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亡灵冢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天堂向左 发表时间:2016-03-07

    【一】
    在讲述我的离奇故事前,先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吧。
    我叫亡灵!靠!又打错!
    这该死的破输入法!
    让我抓狂发泄一会!
    啊……啊……@¥#……
    终于好点了,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好了,言归正传,我呢,叫做王灵。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叫这么一个奇葩名字。
    问谁都不知道,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又能问谁呢?
    从小我就没有父母,当然了,不是我没有父母,毕竟我还没有到能像孙悟空那样,从石头缝里蹦出来。
    据扶养我长大的姥姥说,她也不知道我父亲是谁,她的女儿,也就是我的母亲,在她十八岁那年突然失踪了一年,等回来时,怀里就抱着我。
    我不知道长这么大,问过姥姥多少次有关那一天的事情了。
    我只知道,姥姥每次回忆起那一天时,都会老泪纵横,总是哽咽地告诉我,那天我的母亲一句话也没有说,把我往她怀里一放,转身就走了。走的是那么决然,甚至都没有再看我最后一眼。
    姥姥抱着我追了三里地,在追到一片坟地时终于累得摔倒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母亲的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淡,最后彻底消失在了坟地中央的一个地洞里。
    而这一消失就是整整十八年了。因为今年我也十八岁了。这期间母亲再也没有回来过,彻底的杳无音讯了。
    而我在长大一点,也懂事之后,就再也没有问过姥姥了,不是我不想了解我母亲曾经的经历了,而是我不忍心看到姥姥伤心欲绝的样子。
    因为,姥姥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见过的亲人,也是我最在乎的亲人,从我记事起,就只有我和姥姥两个人相依为命,生活在一个非常偏远,非常贫困的小山村里。
    这个小山村偏远到连个像样的名字都没有,大家都不知道这个地方到底叫什么,因为地图上也查不到。
    当然了,不是查不到这个地方,而是在任何一张地图上,这个地方都没有标注名称。
    地图上唯一能看到的就是一个红色圆圈,将我们这个小山村圈了起来,在圆圈的旁边只有四个血红的字——军事禁区!
    之所以我们这个村被划为军事禁区,那是因为,在我们这个村里,自古以来,发生了太多离奇古怪的事情。
    除了本村长大的孩子,能够相安无事外,外来的孩子,包括外来的大人都活不过当天晚上的三更!也就是子时。
    子时是古代的叫法,换算到当代社会,就是午夜十一点到临晨一点之间。
    这些子时突然暴毙的孩子和大人,死状极其残忍,确切地说,是一种自残。他们一般都是从十一点开始,全身莫名其妙地发烧,温度高到连衣服都自燃了。
    当全身的衣服化为灰烬后,这些人的全身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血丝,随后,身上的皮肤会自动脱落。
    用不了多久,全身就变得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而这些人自己似乎并没有知觉,一点也没有很痛苦的样子,反而还很兴奋。


    当皮肤在不断脱落时,原本躺在床上昏迷的他们,会突然醒来,自己坐起来,用手亲自把还没有脱落的皮肤撕下来,放进嘴里,不断地嚼着,似乎正在品尝世间最美的美食一样。
    在吃完皮肤后,他们会接着从脚指头开始,一点点把血肉撕下来,放进嘴里,继续享用。
    然后是小腿,大腿,甚至连大腿根部的最私密处也不放过,全都撕下来吃了。
    当下半身吃完后,他们会从双手开始,把双臂吃完,紧接着是脸上的血肉,他们会用已经变成森森白骨的手指头,插入眼窝,将眼球挖出来,放入嘴里,就像是在吃荔枝一样,吃得满嘴流汁。
    等到整个头部以及脖子上的血肉被吃光,变成骷髅头之后,他们就除了脖子以下的身体,还有头颅里面的脑子以外都被吃光了。
    此时此刻的他们,肚子吃得圆圆的,似乎再也吃不动了。
    就在大家以为他们没有了嘴和食道,无法再吃的时候,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他们用指尖在自己的肚皮上轻轻划过,肚皮就裂开了,里面的内脏“哗啦啦”掉在了床上,在见到这腥臭血腥的内脏时,他们似乎又变得兴奋起来。
    又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拿起来,放到嘴里大口大口地咀嚼起来。
    按道理他们没有了食道应该无法下咽才是,可是,围观的人都惊讶地发现,那些经过他们牙齿咬过的内脏,都诡异地化为一种有点荧光的白色液体,沿着颈椎缓缓流淌下去。
    在流淌的过程中,这些白色的荧光液体不断地被颈椎上的骨骼吸收着,随着液体不断的被骨骼吸收,可以清晰地看见,骨骼表面渐渐有了一层洁白的薄膜。
    当体内的内脏除了心脏都被吃完后,他们的全身骨骼都变得比原来粗壮结实,表面还有一层泛着荧光的白色薄膜,在薄膜的上面还隐隐能见到一些像是纹身的图案。
    据姥姥说,这么多年来,每次这样离奇死亡的他们,每个人产生的纹理都不一样,颜色也不近相同,有的是粉色,有的是淡蓝色,也有的是银色,甚至还有半银半金色的纹理曾经出现过。
    只是没有人知道这些奇怪的纹理代表什么,这些纹理与大家平时所能见到的一切图案都不一样,非常的抽象和难以言表。

    到了这个时候,往往子时也快结束了,这些人,确切地说,这些只剩下一副泛着荧光白色骨架的人,会突然从床上下来。
    站起身后,用左手像是拎着一盏明灯一般,拎着自己身上唯一没有被吃掉的那颗鲜血淋漓的心脏,向外走去。
    而他们所去的地方,竟然是村里的坟地,坟地位于村子的正中央,在坟地的正中间还有一个神秘的地洞,这个地洞大约直径十米,终日黑雾缭绕。
    没有人知道那个地洞有多深,通向哪里。
    只知道,凡是午夜子时开始到天亮期间,靠近地洞的人,轻则生病,重则神经错乱,而神经错乱的后果,就是不顾一切地跳进地洞,所以在地洞附近以及洞口随处可见许多人的白骨。
    后来,为了避免小孩无意中跑到地洞附近玩耍,村里人有意识地沿着地洞建造了许多坟墓,到了晚上,这里鬼火闪烁,黑雾弥漫,就算是大人看了也不敢靠近一步。
    在整个子时期间,在附近围观的村民根本无法靠近这些莫名其妙自残的人,也无法阻止,因为一旦靠近一点,就会感到发自灵魂深处的剧痛。
    这种剧痛就像是身上的皮肤和血肉被一点点撕下来一般,也就是说,这些自残的人,竟然能将自身的疼痛转移到附近其它的活人身上。
    而他们自己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反而很享受这种自残的乐趣。
    刚开始还有很多附近的村民试图阻止和挽救他们,但后来发现不仅徒劳无功,还会因此导致自己疼痛到自残甚至死亡。
    所以,渐渐地,好心的村民都只好放弃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村口贴上标语,非本村村民不得入内,否则后果自负。
    每当村民在村口看见有外地人想进入本村时,都会好心地极力劝阻,还将这些离奇古怪的经历讲给外来路过的人听。
    当然了,大部分外地人还是选择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思想绕道而行,但也有一些胆大脾气暴躁的,非要往村里闯,村民看实在拦不住也只好作罢。
    而那些人,最终的结果就是变成拎着自己鲜活心脏的骨架走入黑洞结束了一生。
    直到有一天,一个知名富豪的儿子在我们村里暴毙后,事情才被曝光,这个富豪花费巨额资金,请了专业的考察队进入村里调查他儿子的死因。
    尽管当时这个考察队带着全球最先进的设备,和最顶尖的人才进入调查,也依然空手而归。除了在村子外面接应的人幸存下来,凡是进入里面的人,无一例外,在当天晚上子时全部自残而死。
    事后自然是变成头条新闻传遍全世界,也因此惊动了政府部门,最后,政府派出军队介入调查,谁知不但毫无收获,还死了许多训练有素、意志坚强的军人,只好下令派重兵包围了这个村子,从此列为军事禁区,且封锁了一切有关这个村子的新闻报道。
    并强制规定,除了本村村民可以自由出入外,外来人员一律不得入内,在进入村里的主要入口,审查手续比出国还要严格仔细,就是确保没有一个外来人能混入村里。
    从此以后,我从小长大的村子成了这个世上最神秘恐怖的地方,也是国内唯一一个被完全封闭的村子,像是完全被隔离了一样,成了与世隔绝的凶险之地。
    随着军队的强行介入,外人终于再也无法进入村子里了,因此再也没有发生有人自残的血腥事件。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也渐渐淡忘了我们这个村子了。可是,一个月前我们村子莫名其妙地一夜之间彻底消失了,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湖泊。
    除了漂浮在水面上昏迷不醒的我被附近守护的军队救上岸之外,其它所有村民都失踪了,尽管国家派出水上搜救队,在湖泊里整整搜索了一个月,却没有找到任何尸首,所以我们村的神秘消失又成了全国街头巷尾的人人议论的话题。
    也就是说,我成了这个村子唯一幸存的村民。自然而然的,我变成了震惊全国的新闻人物,毕竟我算是唯一一个知道这个神秘村子一夜之间消失真相的村民。
    可是,当我昏迷一个月醒来后,被国家特别事件调查组护送到村子遗址,也就是那个一望无际的湖泊岸边,面对无数记者追问真相时,我却始终沉默无语,只是痛苦地盯着已经消失的村子遗址陷入回忆,而我的思绪又回到了一个月前的那个凌晨……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17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亡灵冢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cp/17949.html
上一篇:盗墓鬼故事之镇魂浮屠    下一篇:都市怪谈之血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