇怪了,我心里琢磨,无论怎么样,在有能力离开的前提下,这些人要死,也应该死在出去的路上,而不应该是坐在这里,似乎是等死一样的,难道是舍不得这里的宝贝?这更不可能。

  那如果是这样,难道死在这里是另有蹊跷?我心里突然涌起一股不详的感觉,突然感觉到这个墓室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们,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一边的胖子看这这些我们陈列出来的东西,突然啧了一声,道:“同志们?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些东西里面,少了什么?”

  我们都在琢磨,听胖子这么问,又仔细看了看那些东西,但是在我的概念里,我感觉所有不可缺的东西都在了,实在想不出缺了什么,问他道:“少了什么?”

  胖子道:“食物!没有食物!所有人包里都没有食物。”

  他一说,我们顿时就一个激灵,再看向这一排东西,果然,全部都是装备,没有任何可以用来充饥的东西。

  我奇怪道:“真的没有食物,这说明这些人不是因为意外死的,如果是因为意外死亡,可能不会这么巧,所有人都没有食物。不对啊,那他们难道是……吃光了食物,在这里饿死的?”

  这又说不通了,人从没有食物到饿死,只要有水,体型正常的人足够可以坚持一个月的时间(你2米27却只有90斤的人就不要来找我抬杠了)。只要他们有心出去,也不会在这里饿死了,这些人如果饿死在这里,那只有一个解释,他们出不去。

  想到这里我就想起了海底墓穴中会消失墓道门,忙跳起来跑上金器堆去照我们进来的墓门,那墓门却还在,根本没有消失,我这才松了口气,又怕那门突然消失,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胖子知道我在担心什么,对我道:“如果真的遇上了那种情况,咱们这一次有炸药在身上,也不用怕。”,我才觉得心安了很多。

  “会不会是这样?”想来想去想不明白的时候,潘子问顺子道:“你知道不知道你父亲带的探险队是几个人?”

  “好象只有七个人,我母亲说,但是这只是她看到的,实际有几个人她也不知道,反正我父亲临走是和七个人一起出发的。”

  “那这里有……1,2,3,4,5,6,一共6具尸体,还有至少两个人不见了。”潘子道:“这些人死在这里,会不会是那两个人见财起意,把人杀了,有两个人跑了。”

  我摇头表示否定,这些人一点也没有打斗的迹象,看临死时候的动作和表情,是蜷缩在一起,也不像是中毒,又不像是受外力死亡的。最让我感觉到不妥,一定要弄清他们死因的是,尸体的表情十分的统一,无一不透露出一种深切的绝望,似乎陷入到了一个毫无希望的境地之中。

  我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尸体,心中无法释怀。我有一种预感,当年在这里发生的事情,肯定很不简单,而越往深处去推测越觉得四周开始笼罩起一股无法言语的寒冷和不安。这堆金山之中,有什么东西正在注视着我们的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起来。

  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出什么名堂来,胖子他们就按捺不住了,又想开始去捣鼓那些金器。我这一次很冷静地把他们都拦住了,说这几个死人死在金器堆里,我实在感觉放不下,我们先不要动了,别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

  我一说他们才醒悟过来,一下子胖子就想到了什么,道:“我还真晕了,忘了来这里干什么了,那记号引我们到这里来,门也给炸开了,但是里面只是一个藏宝室?没有棺椁,我看那个记号的意思也知道了,就是有明器的意思,记号肯定是阿宁他们留的,以便他们的第二梯队来运宝贝。”

  我道:“门倒可能是这几具尸体炸的,不过这里只是一个放陪葬品的墓室,那棺椁肯定不在这里,我们要向相反的方向走。”

  虽然不合情理,我一直以为这条墓道是主墓道,一边是墓门,一边是地宫中心,现在看来却不是,那难道这一条仍旧不是主墓道?那这地宫到底有多大啊?别是迷宫一样。一想倒是想起那些记号,难道真的是因为地宫太复杂,他们才留下这些记号的?

  “那些东西怎么办?”胖子有点舍不得。

  我道:“你随便拿一样走就足够你过半辈子无忧无虑的生活了,也不用太贪心,而且以后也不是不能回来。”

  胖子看到那几具尸体只后,显然心中也犯着嘀咕,但是什么不带走又不可能,于是挑了几样小一点的金器揣到兜里,顺子坚持要把他父亲的尸体带出去,用背包袋子把尸体背到了身上,尸体已经脱水,没有什么份量,也不难背。

  我们最后看了一眼金光璀璨的金山玛瑙堆,狠了狠心,又鱼贯走出了墓门下的炸口。

  才一出墓门,我就又听到胖子“嗯”了一声,我心里早就有点预感,忙打起手电四处一照,不由就一身白毛汗。

  外面墓道上的壁画,竟然和刚才走的时候不同了,不知道何时,红色的壁画全部变成了一个个黑色的、脑袋奇大的人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