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3 云顶天宫(下) 第十一章 夹层

  这真是万万也想不到的情况,所有人都慌了。

  潘子一手翻起自己腰间的折叠铲,已经跳入坑中,轮起来就砍,但是胖子的脚甩来甩去,却没砍中,一下子批在一边的石头上,火星四溅。胖子一看潘子用的力气这么大,大叫:“你他娘的砍准点,别砍到胖爷我的脚!”

  潘子也大叫:“你他娘的别动,不然老子从你大腿那截算!”说着轮起来又是一下,没想到这一下还是没砍中。

  胖子大叫:“换人换人,这小子看我不顺眼,要公报私仇了。”

  一边的叶成和华和尚跳下去帮忙,想按住胖子的腿,没想到叶成下去还没站稳,突然人也一陷,下面整个石廊子又塌了一块,他整个人都缩了下去。

  这他娘的简直是添乱,华和尚忙上去一把抓他,自己又没站稳,一个趔趄撞到了拉着胖子的我的手,我的角度本来就不好用力气,一撞就脱手了,胖子整个人就给拖了下去。

  事情发生的太快,加上光线不佳,所以才如此慌乱。几个人滚成一团,胖子象头肉球一样,一下子摔进了坑底,我个潘子给他带的重重的摔倒在砖坑的斜坡上。当时我就感觉有点不妙,还没站起来,就听一连串接‘喀啦啦’的声音从砖层下面传了上来。

  我一听脸色就白了,这声音我太熟悉了,这是我们做建筑受力实验的时候,受冻石质材料大范围纵向开裂的声音。

  还没等我想明白,四周就突然一震,整个坑往下猛的一陷,坑下面那部分的石廊子就坍塌了。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突然就失去了平衡。都象坐滑梯一样顺着斜坡滚了下去,裹在砖头里摔到了木头廊塌出的凹陷里。

  我还没来得及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屁股就一麻,已经摔到了一处斜坡上,然后人就直往下滑去。幸好有绳子绑着,给硬生生绷住了才没滑下去,接着四周的砖头劈头盖脑就往脑袋上砸下来。

  我屁股摔的生疼,捂着脑袋想坐起来,但是屁股底下的斜坡太陡峭了,脚根本借不到力气。用手挡开砖头,问其他人有没有事情。没人回答我,只听到一连串的咒骂声和砖头的碰撞声。

  好不容易砖头停下来,我才能抬起头,看了看四周,一片狼籍,有几只手电全给裹到砖头里去了,有几只沿着斜坡摔到了很下面的黑暗中。幸好这些登山用的德国货结实,一盏也没碎。不过一点点光从人和砖头的缝隙里透出来,仍旧是什么都照不清楚,边上一片漆黑。头上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大洞,是石廊子的破口,我们就是从上面滑下来的。

  这里应该就是灵宫大殿的下面,陡坡山岩上架空的那一块空间中。我们正摔在陡坡上,要不是有绳子,我们早就滚下去到底了。

  叶成就挂我头边上,给砸的不轻,我拉住他问有没有事情,他回答我说吃过了中饭了。给砸傻了。

  华和尚在黑暗中就叫:“小心这里可能有只粽子,抄家伙。有蹄子都把蹄子拿出来!胖子,你在哪儿?抓你脚那玩意还在吗?”

  胖子是最下面的,我们和砖头全摔他身上,实在够呛。就听他的呻吟从砖头堆里传出来:“还抓着呢,都快摸到我大腿根了,老子把他夹住了,他娘的快把我拉出来,不然你胖爷我的老二要保不住了!”

  “那是我的手!”一边的潘子大骂!

  “我kao!”胖子怒道:“你他娘的耍流氓也不会挑个时候?”

  没有手电,几个没给压住的人只好摸黑扒拉砖头,将砖头往斜坡下扒拉下去。潘子先给我挖了出来,不过他的手给胖子夹只了,拔不出来。我们又继续挖,很快胖子也挖了出来,如释重负,喘着大气就说:“你们这些挨千刀还真舍得压我,幸好老子带着神膘,不然这一次就正归位了。”

  潘子没空和他斗嘴说:“你脚上那东西呢?”

  黑暗中胖子动了动脚,似乎感觉了一下,道:“没了!摔成这样还能抓着不太可能,可能给我们撞到斜坡下面去了,他娘这种地方怎么会有粽子?”

  华和尚道:“肯定还在附近,都小心点,拿好黑驴蹄子,先把手电找出来!”

  我忙去砖头下摸手电,摸来摸去摸不到,倒是一边的叶成摸到了。拉出砖头堆,顿时四周就亮了起来,他拿起来马上就朝下面照。

  我正在他下面,厌恶挡住手电光,刚想让他调暗一点,忽然,我看到叶成的脸色瞬间就绿了。

  我一看他的表情,顿时就开始出冷汗,心说难道又在我边上?忙咬牙转头一看,猛看到我的肩膀边上,离我的鼻子只有一尺距离的地方,赫然探出了一张青紫色的干涸怪脸。

  我吓的‘哎呀’了一声,人往后一缩,左手抄起一块青砖就拍了过去,也不知道拍中了没有,转身就往上爬。

  这时候另外几只手电都给挖了出来,一下子四周全亮了。我往上爬了几步,因为上面就是叶成,根本让不开,又滑了下来,往边上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在这灵宫大殿下的陡坡悬崖上,给修成了一层一层简陋的梯田一样的突起,在这些突起之上,几乎整齐的坐满了这样的冰冻青紫色古尸,一层一层,看上去好象庙里的罗汉堂,缩在一起,密密麻麻的,面目狰狞,看体形显然都是冻死的,全部都是象和尚一样打坐在这里,黑影错错看不到头,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

  叶成是这里胆子最小,发抖道:“我操,这里是和尚的堆金身的藏尸阁?”说着竟然有点浑身发软。

  陈皮阿四按住他,摆了摆手,对他道:“不用怕,只是尸体而已。”说着指了指我的脚下。我低头一看,只见我们的脚下的砖块中,竟然也有一具已经被踩成粉末样的木乃伊。

  “这里的死人都冻的和石头似的,一碰就碎。”陈皮阿四道:“这些东西已经不可能尸变了,这里应该没有粽子。”

  “那刚才抓我脚的是什么东西?”胖子问。

  陈皮阿四道:“你的脚,刚才可能是正巧给尸体的手勾住了,不然要是粽子,你以为你还有腿在?不信你看看自己的裤管。”

  胖子低头看了看自己刚才给抓的裤管,果然有一个破洞,一只呈现勾状的干手,就在他脚下不远处的砖堆里。我捡起来一看,坚硬无比,不可能伸缩去抓人家的腿。

  顿时,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潘子还夸张的唉了一声:“胆子这么小,看也会看错。”

  胖子大怒,想反驳又实在找不到理由,只好在那里生闷气,喃喃道:“刚才那手真的是抓了我的脚了,被勾了被抓了我还分不清楚?他娘的不信拉倒。”

  我们用手电向四周照去,这里是大殿之下,空间很大。因为尸体排的很密,我们也看不到尽头,不过除了尸体之外,倒没有什么其他令人起疑的物体。

  潘子问华和尚:“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死人?老子连听说都没听说过。”

  “看情形应该是个殉葬的隔层,这个……我完全看不懂了,没有任何朝代的皇陵是这个样子的……这些死人到底是什么人?”华和尚自言自语道。

  我压住恐惧,用手电照其中一个死人,发现尸体的五官保存的还算完好。眼睛都闭着,脸上皱纹横亘,却都没有胡子,浑身都覆盖着一层薄冰,让人害怕的是这些古尸的皮肤都是青紫色的,嘴巴张的很大,里面长的竟然是獠牙。

  “这些可能不是人类。”胖子看着道:“你看这口牙,打个波儿能把人家脸皮给捎了去。”

  “不是人类?”叶成的脸色又白了“那是什么?妖怪?”

  “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雪人,只不过这些没毛。”胖子开始胡扯。

  “放屁!”华和尚喝道:“什么妖怪雪人的,这些尸体的牙齿是自己磨尖的,这是古萨满教的一个习俗。后来因为太麻烦,用面具代替了。这些肯定不是明朝那个时代的女真人,你看这些尸体的衣服,都非常原始,不是女真或者蒙古的样式,还有你看,尸体外面有的还裹着麻布。这是冰葬形成的木乃伊。”

  我想起在小圣山谷扎营那一晚,看过的冰葬坑,道:“难道这些尸体是汪藏海挖山修陵的时候,挖出来的冰葬的先人遗骨?”

  华和尚点头:“肯定没错,这一处胎形山洞,以前可能是个墓地,当地上古先民在这里进行冰葬,不过给汪藏海土地规划成假陪葬陵了,这些尸体肯定是挖掘山洞的时候挖出来的。”

  胖子问:“如果真象你说的,为什么不直接烧掉,把这些尸体摆在这里的作用是什么?”

  “谁知道,你看这些木乃伊这么可怕,萨满教有很多原始诡异的行巫仪式和诅咒,据说都需要借助于尸体。这里的布置,可能和萨满巫术有关,也许会有什么诡异的事情发生,说不定我们在上面怎么走也走不出去,就是因为这些尸体,咱们还得小心一点。”

  我想起秦岭之中的尸阵,似乎有着大量尸体的地方,总会发生这种类似于鬼打墙的事情,难道真的是邪术在作怪?

  萨满教并不是完全的宗教,它其实是一种原始巫术,也就是说它是有实用价值的,和药理、精神崇拜有着相当的联系。我对于萨满的了解仅限于清宫戏里跳舞的萨满法师。不过据说萨满巫术和中国的奇门遁甲一样,在历史上分段的失传了,一部分好的东西引入了藏传佛教,一部分邪恶的东西,则突然消失。从古籍上可以看到,远古早期萨满巫术很多仪式极其阴邪乖张,有着大量关于诅咒、尸体方面的内容,和蛊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库人就是信奉蛊术的,这两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共同点?

  胖子听了华和尚的话,恍然大悟道:“难怪,进到这个灵宫总感觉脚下直烧,浑身不自在,原来底下埋了这么些个粽子,万奴老儿的良心真的大大大的坏了。”

  华和尚道:“我也是推测,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出去,咱们分头找找,四周有没有出口?”

  说完华和尚又道:“但是要小心,怎么说这里也看着有点邪门,总归会有安全的隐患,而这里的山崖太陡了,一旦出事情,想跑也跑不了。”

  众人答应,胖子早就等不及了。几个人解开登山扣,拿起手电,就分散了开去,开始小心翼翼的在这陡峭的峡壁上寻找。

  在这么多尸体中行进并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但是有点奇怪的是,尸体越多的地方,你倒越觉得不慌,可能是害怕到了一定程度后就会有一种逆反式的情绪。

  尸体排的极密,每一排中间并没有留下供人行走的空间,我们几乎都是从尸体和尸体的缝隙中挤过去的。尸体有老有少,全部都已经冻的犹如青紫色的岩石,我看到有些人还带着铜制的法器,都已经完全锈绿,几乎所有的尸体的下半身都和下面的岩石溶合在了一起,你要搬动他,除非将他敲碎。

  找了半天,我的这个方向并没有收获,看着自己离其他人越来越远,总觉得心里不安,正想假装找完了回到破洞处问其他人的结果,就听潘子叫了一声:“死胖子,你在干什么?”

  我们顺着潘子的声音,朝刚才胖子寻找的那个方向望去,只见胖子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搜索,反而是在下面的尸堆中,面向我们阴阴的蹲在那里,面无表情的张着嘴巴,乍一看上去,脸上竟然泛起一股青紫色,和边上的尸体无异,不知道在搞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