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1 怒海潜沙 第二章 双层墓墙

  文锦和三叔的背景完全不同,三叔是土溜子,要不是生在倒斗世家,肯定是个土匪,凡事先考虑个利字,看人也是从利字出发。文锦就不一样,她是留洋回来的,思想比较开明,对于倒斗主要是还是兴趣,而且边倒边考,所以听三叔这么一说,她首先考虑到的是这个古墓的考古价值,当时她就想把这个设想告诉她那些同学。

  沉船葬海底墓非常稀少,传说里用这种葬法的好像只有沈万三的儿子,所以文锦的想法应该是非常有良知的,但是三叔却有点为难,因为他一想到那些东西捞上来要充公就很不自在,但是文锦很有办法,一个微笑然后一个吻就把三叔从一个绿林好汉变成一个共和国的考古研究者,而且还是义务工作。

  当天晚上三叔琢磨了一宿,他从来没倒过海斗,又在别人面前夸下了海口,明天不表现还不行。他想了想,这海里也不能下铲,一来力气使不上,钉不下去,二来,就算挖出来了,海泥和陆地上的完全不同,他那点破经验完全没作用。他回忆了我爷爷笔记本里的记录,我爷爷的确是倒过几次海斗,但是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主要还是看地形。

  沉船葬海底墓,就是把陵墓修在一艘船上,然后在海里找一处谷地或者是海沟,把船砸穿,将墓沉下去,然后再在上面封上土,其实和陆地上一样,只是换到海里而已。三叔估计,他们待的地方,原来肯定是个小海谷,后来被填平了,在沉船的时候,四周必然需要很多锚来固定,如此说来,那锚落点的中心,或者偏一点的地方,肯定就是葬点。

  三叔越想越有道理,顿时信心十足,第二天气也顺了,他把那些人带下水,把那些个碇石全部用绳子连了起来,然后在中间标了个点,他在那区域内的几个地方都下了铲,果然,在中心偏东边的地方,他们发现下面有木头。

  接下来,他们用传统的定位法,竟然定出了一个“土”字形的巨大地宫,由两个耳室、两个配室、一个甬道和一个后殿组成,建筑面积大约有一千多平方米,其中后殿最大,长三十多米,宽十米多,看来是放棺材的地方。

  三叔呆了,心说乖乖,这个斗里是什么人物,看样子真不简单。这样的规模都比得上皇陵了。

  当天晚上,所有人都兴奋得睡不着觉,他们围在一起,一边吃鱼头锅海鲜一边讨论怎么进去,三叔给他们分析了沉船葬的结构,墓葬最怕水,现在不知道下面的冥殿里有没有进水,如果已经进了水,只要打个洞进去就可以了,他们都有潜水服,应该没有问题,如果下面还是一个密封的墓室,那就比较难办,因为一旦被凿穿,那水冲进去可能会造成灾难性后果,从探铲打上来的木片来看,下面应该还是有空气存在的。整个墓很大,很容易造成毛细结构,可能里面有几个房间里还存有大量的空气。

  三叔的这套理论是他多年盗墓的经验,说得那些书呆子一愣一愣的,最后,他把所有的难题都集中到怎么打盗洞上去了,这个水底都是沙子,定不住型,很容易就塌,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在水里被压住基本就是死路一条。最后他们讨论来讨论去,决定用土办法,那渔船上有炸鱼的炸弹,先用炸弹在一边炸出一个土坑,把上面容易坍塌的沙子炸掉,然后在下面比较结实的海泥里挖一个斜向下的洞,这个工程浩大,但是这些人全部都斗志满满。三叔估计了一下,大概要一个星期时间,可是那尸体还在船上,再不送回去就要发臭了。

  他们想了一个折中的方法,让大船先把尸体送回去,他们在小船上作业,因为那几天天气非常好,所以大家一点也不担心,他们把三只皮划艇绑在一起,然后把所有需要用的装备都搬到一块礁石上。

  第二天大船就开走了,三叔觉得有点不安,大船一走,在海上就一点保障都没有了,但是他们当时被那大墓冲昏了头,只想了一下就又投入到工作中去,那盗洞打得很顺利,比三叔估计的快多了。可是四天后,等到他们打到墓壁了,那船还没有回来,这些人开始担心起来。三叔知道现在只有继续工作才能维持一个良好的秩序,不然可能会出现恐慌,就一直安慰他们,并不时说一些鼓舞的话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他们在洞里清理出一块墓墙,三叔敲了敲,这些砖头是空心的,大概是为了减少整个墓穴的重量,不然就算船再大,船底也支撑不住,他看到每隔五米,就有一个钢笔直径的小孔打在墙上,看样子这个墓设计的时候,就是以水来封墓的,里面应该充满了水。他们入下心来,开始拆砖头。

  在进墓前其实三叔已经想过,在这水里,什么机关暗器都没用,因为海水阻力太大,如果有暗弩,就算没烂,那发出来的箭也是慢动作,陷坑也不可能,不要说根本掉不下去,就算掉下去了也能游上来,其他各种落石机关,要用水银击发的,在水里就完全不灵光,水银在水里流得很慢而且很容易扩散。其实这水就是一个致命的机关,古时候没有氧气设备,完全没可能去倒海斗,所以这个斗里有机关的可能性非常小。

  他们卸下墓墙,里面就是空洞洞的一片黑,三叔知道现在这些人都靠不住,让他们不要动,自己打起探灯钻进去,发现只往前一米,又是一道墙,这面墙壁的用砖比外面的那层大了很多,并且墙缝里封上了白膏土。三叔夹在两道墙壁之见,前后左右照了一下,发现他头顶上的内墙上,有一个半米长宽的正方形的墓道口,三叔一看就明白了个大概,看来要进这个墓,靠挖是不行的了。

  回到水面以后,他们爬上一个礁石开会,三叔说:“这个墓有两层墓墙的,外层墙和内层之间灌满了海水,然后在内墙上做一个通道往里面盘旋进水,这样的设计,里面肯定有一个空间是无水的,利用气压的原理将一部分空气留在了墓室里。现在不知道那个墓道有多长,明天我们下去三个人,每人带四个氧气筒,看看能不能撑到那里。”

  他们在那里讨论来讨论去,三叔肯定是要下去,其他两个名额需要筛选,因为如果里面没水,那情况就比较复杂了,可能会有危险,这个时候,文锦突然惊叫起来,他们吓了一跳,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坐的礁石竟然升高了,三叔往下看,本来离海面只有半米都不到,现在竟然有五米多。

  他意识到有点不妙,抬头一看天,只见远远的海平线上,一条黑线正在逼近。他们中有一个叫李四地的男学生,父母是渔民,他一看到这个情景,吓得嘴唇发白,说:“大风暴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