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第三起命案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叶莫 发表时间:2016-04-29

    引子
    白龙村有着两起非常蹊跷的命案!十七年前,一名叫白秀的女生,在高考前夕吊死在自己家里。过了三年,又有一个叫李慕白的男生,竟在白秀家里上吊自杀了!
    这还不是最奇的,最奇的是,在李慕白死时,他的胸口前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冤魂索命。
    而这四个字,赫然是已死的白秀的字迹!
    一、陈年旧案
    路嗣理这次来白龙村,就是为了查这两起离奇命案。
    白龙村距离市区不远,这些年仗着山青水秀,果实丰饶,发展的度假旅游很受欢迎。
    这次,路嗣理便先在网上订好房间,之后才和姜岩一起过来的。
    屋主王叔王婶,据说是白秀的远方亲戚,当年白秀的事情出了后,白父白母伤心了好几年,之后好不容易又添了个大胖小子,生活刚有了点盼头,不想又出了李慕白那件事,便索性搬家,离开这片伤心地了。
    路嗣理一进门,便迅速地扫视了一下小楼的格局。
    正对大门的是一栋两层高的小楼房,二楼明显是后加的。左手边相连的两间房,头一间是厨房,后一间堆放着不少麻袋,应该是存放粮食、杂物之类的小仓库。右手边只有一个大间,里面停着一架石磨。
    与路嗣理同住在王叔王婶家的,还有两男两女四个年轻人,其中,解正扬和齐家珠是—对,霍明和李静是—对。
    他们四人在一个专门讨论全国各地灵异事件、凶宅鬼地的论坛上玩,这次来白龙村,是一个叫不买梨的人组织的。
    据李静说,这次的房间也是不买梨订的,他一口气订了一楼的三间房,说再拉上几个人来,结果连他自己都不见人影了,手机也打不通。
    六个人全是冲着白秀事件来的,于是客套了几句,便拐弯抹角地问起来当年的白秀自杀案。
    王叔一点儿也不介意,一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二是也被人问得多了,因此便耐心地讲起了整件事情的始末。
    当年,白父白母就白秀一个独生女,在那个年代,农村的孩子没几个上学读书的,更别说女孩子了。偏偏这白秀一路念到了高中,且成绩优异,总是前三名。


    事情就这么来了。
    一日,白母正在家里捡黄豆,突然,一个自称李慕白的男生跑进来,说他是白秀的同学,白秀上课时昏倒了,现在正在医院里躺着,老师特意叫他来通知白秀的家长一声。
    白母一听,立刻和白父上医院去了,幸好医生说只是贫血,没什么大事。可是白秀却对李慕白的态度很奇怪,不仅不理不踩,甚至可以说是恶言相向。
    这日,李慕白来送白秀的模拟考试成绩,白秀一见他,便跑到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白母看李慕白也眼圈红红的,便问:“你……是不是在跟我家秀儿处明友?”李慕白脸色微微一变,过了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
    那个年代,十八九岁找对象、结婚再正常不过了,所以白母非但没觉得不好,反而还松了一口气。
    自从李慕白走后,白秀就一天天好起来,但就是不想回学校了。白母去学校跟老师请假,没想到老师们倒很痛快地答应了,说白秀成绩那么好,就让她在家里复习吧,只要下个星期别忘了参加高考体检就行了。
    白母回到家里,把老师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白秀,还以为白秀会松一口气了,谁知道她却倒抽了一口气,眼睛都直了,白母喊了她好几声,她才回过神。
    当晚,大家都按时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白父白母发现小仓库的门虚掩着,而女儿挂在房梁上,动也不动了。又急又痛的白父用两把凳子叠起来,才把女儿的尸体抱了下来……
    王叔道:“警察说,白秀应该是头天晚上十点到十一点多死的,且仓库里没有外人进入的痕迹。”
    路嗣理提议去仓库实地看一看,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
    仓库的横梁很高,从横梁到地面有三米,扣去绳索垂落的五十公分,和白秀一米六的身高(减去套入绳套、头部的二十多公分,实际是一米四不到的高度)。
    白秀吊死的那根绳子本来就不长,也就一米多一些。穿过横梁以后双起来,也就是五十公分左右。
    再考虑到可以踮起脚尖约十公分,白秀要想自己上吊还得解决一米的高度。更不用说,她要怎么将一米多长的绳子穿过横梁,再打好结?
    可如果是他杀的话,虽然不容易,也还是有可能的。
    白秀当年的那本日记还在证物库收着,路嗣理翻过好几遍,字迹十分清秀。与其说是日记,还不如说是写给某人的信。
    通篇都是我来你去,内容无非两个人一起在教室自习,或是一起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看小说……既没有出现白秀的名字,更没有出现李慕白的名字。
    只有某一篇写到,两个人偷偷到校外走一走,却正好碰上了一个同学,好在这个同学的名字却是有的,于是警察找到了那个同学,他说自己当时碰到的就是白秀和李慕白。
    而且据这个同学证实,两个人当时似乎在争吵,白秀哭得很厉害,李慕白低着头不说话。这一段补充,让白秀和李慕白之间的矛盾不再是影影绰绰的猜测。
    日记的最后几篇,也—下子转变了风格。由之前的蒙眬爱恋变成了痛苦自责。这一转变,和两人之间的矛盾也形成了呼应。
    路嗣理还记得日记的最后是这样写的:是我对不起你,你—定很生气吧?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怪你。
    最后一篇日记的时间,正是白秀在学校突然昏倒的前一天。
    李慕白这才被警方怀疑上了。
    白秀死的时间,李慕白提供不了不在场的证据。当警方把白秀的日记放在他的面前时,李慕白忽然情绪失控了。他痛哭流涕,但是始终没有再说别的话。
    最后,警方还是放了李慕白。因为现场实在太干净了——没有留下任何可以指证凶手的蛛丝马迹。
    李慕白上大学之后,依旧年年去白秀的坟头看看。
    到了第三年,他竟找到了白秀家,跪在白父白母面前,痛哭流涕……
    当晚,李慕白留在了白秀家。可是第二天一早,李慕白死了。
    他吊死在小仓库里,和白秀一样,脚下没有任何可以垫脚的东西,而留在他胸口的“冤魂索命”四个字,恰恰是白秀的字迹。
    警方当然不相信鬼魂作案,他们怀疑是白父白母为女报仇,杀了李慕白。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9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第三起命案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cp/18275.html
上一篇:隐形谋杀    下一篇:皮影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