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3 云顶天宫(下) 第十二章 藏尸阁

  整个藏尸阁里一片漆黑,几盏手电的光斑交叉在一起,光线凌乱,胖子所在的角落离我们几个人都很远,手电照到那边,四周的尸体遮挡,影子一层叠了一层,纵使照的透彻,我们也看不太清楚。

  只不过胖子脸上的那种青紫色,却不会看错,那种诡异的,木然到阴森的表情,实在和边上的尸体太象了,更是让人直起白毛汗。

  潘子原本以为胖子又在瞎闹,又叫了一声,胖子却还是毫无反应,犹如雕塑一般一动也不动,潘子也看出了苗头不对,对我们道:“好象是出事情了?”

  我皱起眉头,不知道怎么说好,胖子的表情和动作和这里的尸体如此相象,如果不是他在耍我们,就肯定有不妥的事情发生了。但是其他人都没事情,怎么偏偏又是他。看他这副德性,难道是给这里的鬼儿附身了?还是中了萨满的诅咒了?

  我们逐渐顺着陡坡滑下去,靠近胖子蹲的那个地方,也没看到他周围有什么和其他地方不同的东西,全是青紫獠牙的尸体。走到大概离他还有四五米的距离的时候,潘子摆了摆手,让我们别动,给华和尚打了个手势。

  在陈皮阿四的团队里,郎风是胖子这样的先锋类型,华和尚是师爷,叶成是类似于打杂的。几个人还都有自己特别的能力,现在郎风死了,但是华和尚的能力也不弱,所以潘子会给他打手势。

  我感到了差距,如果是我们这一队,打先锋的人倒是很多,但是勉强可以成为师爷的我就太弱了,想想少了闷油瓶之后,如果对方没有华和尚,那有事情就得我上了,我和华和尚的能力就相差太远了。

  华和尚看到潘子的手势,点了点头。他们两个人各自翻出猎刀,反手拿住,就向胖子摸了过去。

  两个人很快就摸到了胖子边上,而胖子却没有转头看他们,好象那些搞行为艺术的街头卖艺人假扮的雕像一样,巍然不动。

  我的手心里全是汗,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有点不对。这时候,前面的两个人停了下来,其中潘子已经离胖子非常近了,几乎抬手就可以碰到他。可是这两个人却突然向后面摆手,让我们别靠近了,自己也开始后退了。

  我的心脏开始狂跳,又不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景象,只见潘子退到我的身边,转头对我们道:“麻烦了,他身后的那具尸体有问题。”

  “什么麻烦了?”我问道:“是在大粽子?”

  潘子让我们别问,做了个手势让我们跟着他。

  我们跟着他穿过几具尸体,下了几层梯田,来到了胖子的侧面。他一指,我顺着他的方向一看,只见胖子后面,盘坐着好几具青黑色的尸体,但是其中有一具,却和其他的与众不同!

  只见这一具尸体的脑袋极大,几乎有普通人的三倍大,五官都看不清楚,犹如一个大头的还未发育成熟的婴儿。一条奇怪的舌头,从那具尸体的嘴巴里伸了出来,竟然盘绕在胖子的脖子上。

  我顿时就头皮发炸,心狂跳起来,几乎脖子都僵硬住了,捂住嘴巴不让自己惊叫起来,轻声道:“那是什么的?”

  “这可能是一只尸胎,那尸体所在的位置,肯定是整个灵宫的养尸穴,这具尸体正好在这个点上,时间一长,就起了变化,变成了这个样子,再有个几百年,恐怕就要成精了。”陈皮阿四在另一边轻声道。说完后,表情突然变的很奇怪,好象想到了什么事情,又道:“不对!可是这条龙脉不是假的吗?怎么会出现养尸穴,这……”

  华和尚一看陈皮阿四的表情奇怪,似乎也突然明白了,表情一变(我感觉华和尚其实早就想到了,但是为了照顾陈皮阿四的面子,所以经常等到陈皮阿四想到之后才做出反应)。问陈皮阿四道:“老爷子,难道,这是个‘连环扣’?”

  ‘连环扣’是一种骗术,是外八行了老千一个‘雀’字局里的伎俩。讲的是把真的东西做成假的,再做成真的,然后留一点破绽,让其他人看的时候,看到破绽,看破最外面‘真’的面纱,以为这东西是假的,其实这东西确实是真的,也就是空城计的一种。

  陈皮阿四冷笑了一声:“是啊,假的,假的龙脉上怎么会有养尸穴呢?汪藏海这老家伙,‘连环扣’玩的很绝,可惜你百密一疏,终于还是出了破绽了。”

  我还没听懂,问华和尚到底是怎么回事。

  华和尚解释说,“真是太悬了,我们差点就给骗了,幸亏摔到了这里来。你记不记得,我们刚才发现方位被做假了之后,一直以为这条龙脉是假的,但是这里出现了尸胎,假龙脉上没有宝穴,是不可能出现尸胎的,这样就出现破绽了,看样子那磁龟也是汪藏海陷阱的一部分,是想让我们误以为自己上当了,误以为整条龙脉都是假的,其实龙脉是真的,只不过格局并不是三头龙,那只磁龟,只是将一条普通的龙脉格局,修改成了群龙座的极品大局,这其实很容易。”

  我哦了一声,顿时有了点眉目。风水方位其实在决定一条龙脉的好坏上非常关键,比如有一条独眼龙,自西向东,那就是腾龙,自动向西,就是伏龙,你埋一只磁龟,改变一下当地的风水方位,那伏龙就可以伪装变成腾龙。

  (后来我查了一下群龙座,原来三只龙头全部朝东,才能叫做群龙座,而长白山三条圣山山脉全部都是朝北,那只有中间的三圣山才是龙头,其他边上两条叫做双蛇盘护,也是风水佳穴,但是不宜葬人,而是适合修建庙宇,而磁龟一放在那里,北就变成了东,陈皮阿四才会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我不禁感慨,这样的复杂的设局,这种斗智的程度,简直不可思议。想想我们刚才完全已经被骗了,如果不是发现了这里的尸胎,我们肯定是灰溜溜的回去了。

  我们和汪藏海,中间隔了一千年的岁月。但是我突然就感觉到他的思想几乎就在我的面前流淌,他在一千年前的定下的计策,竟然还能够把我们玩的团团转,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潘子在一边轻声说:“你们竟然还有心思说这些,现在死胖子怎么办?对付这东西,黑驴蹄子管用不管用?”

  陈皮阿四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华和尚也皱起了眉头,显然都不知道怎么对付。

  这种时候是最讨厌的时候,我们不知道胖子这样给舌头绕着,会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贸然去救又怕导致形势恶化,两边都无计可施,潘子和我急的满头是汗,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没想到的是,我们这边没动,胖子那边倒是先有了反应,就看到胖子突然摔倒在地上,然后就给拖着动了起来。那大头尸胎蜷缩着爬动,用舌头扯着胖子,开始朝陡坡的下方迅速的拉去,胖子僵的和石头一样,一点反抗也没有。

  要是给它扯到下面去,那胖子就死定了。形势一下就升级,潘子叫了一声追,我们马上就冲了下去。

  那大头尸胎一见我们冲了下来,马上加快了速度,顿时胖子就在坡道上滚了起来,一路把那些尸体撞的七零八落,我们根本在斜坡上也不能跑,干脆象坐滑梯一样顺着就滑了下去。

  很快就追下去十几米。突然我们看到胖子就在斜坡上消失了,一瞬间就不见了,大惊失色下冲到那边,马上就看到斜坡之上竟然有一个洞,胖子已经给拖进了洞了,只剩下两或只脚在外面。

  潘子一跃而起,猛虎扑食一样扑了过去,一下子抓住胖子的两只脚,然后用力去拉。我哗啦着滑过去,又双脚乱蹬爬回去,也去帮手,接着叶成、顺子和华和尚也冲了下来。华和尚扯下一条登山绳绑在胖子的腿上,这样除非把胖子拉断,否则那尸胎怎么也拉不赢我们。

  我们这么多人,很快胖子就给硬生生扯了上来,那条舌头紧紧勒在胖子的喉咙里,几乎扣进了肉里。胖子青筋直爆,双眼翻白,几乎就不行了,潘子翻出军刀就是一刀,顿时洞里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舌头断裂,胖子就一松,给我们拉了出来。

  我们赶紧扯开那条断舌,丢下洞里去,给胖子按胸口,胖子的身体马上就能动了,开始摸着脖子大口的喘气和咳嗽。潘子怕那东西又窜出来,猛扯出工兵铲就到洞口,用手电照着洞里,不过照了一会儿就放下了武器,似乎是尸胎已经钻下去了。

  我们都松了口气,忙给胖子捶背。捶了半天他才缓过来,心有余悸的看着那个破洞,道:“谢谢,谢谢各位好汉。”我问胖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一动不动象弥勒佛一样。

  胖子自己也不知道,说就感觉找着找着脖子一凉,就不能动了,看和听都行,但是身体就怎么也动不了,好象是给冻在了冰里,他在那里用力的使力气,但是连转一下眼珠子都不行,可把他急的。

  潘子大笑:“听刚才那尖叫,这是只女尸胎,估计是在这里太寂寞,看你和她体型相似,想拖你下去陪她了。这叫做来自地狱的搭讪。”

  胖子苦笑,推了他一把,“你他娘的才和她长的象呢。”

  潘子笑着躲他的推手,人往后一仰,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那只巨大的胎头又从洞里探了出来,满嘴是血,一下子咬住了潘子的脚,潘子根本没反应过来,猛的就给拖进那个洞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