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2 秦岭神树篇 第三十四章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尸茧这种东西,早几年在川南和内蒙古都挖出来过,但都是脸盆这么大,有些像玉,有些像琥珀,里面裹有干瘪的小动物或者小孩子的尸体,少有成年人的,这些东西一般都是作为陪葬品出土的,没人知道是怎么做出来的。

  根据古籍记载,这东西有可能是先秦的时候方士用来炼丹的药引子,是把不足月的孕妇浸入药液里弄死,装在缸里,埋十七年再挖上来,肚子里的孩子就会变成尸茧。外面这一层东西,是孕妇的胎盘石化后的物质,你看到的琥珀色,其实是里面的羊水凝固而成。也有人说,这是一种尸体防腐技术,用特殊的混合中药的树脂将尸体裹住,让尸体不丧失水分。

  我听说过这东西的存在,但是因为这东西价值太大,从来没经手过,如今看到了,也不知道门道怎么看,加上为了缓和一下我和王老板之间的气氛,我就试探着问了他几个问题。

  王老板告诉我,早年他的曾祖父在香港做大朝奉的时候,见过一些因为日本战乱跑去移民的有钱人当出的宝物,其中就有琥珀尸茧。

  尸茧有大有小,其中的东西也各不一样,有的就如普通的昆虫琥珀,有的里面却裹着人的尸体。

  他曾祖父曾经看到过一只尸茧,里面有一个穿红衣裳的小女娃子,十六七岁,闭着眼睛就像睡着了一样,栩栩如生。

  他看着这小女孩,觉得可怜,就乘老板不注意,把这东西烧了。那时候兵荒马乱的,老板也没有察觉,结果当然晚上做了个梦,梦见那红衣裳小女娃子来找他,给他磕头说谢谢。

  后来王老板自己做古玩生意,也接触过这种东西,但是这么大、里面看不清楚有什么的,他倒还是第一次见。

  我觉得有点意外,难不成李琵琶说的“比秦始皇陵还好的好处”就是指这个?不可能啊?虽然说这东西也是十分罕见的,但是绝对称不上“比秦始皇陵还好”这样的档次。

  王老板自己也觉得奇怪,但是他相信《河木集》里的信息不会错,就蹲了下去,小心地贴上琥珀的表面,想看清楚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得了的明器,给熔在琥珀里了。

  这里由青铜链条固定,我和他不能同时走到一端,不然会失去平衡,所以我待在了原地,扶住青铜链,看他有什么收获。

  王老板上上下下看了好几眼,仍旧什么都没有发现,只说琥珀的里面似乎有一层液体在流动,影响透明度。里面除了那黑色的影子,再无其他的东西。

  再看四周,下面是一个黑漆漆的深渊,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可以爬下去,这青铜树的顶部,神秘的棺椁里的东西,就是这么一块琥珀。

  我们两个都沉默了下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琥珀虽然值钱,但是这么重,靠我们两个人也抬不上去,这里的一切,对于我们来说毫无意义,我就算了,但是王老板一路过来,死了这么多人,当然非常郁闷。

  沉默了一会儿,我觉得问题还是在李琵琶的话上,就问王老板,李琵琶在来的路上,或多或少有没有透露过什么?看李琵琶这个人的性格,也不是什么能保守秘密的人,应该会不当心说出点东西来。

  王老板的表情变了变,说道:“你看人倒也是挺准的,李琵琶的确不是个嘴巴紧的人,不过奇怪的是,这次过来,他的口风特别地紧。我记得他只是一直对我们说,到这里来,我们要什么都有,叫我们不要担心,其他的什么都没说。他这个人喜欢玩神秘主义,经常这样搪塞我们。”

  只要到这里来,想要什么都有。

  我重复了一下,心里觉得奇怪,这一句话很怪,似乎有什么内在的意思。

  转念一想,我忽然有了一个念头,哎呀了一声,心道:“难道,竟然是这样?”

  王老板看我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不知道我想到了什么。

  我兴奋地挠着头,脑子里飞快地转着:李琵琶说的是到这里来,这句话有歧义,也许他们都误解了他的意思,关键的是那个到字,就是说,关键不是你们能拿到什么,而是要先到那个地方去,到了那个地方,你们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而在齐老爷子给我的资料上,我看到过这样一张照片,上面是洞穴壁画,有一棵青铜树,很多人形状的图案在树下跪拜。很多人认为,那是古人祈求丰收的意思,但是,从照片里拍到的边上一些象形文字来看,他们却是在许愿,上面记录说,古人向这棵青铜树许愿并奉献鲜血,那愿望就会实现。

  这看上去是一种迷信,但是我一想到李琵琶说的那句话,又不得不把两件事情连起来。

  难道说,这李琵琶来这里的目的,是相信这棵青铜树真的有帮人达成愿望的能力?

  我突然想笑,又笑不出来,如果真是这样,这的确是当之无愧的天大的好处。天下任何的利益,都没有这好处的亿万分之一值钱。可是,这是根本不可能的,这人如果真是这个目的,好像也太不可思议了,而且,他自然不能言明,不然谁会跟他来啊。

  我将我的想法讲给王老板听,让我出乎意料的是,王老板听了之后,非但没有觉得好笑,而且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不对,也不是这么说,好像真的有这个可能。”

  我啊了一声,心说不会吧,问他怎么可能呢?

  他道:“就是刚才,我们两个从上面掉下来的时候,我一落地,怕你偷袭我,马上就往雾气的中心跑去,那个时候,我也看到了这几条青铜链条,但是,我从青铜链条中间穿过的时候,却没掉下去,地下是实的。可是第二次我偷袭你的时候,却一脚踩空了,这下面已经有了个洞,我以为是我在雾气里看走眼了,当时也没有在意,现在想起来,好像这洞是凭空就出来了一样。”

  “你是什么意思?”我问道。

  他道:“我的意思是,我第一次踩过那块地方的时候,当时我在想,这下面应该有一个棺井,但是我踩的时候却没有,而当第二次我去踩的时候,那个棺井便产生了,这,算不算我的愿望实现了?”

  我怀疑地看着他,心说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是不是他当时被我打蒙了,糊涂了?

  王老板看我不相信,道:“是真的,我一直在奇怪,《河木集》从来没有错误,如果李琵琶说的好处是这个,那他肯定有非常的自信,说不定真的有这个可能。”

  我皱着眉头,还是不信,用心理学的话来说,李琵琶那句话的意思就是——只要到了这个地方,你们的潜意识就可以影响周围的环境,使得你们潜意识里的想象变成实在的物体。

  如果这样的话,青铜树真的有这样的能力,那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一切,都有可能是我们自己制造出来的。这青铜树原来不是这样的,这山洞原来也不是这样的,这里的尸体原来也不是这样的。

  如果那《河木集》的主人,在当时攀爬,或者拷问厍国先民的时候,已经知道了这棵青铜树拥有神仙一样的“物质化”力量,那李琵琶肯定也是想得到这种力量,才煽动这帮人来这个地方的。

  以这个为前提的话,李琵琶的话倒是可以解释了,但是其他就乱套了,那这里现在是一个潜在意识和真实交织的世界,实际上青铜树的原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这里又是如何一个景象呢?

  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太过于古怪了?有没有可能会发生呢?

  我们爬上来的时候,很多东西,比如带着螭蛊面具的猴子,岩壁上的空洞,说不定都是我们自己实体化出来的东西。

  这种力量初看上去很好,但是我仔细一想,却觉得莫名的恐怖,人的思想是不受控制的,比如说你拥有这种力量,你去看一部恐怖片,看完之后,说不定会发现恐怖片里的尸体正吊在你身后的吊扇上往下淌血。比如说你走过墓地,说不定……

  也许受过心理学训练的人,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这种力量,那岂不是可以控制世界,等等——不对,我忽然想到了什么。

  老痒他们挖出的青铜枝桠,应该也是一棵这种许愿树的图腾,他老表偷偷把那青铜枝桠带出来,难不成是知道了这树有这样的力量?但是他怎么会疯了,那现在枝桠在老痒手里,会不会老痒也知道这件事情的内情?

  我看着边上的树,突然想到,如果是真的话,那我现在岂不是可以对这个树许一个愿望,让我知道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随即我就笑了,怎么可能,我竟然还相信了,面前只不过是一块大一点的青铜而已——

  想到这里,我忽然感觉一股异样,一连串的思维突然从我的大脑里穿了过去,我心里一个咯噔,猛转过头,盯着王老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