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2 秦岭神树篇 第十一章 人头

  我们进山以来,除了那向导大爷给的几个野味,吃的都是干巴巴的干粮,那几个野味又没吃上几口,就给猴子给搅和了,现在谗劲还没过去,老痒说鱼肉的时候,我嘴上说不吃,其实心里已经有点心动,脑子还幻想出在海上吃鱼头火锅的情景。

  可这该死的一刀,就把我的美梦破灭了,我看着那血淋淋粘满胃酸的人头,和鱼头火锅的情景重叠在一起,一股反胃直翻上喉咙,几乎就现喷了出来。

  老痒平时胆子颇大,说起死人,没一千也见过八百,但看到这副情景,却也脸色发白,半天没有缓过气来。

  强忍住恶心,我用匕首将人头反转过来,发现他脸上的皮肤略微有点溃烂,但是整个头还是比较完整,应该是刚吃下去不久,这鱼在吞吃人头的时候,大概咀嚼了几下,使的头骨下鄂的形状有点变形,面貌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无法判断到底是什么人。

  这人进这鱼胃并没有多少时间,就是说他是刚死不久。

  我一手捂住鼻子,一手用匕首将从鱼胃里淌出来的东西一样一样拨开,想看看这人的其他部分在什么地方,很快,我找到了手和一些肉块,都已经有一定程度的腐蚀,没有可以看出这人身份的地方。

  我继续翻了几下,找到了被它吞下去的我们的背包,里面的东西已经和胃里事物残渣混合在了一起,除了那些实在无法放弃的,其他的我全部都拨到一边。那些干粮虽然都用塑料纸包的好好的,但是我实在无法说服自己去吃他们。

  忽然,我看到在一团糊状物中,有一块黑色的东西,没等我把它全部拨出来,老痒已经叫了起来:“操,是把‘拍子撩’。”

  我不知道什么是拍子撩,猜测肯定又是他从牢里学的什么歪话,拨出来一看,是一把土制的手枪,这种枪真的非常土。就是把小口径双管猎枪的长枪管给锯了,然后把枪托修成手枪的样子。有两个枪管,能打两次,但是不能自己退弹壳,得象装子弹一样,将空弹壳拿出来,所以用来打那些没有攻击力的小野兽还行,要是碰上大型野兽,一枪没打死的话,等你上完子弹开第二枪,脖子早就被咬断了。另外,这枪近距离威力惊人,但是如果超过二十米就连狗都打不死,其实用性和正式手枪根本不能比。

  我将枪拨出来,在地上把上面的东西蹭没了,才拿出来,拨开枪管子一看,里面有两发猎枪子弹,在手枪枪管下面还一个装子弹的铁匣子,里面大概有八发子弹,四蓝四红,什么类型的不知道。

  这人可能是来山里偷猎的,偶然发现了这洞,想进来看看,结果喂了鱼了。这枪可能是鱼丝咬人肉的时候一起吞下去的,人倒霉就是这样,谁能想到这地方会有条这么大的食肉鱼。

  枪是好东西,紧急时候可以用来保命,只是子弹太少了。老痒把我们那些装备掏出来后,又在鱼胃里捣鼓了几下,但是却没有更多的发现,我看了看鱼的身上,只见除了我们造成的那几个伤口外,另外还有一些细小的弹孔,这鱼在袭击我们前,已经受了伤,只不过它中的是铁沙弹,杀伤力太小,并没有致命。

  老痒看这鱼觉得奇怪,问我道:“老吴,你说这地方怎么会有这种杀人鱼,会不会是有人养在这里的?”

  我对他道:“不是,我看是这石道的水面下面,还有其他的水道,连到附近的地下河,而这里的地下河通常又连着嘉陵江,这鱼肯定是从江里游过来的。”

  老痒道:“不对啊,几千年没潜水设备,他们怎么去挖这些水下的水道啊?”

  我看老痒挺感兴趣,解释道:“那不是挖的,我估计是因为事故形成的。”

  学建筑的时候,有一门自然力学讲地质结构。里面提过岩石山里经常有太古时代造山运动时候形成的中空地带,叫做岩脉,如果岩脉和山溪想连,就有可能形成山内部的水系。打矿的一但打到这里。就有可能出现巨大的事故。小则冲毁几个矿道。大则淹掉整个工作面。

  这里是采石洞,一般不会设排水的坑道,这里给淹成这样。可能就是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故。

  不过,由此我们也可以推断出,采石洞的规模可能比我们看到的要大的多,不过因为淹在水下,所以看不出来,用了这么多的石料,我们要去的古墓必然规模也不会小到哪里去。

  我们把鱼的尸体和人头都推回水里,但是这味道闻着实在太难受,我们也休息了没多久,看衣服差不多干了,我们重新穿带整齐,将所有必须的东西装进口袋里,就匆忙动身。

  老痒打起手电,在前面开路,两人一前一后,径直走进后面的石道中。

  里面同样一片漆黑,石俑和动物俑横倒在石道上,两边的洞墙上坑坑洼洼,裂缝横生,有时候还能看到浮雕石刻的半成品。

  这些东西个头都很大,我不禁在想,这里采出的石料,是如何运到古墓中去的。

  按照齐老爷子给我的资料,蛇国的疆域并不大,大多数都是山区,狩猎是主要生活方式,生产力比较落后,应该不具备长途运送石料这样的实力。为了方便运送,古墓应该是在比较靠近的地方才对。

  刚才我们进来的那洞,是盗墓贼炸出来的,那就是说,这采石洞的出口应该在另一边,难不成一路过去,这样就能到达地宫的入口?

  不过也有不少人为了隐藏自己墓地的位置,故意在很远准备材料,那就是我们不能控制的了。

  我们往里走了有半个小时工夫,前后都已经一片漆黑,老痒的手电电池耗尽,开始闪烁,我感觉累了,就招呼停下来换电池,顺便抽个烟提提神。

  我们坐到地上,把手电放在地上,照着那些逼真的石人。老痒就问我道:“这些个石像,一个个雕的这么逼真,实在悚的慌,你说这是什么朝代的东西,我怎么就一点头绪都没有?”

  我和他一样,也是一头雾水,中国的泥石雕刻历史渊远流长,和古印度,藏文化有过长时间的融合过程,但是以写实为主要表现手段的雕刻手法,在我记忆里只出现过一次,那就是秦始皇的兵马俑,可是这里的石像和兵马俑又是完全不同,实在是一个异类。

  不过,石俑身上都有双身蛇纹的显著特征,肯定是属于古厍族文化范畴,不管这个矿洞是不是属于我们要去的那个古墓的,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古蛇国的领域,是绝没有错的了。

  老痒话很多,一边抽烟一边问这问那,我给问疲了,就让他别什么事情都问我,我又不是考古的,咱们拿了东西就走,研究这些事情,让他们那些老教授去做。

  换好电池没走几步,前面出现了手电光线的反射,似乎是到底了,我们跑上前去,果然,前面是一面石壁,石道的尽头是一个不大的石室,里面倒着不少破碎的无头石人俑,四周有石灯,石室的中间,放着一只石棺。

  石棺很大,棺盖上面的雕着一条双身蛇,两条蛇身分别缠绕住棺材的两边,雕刻的非常精制,但是蛇尾巴的地方明显还没有完成,只雕出了一个大概。

  手电照上去,棺材的石料显现出凝脂一样半透明的白色,棺盖没有合上,露出了一条手臂粗细的缝。整个棺材放在棺床上,四周再没有任何的东西。

  看来是一个陪葬棺,可能是入殓的时候多余出来的,或者雕刻来备用的,给废弃在这里。

  怎么这条石道这么长,只通到这地方,我纳闷起来,不可能啊,这里明显是一个堆次品的地方,没有出口,那这石道两头都是封闭的,难道运输石料的道路,是在刚才通过的水道水位以下?或者说是这个石室里有秘道?

  如果入口在水下,那可就糟糕了,我心里暗道。

  这个石室里没有什么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后,我和老痒四处看了看,最后围到了那石棺的一边。

  老痒第一次见棺材,很希奇,围着转了两圈,问我“里面会不会有粽子?”。

  我想也没想,道:“不会,没听说过先入殓再雕棺材的,这应该是空棺。”

  老痒把眼睛凑到棺材盖的缝隙处,用手电照了照,道:“但是里面好象装了是什么东西?不信你过来看。”

  我走到他一边,远远的一看,果然,从棺材的缝隙里看下去,有一个黑色的影子躺在里面。可是是什么,还真看出来。

  老痒吹开棺材盖上的灰尘,敲了敲,想把手电伸进棺材的缝隙里去照,但是我们买的那手电头太大了,试了半天插不进去,他问道:“要不要打开看一下?”

  我心里感觉有点异样,以前开棺材的时候边上总有几个老手,这一次就我一个人,没什么自信,摇头:“这事情不对劲,我感觉不好,别贸然打开。”

  话还没说完,老痒忽然往后一缩,退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到了地方,手电都脱手滚了开去。

  我给他吓了一跳,刚想问他干什么,忽然手上一凉,低头一看,一只干枯惨白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棺盖的缝隙里伸了出来,正抓在我的手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