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沉睡的酷刑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Nichy 发表时间:2016-01-26

    1.消失的女作家
    曾韵在售票亭前中踩下刹车,递上一张百元大钞,倾身透过玻璃抬头望去,只见一座三米高的雕像肃立在拱桥边。雕像身穿南宋官服,但他身旁的石碑却是简体字。
    曾韵接过门票,用力踩下油门,车子“嗖”的一声驶过拱桥,只余拱桥下的湖水,在阳光下漾起点点金色光芒。
    她是知名悬疑女作家叶云秋的责任编辑。早前叶云秋信誓旦旦地向她保证,过完十一长假,她一定将《民俗村遗案》的稿子交给她。
    此刻已经是十月七日下午三点,就在两个小时前,叶云秋突然发短信告诉曾韵,她来了周家庄采风。曾韵立马回拨电话,叶云秋的手机却关机了。
    曾韵想到《民俗村遗案》拖稿近两年,眼中的怒意更甚。
    “曾韵,我做了一个梦……如果我用纪实小说的形式重写,你觉得怎么样?”
    “曾韵,天蓝画了一幅画,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决定再写一个更好的开篇。”
    曾韵的脑海中不断掠过叶云秋形形色色的拖稿理由,只觉得牙齿隐隐作痛,右脚再次踩下油门。
    不出几分钟,她狠狠踩下刹车,“嘭”的一声锁上车门,疾步走向德兴客栈。
    “小姐,叶云秋是不是住在这里?”她高声询问服务员,又补充道,“她大约三十岁,带着一个十岁的小女孩。”
    前台服务员还未回答,突然间,刺耳的火警铃声大作,一缕青烟自楼梯口飘出。顿时,人群炸开了锅。
    曾韵大步迈入柜台,却见柜台内并没有电脑。她夺过入住登记表快速浏览,指甲划过一个又一个名字,最后停留在龙飞凤舞的“叶云秋”三字上。
    她试图查找房间的电话,忽然想起,她亲自驾车前来,全因客栈压根没有电话。
    原来,周家庄民俗村的宣传噱头是“返璞归真”,早几年甚至严格遵循收缴游客手机的规定。
    而眼前的德兴客栈,它是不折不扣的仿明代建筑,不要说屋子里的摆设,就是服务员身上穿的衣服,也是明朝时期流行的款式,比电视剧中的演出服更精致逼真。
    曾韵转身冲向楼梯,忽然听到一阵歇斯底里的童稚尖叫声。
    她循声看去,叶云秋的女儿叶天蓝就站在人群中,双手紧紧抓着她心爱的布艺树,闭着眼睛仰头尖叫。
    曾韵的日光在人群中搜索,却没看到叶云秋的身影,心中奇怪。她正要跑过去把叶天蓝抱离客栈,却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逆着人流走向叶天蓝,抱起她就往外走。
    “站住,放下天蓝!”曾韵疾呼,只见男人把叶天蓝脖子上的耳机塞人她的耳朵,轻拍她的背安抚她。叶天蓝每次尖叫,唯有这样才能哄她安静下来。
    曾韵缓下脚步,隐约听到游客们议论,是三楼着火了,她心中大急。叶云秋就住在三楼,而她绝不可能丢下女儿独自逃生。
    曾韵不顾一切跑上楼梯,被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从身后撞了一下。老人是周家庄的村长周天礼,自称周氏一族族长,也是德兴客栈的老板。


    曾韵紧随周天礼冲上三楼,走廊上早已浓烟滚滚,火舌仿佛随时都会窜出房门。
    “甲、乙、丙……”曾韵瞬间脸色煞白,着火的房间正是叶云秋入住的丙字号房。
    消防车很快就到了。曾韵尚不及冲人着火的房间,就被周天礼拦腰抱住,拖出了客栈。她在客栈外的人群中遍寻不着叶云秋,于是半跪在叶天蓝面前,抓着她的手臂急问:“天蓝,你妈妈去了哪里了?她是不是在房间里?”
    叶天蓝一味低着头,专注地沉浸在音乐世界,仿佛压根没听到曾韵的话。
    “天蓝!”曾韵急了,一把拽落她的耳机。
    “啊!”叶天蓝放声尖声。
    '‘你干什么!“早前抱着叶天蓝离开大堂的男人_声呵斥,疾步走过来隔开她们,瞪着曾韵高声说,”有什么话对我说,我是她爸爸!“
    ”你是她爸爸?“曾韵惊愕地看着男人娴熟地把耳机塞回叶天蓝耳中。
    虽然她和叶云秋称不上”闺蜜“,但自她认识叶云秋,叶云秋就是单亲妈妈,为了照顾身患自闭症的女儿,几乎没有私生活,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丈夫?
    ”这位先生。“曾韵把叶天蓝护在身后,”如果你真是云秋的丈夫,我不可能不认识你。“
    男人反问:”如果你和云秋很熟悉,就应该很清楚,天蓝不可能回答你的问题。“
    曾韵愣住了,叶天蓝一向只和叶云秋一个人说话,刚才她是急疯了,才会大声逼问她。她摇头道:”不管怎么样,没找到云秋之前,我不会把天蓝交给任何人。“
    曾韵话音刚落,周天礼灰头土脸跑了过来,之前在柜台后面忙着结账的女服务员周盼盼跟了过来,低声解释:”爸爸,他就是陈浩先生和他的女儿天蓝,今天中午入住三楼的丙字号房。“
    她同样狼狈不堪,衣服上还沾着血迹,似乎受伤了。 周天礼看了_一眼叶天蓝,对着陈浩说:”陈先生,您放心,您的妻子不在房间内。消防员已经确认,屋子里没人,明火也已经被扑灭,不过……“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又急巴巴补充,”你们的行李……“

    ”你确定云秋不在房间里?“陈浩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曾韵,转而又对周天礼说:”我出去散步之前,云秋明明对我说,她想和天蓝睡一会儿……“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周天礼摇头,”总之,屋子里没人,这是肯定的。“
    ”我已经在附近找了几圈,都不见云秋……她不会扔下天蓝的……不行,我得亲自去房间确认一下。“陈浩一边说,一边大步朝客栈走去。周天礼急忙追了r上去。
    曾韵偷偷打量陈浩。他身穿卡其色休闲外套,手指修长干净,外表看起来与叶云秋上一本书的男主角隐约有几分相似。一时间,她吃不准他的身份,忽见叶天蓝越过自己,跟上陈浩的脚步,与他保持三步远的距离,亦步亦趋。
    陈浩大约走了十几步,这才停下脚步回头冲叶天蓝微微一笑,低声说了句什么,转身继续往前走。
    曾韵心中的诧异升至极点。叶天蓝是先天自闭症患者,十分排斥陌生人,不喜欢肢体接触,有严重的语言障碍。她看得出,陈浩对叶天蓝有—定的了解,而叶天蓝并不排斥他。曾韵轻抿嘴唇,再次拨打叶云秋的手机,依旧关机中。
    众人行至三楼,整个走廊已经焦黑一片。周天礼与消防员交涉许久,对方这才勉强允许他们在门口查看。
    曾韵在旁边听着,一颗心重重往T沉。她上前两步朝里望去,只见临窗的书桌旁,椅子被挪了出来,占据了床边的过道,桌子的右手边放着焦黑的茶杯,左边是一块被烟火熏得黑漆漆的石雕。
    曾韵一把推开陈浩,弯腰越过黄色警戒线,径直走向书桌。正对椅背的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云秋的笔记本电脑呢?“曾韵心生不祥的预感,”云秋只在写书的时候,才会把电脑和石雕拿出来。石雕必定在电脑左上角四十五度的地方……“ 她的声音渐渐弱了。她看到一块正正方方的灰烬就在床铺中央,以灰烬的形状估计,正是叶云秋的笔记本。她检视USB接口位置,并不见U盘。
    ”云秋一定出事了,得马上找到她。“曾韵的目光掠过陈浩与周天礼,询问消防员说,”地上有助燃剂的痕迹,你们应该已经通知刑侦队了吧?“
    ”小姐,请你站到黄线后面,刑侦队的同志自然会查明真相。“消防员半推半拉,把曾韵赶出了现场。
    正当曾韵拿出手机欲再次拨打叶云秋的电话,忽听周天礼低声说:”你叫天蓝?这个名字不常见……你姓什么?“ ”周老板!“陈浩上前几步隔开周天礼,把叶天蓝护在身后,问道,”听周老板的意思,你听过这个名字?“ ”没有,没有。“周天礼连连摇头,”我只是觉得这个名字挺特别的。“
    曾韵顾不得走廊上的小插曲,按下重拨键,叶云秋的手机依旧关机中她的目光落在陈浩身上,转而走到一边,拨通叶家保姆的电话。
    果然,叶家保姆根本就不知道陈浩,更没看过有男人到过叶家,
    曾韵听着保姆的话,心中的担忧更甚。她刚想挂断电话,忽听保姆说:”中午的时候,叶小姐给我发了一条短信……“
    曾韵眉头一跳,忙问:”阿姨,云秋什么时候给你发的短信?她说了什么?“
    ”一点刚过的时候,就一句话:我去周家庄采风了。若不是我女儿正巧在家,我都不知道采风是什么意思……“
    曾韵颤着手指挂断了电话,怔怔地盯着手机屏幕卜那一行冰冷的文字:我去周家庄采风了。
    两条短信一字不差。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7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沉睡的酷刑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cp/17798.html
上一篇:眼睛背后的眼睛    下一篇:绞刑架之弑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