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1 七星鲁王 第八章 山谷

  三叔一皱眉头:“就光是人头?没身子?”

  大妹子说:“是啊,你说可怕不?自从那地方塌方之后,就没路可走了,骡子都进不去,你们要想去那儿,只能一脚一脚爬过去,我看就算到了那地方也只能干看看。前面有几批人马都去过那地方,那几个老爷子一看那山塌成这样就直摇头。”

  三叔看了一眼闷油瓶,看他懒洋洋的一点反应也没有,就问那服务员:“那山塌了之前,总有人进去过吧?”

  “有是有,不过我看他们进去几天,最后也就这样出来了,啥也没带出来,来的时候都开开心心的,出来的时候那衣服都跟要饭的一样,臭得要命,我爷爷说他们可能连斗在那里都没找到。怎么,你们几位也想去试试啊?”

  “瞧你说的,来了总要去看看。不然不白来一趟。”三叔呵呵一笑,也没再说什么。

  那服务员厨房去给厨房催菜,潘子就说:“看样子我们要去那大斗应该就在那地方没错了,可听这大妹子说的,我们这一车的装备,恐怕很难运到山里去。”

  “有装备有有装备的倒法,没装备有没装备的倒法。这战国墓,一般是直土坑,直上直下,没有墓室,不知道这个是不是一样,这我们还得到现场看,这墓有多大,埋的有多深,恐怕和我们以前倒的那些还真不一样。你看那山里塌出的人头,那就是我们老祖宗说的鬼头坑,那里肯定是以前他们人牲的陪葬坑。”三叔拿出地图,一指上面的一个圆圈,“你们看,就是这个地方,这地方离那主墓还远着呢,以前来的那些人,如果按照寻龙点穴的说法,肯定到这里就得停住,这里就是龙头,一般情况,墓肯定在这个下面,但是你们看,再往里走点,这个地方,是个葫芦口,你不往里走根本不知道里面还有洞天,这才是真正的龙头所在,设计这个墓的人,肯定非常了解寻龙点穴,特地在这里设了个套让他们钻。如果我不出所料,这假龙头的下面,必然是个机关重重的虚冢!”三叔看我们听得入神,得意地继续说,“要是没这地图,就是我们老祖宗来了,恐怕也得着了道儿。明天啊,我们就把必须要带的带上,轻装上阵,先去踩一下点,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就回来搬东西。”

  我们点头称是,再吃了一下子酒就都回房间去了。

  然后就是拆装备,这年头当然不用传统的洛阳铲子了,三叔拿出一把考古探铲,这铲子是用钢管一节一节拧起来的,你要多少就上多少根钢管,比那木把子的洛阳铲隐蔽多了,这战国墓一向都是十几米以下,所以省不了,这钢管收拾起来,每个人背十根,每人配一个铲头。潘子有把短头步枪,平时用皮套包得结实,现在也已经拿出来,这枪比那些黑市上买来的双管枪短了很多,可以放在衣服里别人也看不出来,他把这些连同几把子弹一起塞进他的背包里,三叔说,下去用双管枪根本连转身都没办法转。潘子这把短枪实用多了。我准备了只个码相机,一把泥刀,想想也没什么东西要带,本来俺不就是个实习土夫子嘛。

  一夜无话,一天的舟车劳顿,我睡得不知道多香,醒来的时候就觉得关节都酥了,我们匆匆吃了早饭,带上点干粮就出发了。那大妹子挺热心的,叫了她村里一个娃把我们带过去,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山路,那光屁股孩子一指前面:“就那儿!”我一看,果然,很明显前面的山勾勾是被泥石流冲出来的,我们现在就站在一条山脉和另一条山脉之间,这峡谷很长,雨季的时候应该是条河,但是给泥石一冲,又加上这几个月干旱,就剩下中间的一条浅溪。

  这两边的山都很陡,根本不能走人,而前面的河道已经被山上塌方下来的石头堵住了。

  我拍拍那光屁股娃的头,对他说:“回去玩去,帮我谢谢你姐啊!”

  那娃一伸手:“来张50的!”

  我一楞,那娃也不说话,就伸手盯着我,我说,什么50的?

  三叔哈哈大笑,掏出100块钱来给他,他一把抢过来,蹦蹦跳跳的就跑了。

  我这才恍然,也笑了:“现在这山里的小子也这么市侩。”

  “人为鸟死——“大奎念叨道,潘子踢了他一脚:“有文化不?为鸟死,你去为鸡巴死啊。”

  我们二话不说就开爬,这石头还不算松动,一会儿工夫我们就翻了过去,没那大妹子说的这么恐怖,倒是没看见她说的那些人头,这塌坡后面刚开始是一片峡谷,到后面就慢慢都是树了,到了远处,是一片茂密的森林,也不知道这样的生态是怎么产生的。

  这个时候我们看到那塌坡下面的峡谷里,有一个老头子正在打水,我仔细一看,妈的,不就是那领我们进洞的死老头嘛。那老头子猛然看到我们,吓得一下掉溪里去了,然后爬起来就跑。潘子笑骂了一声,叫你跑,掏出他那短枪一枪打在那老头子前脚的沙地里,那老头子吓得跳了起来,又往后跑,潘子连开三枪,每一枪都打在他的脚印上,那老头子也算机灵,一看对方拿他玩呢,知道跑不掉了,一个扑通,就跪倒在地上。

  我们跑下坡,那老头子给我们磕头:“大爷爷饶命,我老汉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才打几位爷爷的注意,没想到几位爷爷神仙一样的人物,这次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

  说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三叔问他:“怎么,我看你这中气足的,你什么东西没办法啊?”

  “实话不瞒您说,我这身子真的有病,你别看我这好像很硬朗,其实我每天都得吃好几副药呢,你看,我这不打水去煎药嘛。”他指了指一边的水筒。

  “我来问你,你这老鬼,怎么就在那洞里一下子就不见了?”

  “我说出来,几位爷爷就不杀我?”那老鬼看着我们。

  “放心,现在是法制社会,”三叔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是,是,我坦白,”那老头子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你们别看那洞好像就一根直洞,其实洞顶上有不少窟窿,那些窟窿都打得很隐秘,要不是你存心去找,根本发现不了,我就乘几位不注意的时候,站起来钻那窟窿里去了。等你们船一走,我再出来,那驴蛋蛋听见我的哨子,就会拉一只木盆过来,我就这样出去,事成之后,那船工鲁老二就会把我那份给我,其实我拿的也不多。”他突然想到什么,“对了,鲁老二呢?想必也栽在几位爷手里了吧。”

  潘子做了杀头的手势,“已经送他报到了。”

  那老头子先是一呆,然后一拍大腿:“死的好,其实我也不想干那事情,那鲁老二说如果我不干就连我一起做了,各位,你看我也是没办法,您就放过我吧。”

  “你少来这一套,”三叔说,“你住什么地方,怎么在这里打水?”

  “我住在那里头,”老头子指指边上一个山洞,“你看我一个老头子,有没田地,我儿子又死的早,又没房子住,现在也就是等死了,可怜哦。”

  “那你对这一带很熟悉喽,正好,要我们放过你也可以,你得带我们去个地方,”三叔一指那森林,老头子顿时就吓得脸色一变,“我的爷爷,敢情你们是来倒斗的啊,那斗你们不能倒啊!那里面有妖怪啊!”

  我一听,就知道有戏,这老头子肯定知道什么,三叔就问他,:“怎么,你见过?”

  “哎呀,前几年,我也带一队人去那里,说是去考古,我一看那就是去倒斗的,但是这帮家伙和其他人不同,我以前见到的那些小毛贼都是看墓就倒,那一批人,不瞒你们说,那气度,一看就不是一般人物,他们边上这些墓连看都不看,就直说要进这山沟沟里面,那时候我们村里就我一个人去过那地方,那些人阔气得很,一下子就给我十张大票子,我看到这钱就不争气了,带他们进了这林子,一直走,走到我以前到过的那地方,他们还要往前走,我就不肯咧,我说你十张大票子也不能买我的命啊,他们就说再给我十张,我说再给我一百张我也不干,他们那头头就翻脸咧,拿枪顶着我的头,没办法,只好再带他们往里头走。”

  他挠了挠头,继续说:“后来他们就说到地方了,这些人乐得啊,然后就在那里捣鼓什么东西了,说什么就在这下面,那天晚上我就喝多了,我们就找了个地方扎帐篷,我睡下去就一点知觉都没了,可等我醒来一看,你猜怎么地,这些人全不见了,东西都还在,火还没熄呢。我就害怕啊,就到处叫,可是叫了半天也没有人理我,我就觉得出事情了,心想反正他们也不在,我就溜吧,于是撒腿就跑。”

  那老头子好像回忆起看到什么恐怖的景象一样,眯起眼睛,说:“才跑了没几步,我就听到有人叫我,我头一回,看见一个他们队里的女的在朝我招手,我正想骂呢,怎么一大早就跑得一个人都没了,突然我就看见她身后有一棵大树,张牙舞爪的,往树上一看,还了得,我看见这树上密密麻麻的吊满了死人,眼珠子都爆了出来,我吓得尿都出来了,跑了一天一夜才跑回村里。您说,这肯定是个树妖啊,要不是老汉我从小吃实心肉长大的,我肯定也被这妖怪勾了魂魄啊。”

  三叔叹了口:“你果然也是个吃实心肉的!”然后挥了挥手。潘子会意的把这老家伙绑起来,有他带路,我们能省很多事情呢。

  这老头子一百个不愿意,也没有办法,按他的说法,到他说的那个地方要一天时间。大奎在前面开路,我们加快了脚程,边走边看地图,希望凭着地图和那老头子的记忆,能在天黑前赶到那里,我们走了有半天时间,一开始还能说话,后来就觉得怎么满眼的绿色绿的眼睛发花,人不停地打起哈欠,直想睡觉。突然,那老头子停住不走了。

  潘子骂道:“你又玩什么花样?”

  老头子看着一边的树丛,声音都发抖了:“那……是……什么东西?”

  我们转过去一看,只见那草丛里一闪一闪的,竟然是一只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