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3 云顶天宫(下) 第十九章 门殿(三)

  几个人都给我叫声吸引,转头一看,叶成就怪叫了一声,都不约而同的后退了一大步。潘子条件反射,‘喀嚓’一声上弹,枪就抬了起来,但是却没有开枪。

  (说来也奇怪,不知道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在墓穴里用手枪打粽子,从来没有,不知道这是祖宗的规矩,还是如果这样做了,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后果,后来问了华和尚,他说表面上的原因是很多尸体都有尸毒,要是只霉粽子,这一枪下去,尸水溅到哪里哪里就废了,而且枪的声音太容易招惹麻烦了,但是实际上是怎么回事情,他也不清楚。)

  胖子正琢磨着怎么把烟塞到防毒面具里去,一下子给我们的动静吓了一跳,不知道怎么回事情。但是一看潘子的枪指的地方,是他头边上,就知道瞄的不是他,他反应马上意识到了什么,转头就往肩膀后看去。

  这一看,他就和那脸对上了,胖子一下子就蒙了,手里的香烟一下子掉到梁上,僵在那里。

  趴在胖子背上的人,鬼气森森的缩在胖子的肩膀后面,也没有因为胖子的转头做出任何反应,两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含情脉脉的看着。

  这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我脑子里炸开了锅,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都用手电扫过一遍了,虽然没有如何如何的仔细,但是这么大一个人,肯定是躲不掉的,也就是说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这‘人’还不在这里,那他怎么就能突然就出现在胖子背上?

  会不会是阿宁他们一伙的,在这里着了什么道了?还是干脆他娘的就是死在这皇陵中的冤魂?

  我古怪的事情见多了,可是处于阴森的地下皇陵之中,一下子也是头皮发炸,寒毛直竖,不由也感觉自己的背上好像有什么东西趴着一样,浑身的不自在。

  胖子脸色惨白,冷汗直流,不过他到底是个人物,这时候已经反映过来,人不敢动,但是我看到他的手缓缓的做了一个手枪的手势,估计是让潘子开枪。

  潘子摆了摆手,让他把头移过去点,自己好瞄准。这时候华和尚举起两只手,轻声说:“等等,先看看,别是个活人。”

  “长成这样都能叫活人?”潘子轻声道。

  华和尚摆手让他别说话,自己用手电一点一点移向胖子肩膀后面的地方。手电照了上去,那人被光线一照,头一下子转向我们。我看到一张无法形容的脸,整张脸是凹陷下去的。鼻子的地方只有一个大洞,眼窝深地畸形,两只眼睛犹如电筒一样反射着手电的光芒,嘴巴的地方,看上去竟然像一只猫头鹰。

  潘子就犹豫了,枪就松了下来,看向我们,“他妈的是只夜猫子?”

  我心说怎么可能,这里的空气质量这样,基本上不可能存在生物,夜猫子不可能在这里生存。而且要这是夜猫子,那他娘的也太大了。

  可是单看这张脸,还真是非常像,夜猫子飞翔的时候是没有声音,难道就是这样,他从瓦顶上无声息的飞了下来,停到了胖子的身上?那胖子怎么会一点感觉也没有?

  胖子脸上的汗就像瀑布一样,一边还在让潘子开枪,一边手开始往腰上的匕首伸去。大概是看我们没反应,自己忍不住要动手了,我忙向胖子一摆手,让他别动,没搞清楚之前,万万不要硬来。

  胖子朝我疵牙,表示抗议?

  没想到他才一露牙齿,背上人突然似乎受了刺激,一下子凹陷的脸扭曲了起来,人往后一仰,突然嘴巴就张了开来,我kao!一口的2寸长的獠牙,那肯定就不是鸟了,而且越张越大,很快就超过了人类所能张的极限。

  我一看糟糕,胖子要倒霉了!潘子猛把枪托压紧自己的肩膀,一瞄那嘴巴,刚想开枪,突然“嗖”一声,一道劲风在我面前飞过,一个东西就从门殿外面扔了进来,一下打在潘子的枪上,枪头一偏,一连串子弹就贴胖子的耳朵扫了上去。胖子吓的大骂:“你他娘的打哪里啊?”

  我转头一看,陈皮阿四和顺子冲了进来,陈皮阿四对潘子大叫:“放下枪!”

  上面那东西一口已经朝胖子的脖子咬下来了,胖子脑袋一撞,把那家伙的脑袋撞开,然后扭过身子就用反手掰住后面那东西的嘴巴,想把它给甩下去,但是那东西不知道是怎么趴在他背上的,怎么甩都甩不掉,胖子大叫:“他娘的,快上个人来帮忙!”

  叶成拔出刀就想上去,我大叫:“不行!梁要塌了!胖子你快跳下来!”

  胖子根本没听见,还在那里大叫:“你们几个没良心的,快点!”

  陈皮阿四猛一甩手,一颗铁弹子就打在胖子脚上,胖子“哎呀”一声吃痛,脚一松一滑,整条梁柱因为他的动作喀嚓一声往下一斜,胖子一下子就平衡不住了,人一倒就摔了下来。

  横梁离地的高度,摔下来不是说没事情就没事情的,幸好下面挂着一具尸体,他下来的时候用力扯了一下,在半空缓冲了一下力道,重重就摔进地上的瓦砾堆里。我们赶紧冲过去一看,几个人都一愣:胖子背后那东西不见了,什么都没有……

  我一下子想起柱子上那些弹孔了,马上意识到不对,一甩手道:“那东西没掉下来!当心头顶!”话还没说完,头上一个影子闪电般掠过,一边的顺子一个就地打滚,左肩膀上已经多了三道血痕。

  我马上端起枪,但是老56比我想象的要重多了,我端的不是很稳,抬了两下,枪口竟然没抬起来。胖子爬起来,一把夺过我的枪,凭着感觉就朝顶上扫了一圈。大量的瓦片稀里哗啦的掉了下来。我们的手电全部举上去给他照明,但是等枪雾散尽,顶上却什么都没有,刚才那东西不知道到什么地方了。

  “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胖子心有余悸。

  “你还问我们,它趴在你身上你都没感觉,你干什么吃的?”潘子大骂。

  胖子大怒,刚想骂回去,忽然人一顿,我们转头一看,我kao,那张怪脸,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从潘子的肩膀后面探了出来,幽幽的看着我们,而潘子自己也一点都没有发觉。

  我们马上全部退开潘子,潘子一看我们的反应,脸马上绿了,叫道:“你们干什么?”还没等他回头,肩膀后的那东西猛的就张大嘴巴,一下子一口的獠牙。

  胖子抬枪一个点射,砰一声那东西半边脑袋就给轰飞了,顿时绿水四溅,溅了我们一身,一股极度难闻的味道弥漫了开来。

  我一下子以为搞定了,一看又不对,那张半个脑袋的巨大的嘴巴里面,竟然还隐约有着一张脸!

  “该死!”我听见一边的顺子轻声叫了一声,一个飞扑就撞到了潘子身上,潘子给撞的飞了出去。他倒地后一个转身就坐了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军刀已经在手,反手就往身后捅。

  但是他身后的东西却已经不见了,坐在他后的是刚撞他的顺子,那一刀就直了过去。幸好顺子反应快,一把压住他的手,把他手给扭了过来,同时大叫:“刚才谁开过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