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死刑犯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Nichy 发表时间:2016-04-07

    楔子
    幽暗的长廊,三十多个板寸头依次排成一列,没有人说话。走廊的尽头,狱警们正对他们逐一搜身。
    赵刚随着人流缓缓向前,脚镣发出轻微的“哐哐”声,在寂静的空间显得格外刺耳。他是死刑犯,离开牢房就得戴上镣铐。
    远处的铁门不断打开、关上,走廊上的囚犯越来越少。赵刚用力咽一口唾沫,眼睛的余光瞥向距离自己六七步远的狱警,暗暗深吸两口气。
    十三个月前,他因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缓刑两年。三百九十六个日夜,他一直在等待今天;千万次,他在脑海中推演每一个细节,就只为当下这一刻,只为杀了他!
    就是现在,我只有一次机会!
    赵刚猛然抬头,双目紧盯某个后脑勺,疾步上前。
    “你干什么!”狱警从腰间抽出警棍。赵刚置若罔闻,戴着手铐的双手快速套住男人的脖子。男人表情一窒,手铐勒得他的脖颈生疼,濒死的恐惧令他不顾一切地反抗。
    赵刚全身紧绷,额头青筋暴凸,一声不吭地拖拽男人后退。他每后退一步,镣铐就发出刺耳的“呯呯”声,周围惊呼声一片。
    转眼间,警铃声大作,此起彼伏的呜鸣摄人心魄,犹如地狱的丧钟。
    赵刚勾起嘴角,眼中闪过难以名状的决绝。他不慌不忙地从衣袖中抽出一片竹篾,双手拉住竹篾的两端,锋利的篾条似一把利刃,箍住男人的脖颈。
    狱警们蜂拥而至,离他最近的狱警高声呵斥,一棍子打在他肩膀上。赵刚闷哼一声,抬头看他,哑声道歉:“对不住。”话音未落,他的双手死死勒紧竹篾。
    狱警来不及反应,一股温热的液体喷洒在他脸上,伴随着浓烈的血腥味。顿时,所有人鸦雀无声,唯留警笛声在冰冷的铁窗间嘶叫。
    炙人的沉默中,电击枪打在赵刚的后背,他与男人同时倒地。他痉挛了几下,艰难地转头看去,男人双目圆睁,已然没了呼吸。
    当天下午,他被单独监禁。之后的几天,他像行尸走肉一般浑浑噩噩不知晨昏,直到有一个声音告诉他,最高法院核准了他的死刑,他将在8 月10日下午两点被执行死刑。
    他如释重负,笑问:“今天是8月7号吧?”
    一、2015-08-07 12:58
    第一天距离死刑执行还剩73小时。
    午后的阳光灼热地炙烤大地,烈日下,十六七岁的少年在山海市公安局的铁门外徘徊。他身形消瘦,双颊煞白,整个人看起来萎靡不振。


    程梓文下了出租车,与少年擦肩而过。突然,他脚步略顿,回头看了一眼少年。四目相接的瞬间,少年像受惊的小白兔,戒备地盯着他。
    程梓文礼貌地笑了笑,转身步入公安局大门。少年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半晌,他好似终于坚定了决心,大步往里走。
    “同学,你找谁?”保安拦住他。
    少年颤声回答:“我,我是来自首的,我杀了人。”话音未落,他撒腿往大厅跑去。
    “赵鸿宇?”易蓝推开大厅的玻璃门。几分钟前,程梓文通知她,有人在大门口等她,“你找我?你舅舅呢?”据她所知,这个时候少年应该在戒毒所。
    “我……”少年转身想离开,又硬生生止住了脚步。他见易蓝拿出手机,疾走几步大声呵斥:“别给舅舅打电话!”
    他一把夺过手机,嘴里喃喃,“我是来自首的,是我杀死妈妈的,我才是杀人凶手!”
    少年名叫赵鸿宇,是赵刚的儿子。赵刚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缓以后,他便与舅舅一起生活,直至最近被送去强制戒毒。
    赵刚杀妻案发生时,易蓝还没有从公安大学毕业,并没有参与那桩案子的调查,她在案子宣判后才结识了赵鸿宇甥舅。
    当下,她轻拍赵鸿宇的手背,试图安抚他。她已经注意到,他眼睛充血,双手微微颤抖,这是毒瘾发作的症状。
    今天市里有联合行动,局里只剩文员和她这样的菜鸟警察。她柔声说:“鸿宇,不如去我的办公室……”

    “你不相信我,你们都不相信我!”
    赵鸿宇歇斯底里地叫嚷,双手抓住易蓝的肩膀使劲摇晃。
    “你,你干什么呢!”扫地阿姨冲赵鸿宇举起拖把作攻击状。
    赵鸿宇微微一愣,突然大吼一声,用力推开易蓝,愤怒地控诉:“你们又想把我绑起来!”他从腰间拔出匕首,径直朝扫地阿姨扎过去。
    易蓝赶忙抓住他的肩膀,他回首就是一刀。易蓝后退一步,被身后的台阶绊了一下,打一个趔趄。赵鸿宇伸手揪住她的衣领,匕首顺势抵住她的脖颈。众人纷纷惊呼。
    “大家别激动!”易蓝冲四周摆手,“我认识鸿宇,他不会伤害我,是不是鸿宇?”
    赵鸿宇吸吸鼻子,他一手箍住易蓝的脖子,一手握着匕首抵住她的颈动脉,颤声威胁:“你们都别过来!我要见曹队长……不,我要见局长!我爸爸是冤枉的,我才是真凶!”
    “鸿宇,你听我说……”
    “我不要听!”赵鸿宇摇头,双手抖得更厉害了,“谁都不许动!”
    大妈吓得腿软,哆哆嗦嗦迈不开步子。易蓝又急又怒,赵鸿宇才十七岁,他此刻的行为已经构成刑事案件,会影响他一辈子。
    “你别乱来。”程梓文从人群中向前迈一步。“别过来!”赵鸿宇全身戒备地盯着程梓文。
    程梓文后退半步,双手举在耳侧,小心翼翼地说:“局长不在办公室,我帮你把局长叫过来。”
    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他右手的食指与中指间夹着一个证物袋,袋子里有少许白色粉末。
    当赵鸿宇的目光触及这些粉末,视线便再也无法移开,他不由自主押着易蓝上前半步。
    易蓝紧抿嘴唇,她已经猜到程梓文的意图,但私自拿取物证,特别是毒品,这是严重的违纪行为。她用眼角的余光评估周围环境,想要找机会一举擒住赵鸿宇,却见程梓文对她微微摇头。
    “你想要这个?”程梓文把证物袋拿在左手,在赵鸿宇眼前晃了晃,续而伸出左手,商量道,“你把易警官放了,我就把袋子给你。”
    赵鸿宇急切地上前两步,又慌慌张张后退一步,他喃喃道:“我才是真凶,是我杀死妈妈的。”
    “你不想要吗?”程梓文微微蹙眉,再上前一步,他向易蓝使了一个眼色,对着赵鸿宇笑道,“既然你不想要,那我拿走了。”
    易蓝收到他的暗示,就在赵鸿宇下意识想去抢夺证物袋的那一刹那,她抓住他持刀的右手,使尽全力拽着他往墙壁撞去。
    赵鸿宇懵了。易蓝抓着他的手腕撞击墙壁,一连撞了三下,匕首“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她踢开匕首,拧着赵鸿宇的手臂顺时针一百八十度旋转,把他死死压制在墙壁上,回头命令程梓文:“把证物袋留下!”
    “证物袋?”程梓文一脸迷茫,嘴角却掠过若有似无的笑意,恍然大悟一般询问:“易警官,你说这个?”
    他转身拿起一旁的马克杯,无辜地解释:“只是奶粉罢了,刚巧我下楼泡牛奶。看,还是热的。”他扬了扬杯子。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11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死刑犯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cp/18121.html
上一篇:绞刑架之丢失的四月    下一篇:夜谭记之无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