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2 秦岭神树篇 第九章 石人

  一路在一种木然的状态下,突然发现前面出现了这个东西,很少有人能马上反应过来。

  我和老痒不由自主的后退,想和它保持距离,但是一时间我们都挪动不了自己的腿,只觉得心脏狂跳,浑身僵硬无比。

  老痒比我胆子大一点,深吸了一口气后,对着那人喊道:“你…什么人?”

  那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一动不动,似乎是一块石头一样。

  老痒压低声音问我道:“你看他怎么不理我们?老吴,该不是给那刘老头说中了,遇到阴兵了?”

  一阵冷风吹过,我略微清醒一点,说道:“别慌,是人就不用怕他,咱们看清楚再说!”说着掏出了手电,向它照去。

  那个“人”穿着一身奇怪的古代衣服,裸露的手臂呈现灰白的颜色,木然的立在夹沟的中间。在昏暗的山缝阴影里,显得极其的诡异。手电照到它的身上,他一点反应也没有。

  这个时候,我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原来,这个人的身上,竟然长着绿色的青苔。

  无论是什么东西,除了乌龟,他怎么样也无法容许自己的身上长出青苔吧?我仔细看去,发现这“人”不是“肉”的,而似乎是用石头雕刻而成,只不过他的雕刻手法过于写实,在光线不足的情况下,才会被误会成真的。

  虽然如此,我却笑不出来,这个石人简直是鬼斧神工,雕刻的太逼真了,就算我们近距离去看,也觉得场面骇人,头上直冒冷汗。

  我们心有余悸的走过去,发现这“石人”的下半身被压在碎石头堆里,大概是随着上面的石头坍塌一齐掉下来的,脑袋部分已经没了,只剩下一个脖子,我抬头看去,果然看到峭壁的上方有一个地方岩石松散,只不过整个山势倾斜,形成了一个死角,我看不到实际的情况。

  石人双臂裸露,不是汉文化的风格,在他身上刻的衣饰上,我发现了双身蛇的纹路,衣服的风格我从来没有见过,色彩已经有点退色,石人的头部缺失,大概是摔下来的时候砸碎了。

  看到这些,我已经肯定,这东西,应该是一个陪葬的石人俑。

  我看了看头顶,石人俑从上面坍塌下来,看样子这上面有东西。

  老痒性子急,不等我看清楚,已经毛手毛脚的爬了上去,我跟着他趴在峭壁上,顺着坡度一点一点的移动,很快,就爬到了发生坍塌的地方。

  上面似乎是一个依山壁开凿的浅坑,不少相似的石头人俑拜访在洞里,奇怪的是,这几个石头人的脑袋都不见了,脖子上放着人的骷髅,结合处用泥合了起来。

  我知道这叫人头俑,是古时候打仗,携带整具尸体回来邀功太重,就砍下人头,这些人头给放在石身上,充当活人来殉葬。

  西周原先还有壁画,但是已经给雨水冲刷成无法辨认的色块,洞的底部有一座依着山势雕刻的半身人像,胸口到脑袋已经被翻数炸掉了,只剩下一只手和半只肩膀还能分辨出来。

  在塌口的中间,被炸出一个蓝球大小的黑幽幽洞口,我按耐心中的狂喜,拿电筒往里面照了照,发现里面空间极大。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巨大石人像后面有可能是个古墓,而且很可能是老痒所说的那个巨大的殉葬坑所服务的主墓穴,只不过不知道是哪里的高人,已经走进过一趟了。

  一般来说,能想到把墓修在这种地方的,墓主的身份肯定显赫,但是能把这种地方的斗都倒掉的,更是高手中的高手,普通的盗墓贼,就算他在这夹子沟里来回走上几百趟,也绝对想不到头顶上另有乾坤。

  我和老痒合计了一下,决定先进去看看,反正目的地就在附近了,如果里面没东西,再出来也不会。做我们这一行的,有洞不钻,那是要难受死的。

  他比较瘦,打头钻进洞里,这洞在里面的位置偏高,他脚踩不到底,只好贴在壁上,我把手电递给他,他接过一照,说道:“我操,里面有积水。”

  我探头进去,看到里面是一个很大的拱顶的石室,是开凿出来的,顶上有一些壁画的痕迹,积水水位很高,几乎到了拱顶的边缘处,透过水面可以看到,浸在水里的四边的石墙上都凿着浅坑,里面全是长满青苔的无头石俑,这些积水,不知道是下雨的时候,雨水从这个洞口流进来积起来的,还是另有原因。

  老痒和我说,他上次来的时候,那石头人俑还没有坍塌下来,如此算来,这被炸出的口子,应该还是这三年里做的。这里面的水不可能是雨水。

  我让他小心为妙,老痒仗着自己水性好,一松手就跳了下去,一下子水就没到了他的胸口,他吓了一跳,差点滑倒。

  我看着咋舌头,这水深得过头了,问他:“你踩踩水底,怎么样,下面是泥还是石头?”

  老痒说道:“踩不到水底。他娘的,这水真他妈的凉。”

  我将两个背包里的防水布都拿出来,把背包包起来,一个仍给他,另一个自己背上,然后小心的滑进水里,马上,一股凉气就从我的脚底板冒了上来,把我冷得打了个哆嗦。

  脚下空空如也,果然很深,我心里道,因为事先我没有想到会在水里作业,没准备什么应对的装备,我们只有打着手电向里面游去。

  才游了几下,就看到一个石门开在最里面的石头壁上。

  石门因为水位的关系,显的很矮,矮门里是一条大概两辆解放汽车宽的石道,一片漆黑,我们手电扫过的地方,都是青灰色石壁,有粗略修凿过的迹象,有几段地方上面的也有壁画,但是这里的壁画已经是腐蚀的根本看不出来了。

  一直往里面游了十几米,突然石道就一拐弯,呈90度的直角,我用手电照了照,发现里面深得吓人,不由停下脚步,不敢贸然进去。

  事实上,现在的情况,再往里面走就不太明智了,这水深成这个样子,又看不到水里的情景,实在有点让人发慌,要是等一下水里冒出个什么东西来,就算是块木头,也能把我吓个半死。

  老痒看了看四周的石壁,问我:“你有没有发现,这个墓虽然挺大,但是修得很粗糙,人看这些石头茬子?一块比一块难看,根本没修过,说这墓老板会不会也不太有钱,开了山就没钱装修了。”

  我说道:“这可能只是整个陵区最外沿的地方,你看这里摆了这么多未完工的石俑,可能是陵墓工匠采石雕刻的地方,再往里去看看,应该会更清楚。”

  我们继续往前,有游了几分钟,在通过那个转弯口的时候,听到前面黑暗里,传来了几声沉闷的水声,似乎有个什么东西正在水里潜行。

  我抓住老痒的手,将他手里的手电,强行转向水声传来的方向,马上,我就看见,同时水面上出现了一道三角的水痕,瞬间沉入水中。

  我还没反应过来那是什么,老痒已经一把拍开我的手,转头大叫了一声:“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