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租房恐怖故事之暗房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孤星傲月 发表时间:2016-04-23

    人,总有很多好奇,他们总是关心着其他人的故事,甚至于他人的隐私,所以很多人是变态的,他们虚伪的外表总隐藏着一只偷窥的猫,似在等待一只老鼠的出现,然后捉住它,最后把它玩弄于鼓掌之间。那种玩弄的感觉总会让猫喵喵叫不停。那种叫声总让我产生一种幻觉,猫在笑。
    我很喜欢看国外的一些恐怖片,尤其是涉及到针孔摄像头或偷窥的电影,可惜我总记不住他们的片名,不过我对《楚门的世界》总记忆犹新,它不是恐怖片却让我感觉到比恐怖片更恐怖的微妙感觉。一个被设计了的人生,一个被无数微小摄像头包围的世界,多么恐怖。
    当我三十岁那年,我照顾的一个没有孩子的老人死了,他在单身前是一个谍报工作人员,他跟我讲了很多谍报工作的故事,我总是被吸引,那种娓娓道来,然后听到自己心跳的砰砰声,这样的感觉是多么的奇妙。他说他监视过很多人,那种监视他人的感觉让他终身难忘。他还经常提起他和一个外号“黄皮子”的战友监听日本某一处军事基地的故事。我也对此深感趣味。可他终究老去了,他不再做谍报工作是因他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偷窥了他妻子,结果发现妻子有外遇。他终究老去了,成了历史,成了我记忆里的东西,但他在郊区留给我一套房子。我开始并不知道他有这样一套房子,当律师找到我并交给我一串钥匙和一句“孩子,路在自己的脚下,黄金就在眼前。”的遗言后,我呆了将近一分钟。但当我看到那房子,我几乎傻了。
    这是一套独门独院的房子,一共两层,但内部有一个小阁楼,算是三层吧。房子里一共有五个单间,其中不包括那个小阁楼。第一层两个房间,第二层两个,四个房间都是在一边,我觉得那个楼道以前应该是个阳台,但现在封闭着,几个大大的方口像要吃人一样开着,我想那以前应该是窗子,只是现在没玻璃和架子了。那个小阁楼在那幢房子的背面看就像是一面墙,在墙内有一个楼梯到阁楼,阁楼分出四个通道到四个房间,更形象的说,四个房间被一面的楼道和阁楼这边伪装的墙给包在中间。设计得很巧妙。若不是老人在遗书上说这是一套要好好打理的房子,我是不会注意到这个的。
    这栋房子的院子不大,却有一颗很粗壮的老树,开始我不知道这树叫什么,但当我知道为什么有这树的时候,我给他起了个名字“窥者”。因为我在院子里发现了一个通道,整个房子和院子的地底全是通道,他们互相纠缠,像个蜘蛛网,每个地方都可以观察到地上的情况,而那棵树其实是棵假树,做的非常逼真,中间是空洞,可以直接从那中间空的地方出来。我猛然感叹,真是了不起的遗产。我忽然有了个好主意,我决定把房子出租,因为我在回程的路上发现房子不远的地方总有一些学生摸样的人来往,他们是这附近的一所军校的学生。
    于是,我把房子装修了一下,三个房间住人,二层最里面的一个房间被我用来当做浴房。我把那个阁楼也弄了下,完整的监听设备,二十八个全美国制造军用针孔摄像头和一整面墙壁的屏幕。我把那些微小的玩意放到了房间的每个角落,并且还把窃听器安装在一块地板里。我很满意,因为我很快把房子出租出去了,我知道他们是为了那便宜到不可想象的房租而来的,我让他们住进来了。
    一层的外间住着一对大学生情侣,男孩叫黄平,女孩叫菲菲。他们来的时候看到房间很满意,房间够大,采光也不错,我看着他们手牵着手,但女孩有些腼腆,一看就知道她是涉世未深的女孩。男孩很健谈,和我聊谍报,侦探,他应该是一个对此很有兴趣的人。一层里面的那个房间住着一个叫小倩的女人,她不是学生,三十岁左右,很漂亮,很时尚。她来的时候带着一个很大的木箱子,她自己吃力地拖进去了,不是我不愿意帮她,是她拒绝了我的好意。二楼的那个房间住着一个男生,长的很胖,人白嫩的很,他的名字很有诗意,叫欧阳花月。他似乎有断袖之癖,因为我看到他满屋子型男照片,施瓦辛格,泰山,贝克汉姆,竟然还有陈小春,这到底是什么爱好!太多了,很多我都不认识,但我很佩服他能搞到这些照片。他很干净,屋子整整齐齐的,每周不同的男人来到他这里都会说他的屋子很温馨。就这样,我们相处起了,虽然他们还不知道房东和他们几乎天天住一起。


    第一周,一切很正常,那对情侣很保守,他们来这从未有过越界的行为,我很好奇那个男生为何不采取一些积极的动作。他们的聊天也很有趣,他们总是在讨论学习,女孩说书上的知识,男孩却总说军队或一些机构的谍报。我很喜欢他这样,让我回忆起我那个纯真的年代,不过我记得那时候我总是有过多的经历,总是充满各种过多的想法,但可悲的是我的处男生涯是在一个风尘女子的床上结束的,因为我太过孤僻,一直没女孩子喜欢我。看着他们在房间里的行为,我都会微笑。而那个漂亮的女人总是很晚回到房间,她走路总是很轻,每次她都会忽然出现在摄像头前,我会被吓着,但倒带的时候总会看到她从进院子和房间都留下了身影,否则,我会以为她是个女鬼。她目前还是很神秘的,总孤单地进出,没有表情,板着脸的样子和一些鬼片里的冤鬼一样,让人感觉很不舒服,但她很美。二楼的那个胖子也很守规矩,他从不让其他男人留夜,我觉得他应该是把自己当女主角的,我以前并不了解这个群体,自从观察了欧阳后,我才明白他们也和普通情侣一样,也有爱恨情仇,也有各自的喜好,也会为一点小小的事情吵架。他们让我对这个独特的群体的生活方式有了深刻印象。他虽然是个军校学生,但他和那些他的爱人说起话来就像一个成年人那样,若是一个不知道他有断袖之癖的人,和他相处就会发现他温文尔雅,对人很热情,有时候不说话,总倾听他人的故事,而且我还发现他总会帮人保守秘密。
    一切的不同来自于一个小小的误会。那天下着雨。黄平回来的时候看见了早早归来的小倩,当时小倩被雨淋湿了,那些时尚的衣服变得有些透明,我看到黄平眼睛都看直了,而小倩似乎没注意到,还对着黄平一笑,我也呆了,这是第一次看到小倩微笑,那微笑太有杀伤力了。只是不美的是黄平的女友菲菲看到后很生气地先走进了房间,黄平就急忙跟上。那夜他们生了很久的闷气,黄平还对天发誓只爱菲菲一个女子。但可笑的是就在同时,一声闷雷响起来,菲菲害怕地躲进黄平的被窝里。我看到黄平很兴奋,被窝里的菲菲不停的扭动身体,我想今夜是不是要发生什么呢,但菲菲对黄平说了句“你答应过我的”后黄平不再动,但我看见他眼睛里的欲望一直在燃烧。我不住地鼓励着黄平要努力,但他一直把欲望关在眼睛里。我骂了句“没种”,后就不再看他,把屏幕切换到小倩的房间,看看她在做什么呢?

    屏幕里,小倩刚洗好回到自己房间。哦,对了,我忘记说我在浴室里安装了摄像头,但没在淋浴间安装,主要是我对这方面的故事已经没有年轻时候那样兴致勃勃了,但这个有意的安排却在日后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此刻的小倩正坐在床前发呆,她一直看着那个木箱子,我把镜头拉近到小倩的脸上,我还是对刚才那张笑着的脸记忆深刻。她的嘴唇有些发白,但樱桃小口紧闭的时候有一种异样的魅,她的鼻子很高,就像外国人那样,当我看到她的眼睛的时候被吓了一跳,她正用一种恶毒的眼看着我,似乎她真的看到我了,有那一瞬,我真的有些害怕,急忙切换屏幕到其他地方。
    等我狂跳的心渐渐安静下来的时候,我看到黄平正把他熟睡女友的被子掀开,黄平的眼睛里还是很多欲望在燃烧,接着他用颤抖的手解开菲菲的睡衣……我看到了他有些微微的兴奋,心中暗暗赞叹黄平这小子真行。黄平盯着眼前诱人的菲菲一动不动,最后他自己帮自己解决了。我有些失望,心中却在琢磨着怎么才能放大一个人内心欲望的怪兽。然后我把镜头切换到欧阳花月那里。我实在不敢小看他了。
    此刻,欧阳花月正和一个人打电话,他慵懒的躺在自己粉红色的床单上,他一个手拿着电话,一手在床单上画着圈圈,他聊得很开心,和那个人约定了见面的时间,他与那人还说了这里房客的情况,他特别提到了黄平,我看到他提到黄平的时候显得十分亢奋,一种莫名的笑在他的脸上绽放。我忽然有了个主意,我要让黄平和他发生点什么,于是我关闭了屏幕,躺在暗房里的那个小小的床上构思起来。
    这是礼拜天,我光明正大地来到房子里,然后我开始打扫卫生,我故意弄得很大声,黄平和菲菲被我吵醒了,他出来看到我很惊讶,问我为何来这做卫生。我胡乱地解释了下,并说让他保持屋子的干净,我会时常来看看的。我故意打翻了水桶,二楼的欧阳花月也下来了,他很疲惫,我心中对此有数,因为我昨晚看到他的伴侣到很晚才离去。他们见我一个人做卫生,都不好意思了,于是他们也一起打扫起来。
    “房东先生,我想,你是不是可以把淋浴室里的那个门修理下,前两天忽然坏了。我们使用起来有点不方便。”菲菲小声的说。
    “哦,好的。等会就去。”我很随便的说。其实那个锁是我弄坏的,在一次黄平洗澡的时候,因为我发现他们总是黄平先洗澡,然后是欧阳花月,最后是菲菲。这次坏锁事件让黄平对欧阳花月很有意见。
    我故意等黄平和欧阳花月不在旁边的时候与菲菲说:“锁坏是什么时候?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啊。”
    菲菲有些脸红地说:“在一次我男朋友洗澡后,他说他洗的时候还是好的,等他出来的时候就莫名其妙坏了。”
    我看见菲菲偷偷看了欧阳花月一眼,心中暗笑,嘴里却说:“有这事?”然后我压低声音说,“欧阳他有特殊爱好,你和你男朋友要当心点。”
    我故意把她和她男朋友分开说,她显然中套了,很不安的说:“我也当心他偷窥我洗澡。”
    我故意一惊,用很关心和微微带有唏嘘的语气说:“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欧阳有断袖之癖。”
    菲菲有些惊讶,看了我一会儿,然后不确定地说:“房东先生,是不是搞错了?”
    我一笑,让她自己观察。此刻,欧阳正用迷离的眼神看着在擦窗户的黄平,因为出汗,黄平脱去了上衣,军校里锻炼的肌肉在阳光下显得那么有活力,随着黄平的动作展示出深深地爆发力。我想欧阳也在这么想。欧阳随着黄平的动作左右摇动,他简直要像狼一样扑上去了。我心中真想帮欧阳一把,但这不在我的计划之内。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12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租房恐怖故事之暗房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cp/18231.html
上一篇:盗墓鬼故事之墓途    下一篇:工地惊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