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最恐怖的现场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黄雨青 发表时间:2016-12-21

    10.泄露
    这一夜,顾今朝又回到那个神秘的梦境里。
    这一次,他活动的空间更大,从房间来到了走廊,下了楼梯,来到客厅。他看到了一对中年男女正猛烈责骂着他的姐姐,姐姐哭着回了几句嘴,结果又挨了中年男人几巴掌!
    尽管顾今朝不认识眼前的人,却很清楚那对中年男女是他的父母。
    中年男人冷冰冰地说:“回房间好好反思,想想自己错在哪儿。”
    姐姐抹了抹脸,走到楼梯前,她看到了顾今朝,冷冷一笑,低声道:“是你告的密吧。”
    顾今朝不明所以地摇摇头。
    他突然感觉周围的光影急速地发生着变化,墙上的时钟快速地转动,原本明亮的屋内,开始变得昏黄,最后急速变暗,当时钟的时针在11点位置停下时,顾今朝发现周围已经坠入黑夜。
    顾今朝上了楼梯,想回到房间一探究竟,在门口他突然听见里面有动静。
    门没锁,他轻轻一推,就开了一条缝隙。他透过缝隙一看,房间里的台灯散发着灰黄的光,有一对年轻的男女正站在窗前,互相拥吻着。
    “陈艺芝,我想和你在一起……”
    “顾大哥……我们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吗?”
    沉浸在爱情中的情侣正互相表达彼此的爱慕,丝毫没有留意到房门外的他。尽管只看到男孩的侧脸,但是顾今朝还是一下子认出来,因为这个男孩他太熟悉了,在他二十年的岁月里,这张侧脸曾经无数次在他面前划过。
    我到底看到了什么?这个梦到底想告诉我什么?现在的我是谁?
    无数个谜题充斥着顾今朝的脑海,他一下子整理不过来。
    陈艺芝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顾今朝拼命思考着……好像是在父亲的梦呓中。
    11.打胎药
    徐老太太年事已高,身体仍旧健朗,最近却因为儿子的死,显得有些萎靡不振。
    此刻她盯着两位不速之客,一脸不明所以。
    “你们是公安?来查案的?是不是田枫的死另有隐情?”
    “不是,”张起风礼貌地回应,“田枫的自杀并没有任何疑问,有疑问的是他的遗书,里面牵涉到了一件陈年旧案。”
    “不会吧,我家田枫犯法了?他那么老实的孩子,能犯什么法?”
    “您认识住在古庭巷里面的陈耀庭、吴若兰夫妇吗?”
    “没印象。”
    “对了,他们的大女儿陈艺芝,年纪和田枫差不多大,说不定还是一个学校的,您听说过吗?”
    “艺芝啊,”徐老太太像想起什么一样,连连点头,“这孩子我知道,当年经常来我们家的女孩子,长得特别漂亮,所以我印象很深刻。”

    “也就是说,两人很要好?”
    “是的,几个孩子都玩得挺好的。”
    “几个孩子,也就是说还有别人?”
    “是的。”徐老太太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还有个姓顾的孩子!”
    “姓顾?”张起风瞬间想起一个人,他急忙问,“那这几个人之间关系如何?后来怎么样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只知道田枫上了高中后,艺芝就很少过来了。”
    “对了,”徐女士一拍手,“说到这,我想起个事,好像是1994年的年底吧,曾经有个男人来我们家找田枫他爸买了包药。田枫回来撞见了他,眼神就有点怪。他问我们那个男人买了什么药,随后就跑出去了。后来我才听说,那男人就是那个艺芝的爹。”
    张起风赶紧问:“艺芝的爸爸来买药了,什么药?”
    徐女士小声说道:“是打胎药。”
    “什么!”
    张起风和小谢同时感到讶异。
    20年前,陈家有一个人怀孕了。
    那个人是……
    徐女士咧嘴笑道:“不过,那药吃不死人的。”
    小谢疑惑地问:“什么叫吃不死人?”
    徐女士说:“就是打胎药是假的,我也不怕和你说,我丈夫家虽然自称世代行医,可是留下来的方子,没几个管用,所以打胎药,也没用!
    ”我们这地方小,一有点风吹草动,就传得满城风雨。来这里买这种药的人,多半是做了丑事,害怕闲言碎语,不敢去正规医院。他们发现药是假的,也不敢声张,所以嘛,我们这生意还做得下去。“
    张起风和小谢同时无语。
    离开了田家后,张起风叹气:”没想到当年的案子还有这个细节,是我们疏忽了。“
    小谢推测道:”田枫遗书里那个’她‘应该就是陈艺芝,那么当年陈艺芝会不会是怀了他的孩子?可是田枫不想毁了前程,想去谈判,没想到谈崩了,所以才……“
    张起风摇摇头:”我不认为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可以杀掉一家四口,还能把现场清理得干干净净。所以我一直认为真是灭门案的话,最起码要有两个人以上。但是,田枫在这案子里一定扮演着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我们现在要查清楚的,就是他做了什么?“

    那个空无一人的屋子是结果,而现在他们还原的是整个过程。
    小谢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接了电话,说了几声”我就去“,随后就挂了。
    张起风问:”有事?“
    小谢道:”最近发生一宗杀人案,一个女学生被人用石头砸死后扔在臭水沟的。现在的人啊,做事真他妈狠。“
    张起风惊讶道:”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小谢道:”局长说你好不容易放个假,别打扰你。你平时也不喜欢看电视。“
    张起风问:”那现在有线索吗?“
    小谢苦恼道:”有是有,锁定了一个嫌疑人,但是她却有不在场证明。刚才又有个电话,说有新线索。“
    张起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好好加油,争取立个功!“
    告别小谢后,张起风顺着几天前跟踪顾胜利时走过的路,不紧不慢地走了20分钟,又一次来到了顾胜利家。他走到小卖部,意外地看见顾胜利就在小卖部里头。他正坐在低矮的桌子旁边和马老头聊天。
    马老头看到张起风,立刻转头对顾胜利说:”就是他,几天前就是他向我探听你的消息。“
    面对顾胜利疑惑的眼神,张起风神色自若地进了小卖部,拿了一罐可乐,扔下三块钱,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慢悠悠地说:”我是警察,要看证件吗?“
    马老头和顾胜利立刻呆住了。
    张起风找了张小板凳坐下,随后问:”你认识陈艺芝吗?“
    顾胜利的脸色一下变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不安地说:”她不是失踪好多年了吗?怎么了,有她消息了。“
    张起风摇头:”没有,不过有线索,田枫你也认识吧。“
    顾胜利点头:”认识,初中时都是同班同学。不过上高中以后就很少一起玩了。我和艺芝上的是中专,而田枫上的是重点高中。那个年代,能上重点高中的都是什么水平你也知道吧,田枫和我们根本不一样,他是个有志气的人呢。“
    ”话说中专在那年代,也不是很好。“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听说了个事,陈艺芝很早就有了孩子,是真的吗?“
    张起风留意着顾胜利的神色,却发觉他似乎没什么异常,他不咸不淡地说:”鬼知道呢,我又不喜欢这些八卦,中专是挺乱的,但是好学生也很多。“
    随后他又问:”你查这些是要做什么呢,警察先生?“
    张起风坦然道:”当年的案子是我负责的,却一直没破案,我很不甘心。“
    顾胜利笑了:”我觉得你想复杂了,那个年代各方面都很落后,那家人可能是欠钱跑了,也有可能像你所说的那样,艺芝怀了别人的孩子,一家人觉得无脸见人,就跑到外地去了。“
    马老头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你们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
    张起风叹气道:”也许是吧,我做警察太久了,遇事总是喜欢先假设最坏的结果。“
    张起风告辞后,顾胜利也跟着走出小卖部,他盯着远方的背影,眼神突然变得很奇怪。
    20年前那个秘密,他并不想让人知道。
    他不想失去一个亲人。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最恐怖的现场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cp/25161.html
上一篇:新聊斋志异之红玉    下一篇:我的叔叔是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