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3 云顶天宫(下) 第十八章 门殿(二)

  “你搞什么?快下来!”我急的大叫。这样的局面,他竟然还会往横梁上爬,我真不知道他脑子是怎么长的。

  胖子不理我,他的身手很快,几步便已经探到横梁之上,回头道:“慌什么?你胖爷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有不对劲我自然会下来。”说着便顺着横梁,向离他最近的尸体走去。

  我一下醒悟,知道胖子是盯上那把56式了,这家伙手里没枪,一路上一直不自在,现在看到这么好的枪还不兴奋。这家伙无组织无纪律我是习惯了,现在气的七窍生烟,也拿他没有办法。

  胖子在小心翼翼的走了几步,他的体重很厉害,整个门殿的檐顶都顺着他脚步的震动,发出一种让人不安的声音,同时大量的碎木屑从上面掉了下来。我们条件反射的就往后直退,怕胖子把头顶整个结构给踩塌了。

  潘子拍着身上的垃圾骂道:“你他娘的给我悠着点儿,等一下咱们几个都给你断送了。”

  胖子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大跨步走到那尸体的边上,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尸体身上的56式勾了上来,拿到手,马上退膛看子弹,然后从上面扔给潘子,又把尸体身上的子弹包挑了过来。背到自己身上,最后才去看那尸体。

  我看着胖子一点一点的把尸体的防毒面具解了下来。面具里面是一张中年老外的脸,整张脸扭曲着,脸色发青,嘴巴张地离奇的大,似乎死的时候正在大叫。死亡应该是瞬间的,所以死的时候的表情才会凝固的如此强烈。

  我看他脸色发青,大叫:“别碰他,看他脸色,应该是中毒死的。”

  胖子点了点头,带上手套。然后去看吊着尸体的‘绳子’,这些人肯定不会是自己吊在上面的,那这些绳子是怎么回事?我们都很想知道。

  然而胖子上去看了一眼,脸色却仍然很是疑惑。

  我问道:“发现什么了?”

  胖子道:“这些他娘的好象是头发啊……”

  “头发?”我奇怪道。

  胖子点了点头。道:“还他娘的挺长,怎么这些人难道都是娘们?”胖子将尸体提起来一点,“不对……这头发是从他脖子里出来的,不是头发,我靠,他娘的难道是嘎吱窝毛?这老外就是厉害,嘎吱窝毛都这么长。”

  说着已经掏出匕首,想把着那死人的‘头发’切断,把尸体放下来让我看。可是他用匕首划了两下,那‘头发’却没有断,似乎非常的坚韧,又拿出打火机,想烧一烧看看。

  我心说我可不想看这种尸体,就对他大叫:“算了,我没兴趣看尸体,你快点下来,别搞了,万一有毒就麻烦了。”

  胖子一想也是,收起打火机回道:“再等一下,马上马上!”说着却向另一具尸体跑去,看样子他是一把枪也不想放过了。

  我看着这尸体似乎也没有什么危险,也就不去阻止他了,他还是老样子,到了尸体边上先把枪勾了下来,丢给我,然后又想挑那尸体的子弹袋,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看到这一具尸体的手,忽然动了一下。

  我脑子一紧,忽然意识到不对,胖子正要去摘他的防毒面具,我忙大叫:“等等!这个好象还活着!别摘他面具!”

  胖子啊了一声,“真的?”说着按一下尸体的脉搏,脸色也一变,忙拿出打火机,将上面的‘头发’烧断,这尸体马上就从横梁上掉了下来,我和华和尚将他接住,放倒在地上。华和尚带上手套一翻他的脖子,只见这吊着尸体的‘头发’果然似乎是从这人的背上长出来的。

  华和尚又翻了翻他的眼皮,摇了摇头道:“死是没死,不过也差不多了,瞳孔几乎放大了。”

  我看着这人似乎是中国人,习惯性的问道:“还有没有救?”

  华和尚摇了摇头:“咱们犯不着救他,一来也只能让他多撑一会儿,死的时候更难受,二来带着走麻烦。”

  我道:“那他还没死,把他丢在这里好象不太好吧?”

  华和尚笑着摇头,似乎觉得我很好笑,一边抽出腰里的军刀,把那人的脖子扯起来,我一看顿觉不妙,忙一把把他拉住,道:“你干什么?”

  “他现在中毒了,死的时候很难受的,我给他放血,可以死的舒服点。”

  我一听傻了,这是什么逻辑?刚想摇头说不行,突然那‘尸体’一下子痉挛了一下,手猛的就拉住了华和尚的手,睁开了眼睛,人还在不停的发抖。

  “华和尚吓了一跳,忙把手挣开,退后了好几步。

  那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华和尚,显然意识有所恢复。突然就挺起身子,痛苦的叫了起来,我一点也听不清楚他在叫什么,忙去压他,但是这人力气很大,我和华和尚都给甩了开去。那人在地上翻来滚去,撕心裂肺的大叫,嘴巴越张越大,竟然张到了人类绝对不可能张到的极限,而且脖子也膨胀起来,好象要爆炸一样,大量的腥臭的液体从他嘴巴里吐了出来。

  潘子看不下去,拉上枪栓,‘砰’一声,送了那人一程。

  枪声之响简直出乎我的意料,我一下子耳朵就一疼,只见潘子这一枪直接打中他的心脏,大量的血从尸体上涌了出来,尸体扭动了两下,停下来不动了。

  “他刚才在叫什么?”华和尚一头冷汗,问:“有人听懂了吗?”

  “客家话,他叫成这样,我也听不懂多少,不过似乎是在叫‘背上、背上’”叶成道。

  “背上,难道他背上有什么蹊跷?”华和尚将尸体翻了过来,想割开他的衣服,看看背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看着到处是血,感觉头开始无晕起来,转过头不去看,让胖子快点下来。

  胖子还蹲在房梁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们,这时候已经点起来烟。看我转过来,马上道:“别催了,你他娘的快和我老娘一样了,我向毛主席保证,抽完这烟我就下来。”

  我心说你带着防毒面具怎么抽,一看他,却突然一愣,随即头皮一炸,一声大叫就摔倒在地上。

  只见胖子的肩膀后面,竟然冒出了一张陌生的瞪着眼睛的白脸,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奇怪的人趴在胖子的背上。而胖子似乎一点也没有察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