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心癔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公子浮苏 发表时间:2016-03-29

    1 诱发
    初秋的午后,天阴沉沉的,钟显独自坐在弘毅广场的长凳上,呆呆地凝望市公安局刑侦总队的方向。
    他是神经生物学教授,一个多月前,在协助警方抓捕罪犯的过程中,他被凶手刺伤。唐子希一直在医院守着他,可是他出院后,她再没有回过钟家。
    唐子希是市公安局的刑警,她的父亲是钟昱的老师,他几乎是看着她出生的。十年前,唐子希的父母意外过世,钟昱就是她唯一的亲人。
    “钟昱?我是葛涛啊,我们是大学同学。”一个中年男人大步走向钟昱,微笑着对他伸出右手。
    钟昱稍一迟疑,伸手与他握了握,客气地说:“您好。”他在大一的时候罹患精神分裂症休学,大多数同学他都不记得。
    葛涛见他态度冷淡,讪讪地告辞离开。
    钟昱目送他远去,拿出湿纸巾擦了擦右手,举步走向不远处的海洋馆。
    突然间,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笑盈盈地看着他,他原本灰蒙蒙的心情瞬间变得明亮了。
    唐子希迎面走向钟昱,挽起他的胳膊低声抱怨:“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了半个多小时了。”她穿着糖果色T恤衫,扎着马尾辫,正是最美丽的年纪。
    钟昱有些局促,试图拉开两人间的距离。
    “快走。”唐子希似乎丝毫未觉他的避让,拉着他往前走。
    钟昱被她的快乐感染,任由她亲呢地挽着自己。
    “钟昱,你看,小丑鱼。”
    钟昱弯腰,顺着唐子希的手指看去,忽觉脸颊一阵温热。她又亲了他!钟昱忙道:“子希,我是你的养父……”
    “不是,十年前孤儿院驳回了你的收养申请,我们不是父女!”
    “叔叔,你在和谁说话?”
    童稚的嗓音惊醒了钟昱,他低头就见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奇怪地打量他。他的身边并没有唐子希的身影,唯有一条色彩斑斓的小丑鱼,正隔着玻璃注视他。
    “叔叔,你为什么和自己说话?”小男孩锲而不舍地追问。


    钟昱对着小男孩笑了笑,低声说:“因为我太喜欢一个人,对她‘上瘾’了。”
    他爱上了唐子希,时常幻想唐子希就在他身边。
    小男孩见状,转身跑向自己的母亲:“妈妈,那个叔叔好奇怪。”
    午轻的母亲牵起小男孩的手,指着不远处的大屏幕说:“时间快到了哦,你不是对妈妈说,想再看一次鱼鱼们跳舞吗?”
    “是啊,是啊。”小男孩忙不迭点头,高兴地跟上母亲的脚步。才走了几步,小男孩不小心撞上一名年轻男子,他急忙道歉:“对不起,哥哥。”
    年轻男子没有理会他,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按了两下,转头朝大屏幕看去。
    “小朋友们,大朋友们,欢迎来到五彩缤纷的海底世界。”随着解说员高亢的声音,大屏幕的画面快速闪烁,五颜六色的光线在玻璃与水的折射下,把整个大堂照耀得色彩斑斓。
    年轻男子瞪着大屏幕,手机从他的掌心滑落,他的瞳孔瞬间放大。
    时间凝固了三秒,随即他伸出双手,痛苦地捂住脖子,两眼翻白。“咚!”他的额头撞在厚重的钢化玻璃。
    旁人尚未发现他的异常,年轻男子已经手脚僵硬,全身痉挛,整个人抖动了两下,后脑磕在了垃圾桶上。
    “快打120!”钟昱大叫一声,第一个冲向年轻男子。他半跪在他身边,左手捏住他的双颊,右手摸索着寻找可以塞住他嚆巴的东西,他大声对人群喊道:“告诉120,病人癫痫发作,可能伴有颅内出血。”

    钟昱话音未落,感觉到年轻男子的痉挛停止了。他伸手搭住男子的脖子,对方的心跳已经停止。
    “怎么回事?”保安拨开人群走到钟昱面前。
    钟昱站起身,这才发现自己被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围住了。他顿时觉得呼吸困难,右手止不住微微颤抖,只能闭上眼睛深呼吸,试图缓和情绪。
    “先生,你没事吧?”保安伸手搀扶钟昱。
    “我没事。”钟昱甩开保安的手,不经意间瞥见年轻男子的裤袋鼓鼓的。他弯腰掏出一看,的确是一个药瓶,标签显眼处写着“丙戊酸”三字。他立马想到小男孩的妈妈说,小男孩想“再”看一次。
    “这个视频一直是准点播放吗?”钟昱问得又急又快。
    保安不答反问:“先生,你认识他吗?”他指了指地上的年轻男子。
    钟昱看到保安用怀疑的目光盯着自己,他上前两步半跪在年轻男子身边,在他身上一阵翻找,只找到一个钱包。钱包内的身份证显示,年轻男子名叫鲍杰明,今年二十六岁。
    钟昱愣了一下,突然对着人群大叫:“他的手机呢?有人看到他的手机了吗?”
    没人回答他的问题,大家只是用异样的目光打量他。
    钟昱觉得自己快窒息了,他很想从现场逃离,可是他不能。
    “先生,请随我们去休息室。”两名保安—左一右架住钟昱。
    钟昱没有挣扎,只是低声问:“可以帮我打一个电话吗?”
    唐子希接到电话匆匆赶至海洋馆,隔着玻璃看到钟昱低头坐在椅子上,房间又小又阴暗,不觉得心里一酸。
    刚出房间,钟昱便抓住唐子希的肩膀:“有人意图谋杀鲍杰明。”
    “你慢慢说,发生了什么事?”唐子希正色询问。
    钟昱深吸两口气,这才说道:“鲍杰明携带丙戊酸,这是治疗光敏性癫痫的首推药物。”
    光敏性癫痫,顾名思义就是遇到突来的光线闪烁会引发病症的癫痫。
    “我不明白。”唐子希摇头,目不转睛看着钟昱。她已经有一个月没见到他了。
    钟昱触及她的目光,后退一步,沉声说:“鲍杰明刚才在海洋馆癫痫发作,我问过工作人员,他们每天下午三点都会播放一段光线闪烁频率极高的视频……”
    “你的意思,有人利用海洋馆固定时间播出的视频,诱使鲍杰明癫痫发作?”说话间,唐子希已经拿出手机,按下一串号码。
    很快,唐子希从医院了解到,鲍杰明死了,初步判断死因是外伤性蛛网膜下隙出血,而他的确患有光敏性癫痫。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9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悬疑故事之心癔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cp/18069.html
上一篇:不存在的手提包    下一篇:端午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