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微杀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王雄成 发表时间:2016-01-03

    1
    故事是从一条微博的评论开始的。我不知道现在把它写出来是否还来得及摆脱厄运。但大难当头,我必须孤注一掷。
    作为一个写手,以前也被读者要求过用他们的名字作为小说主角的名字,或是干脆将他们现实生活中发生的故事演绎成小说。只不过这种情况并不常见,因为很少有读者在我的QQ上,更不要说和我有什么直接交流了。微博的出现无疑破除了这种限制,因为有系统认证,读者很容易找到我。有一段时间我很乐意和读者在微博上交流,也因此成了微博控,直到那条评论的出现。
    起初我并没有很在意,只是一个用户名叫“徐娜”的人在我的微博后面留言说希望我写一写关于她的故事。我并不是职业写作者,加上平时的学习很忙,已经有很长时间没写小说,于是我婉言回绝了她。她并没有因此放弃,而是采用狂轰滥炸的方式继续要求。我的每条微博她都要留很多条评论,软硬兼施,一会儿说很喜欢我的文章,一会儿又说如果我不写的话就去找其他人。她还抓住我的好奇心理,说她的故事很恐怖,我如果不写会后悔的。
    如此几天的较量,我放弃了,让她给我简单讲一下她的故事,很快她用私信回复了我。她说她本名就叫徐娜,是一名大一学生。她的男朋友江凯喜欢上了另一个叫童晓婉的女生,很坚决地跟她分手了。
    “童晓婉是个狐狸精,她抢了我的男朋友。我要杀了她。”
    我对她的故事大失所望,只劝她不要做傻事,过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杀人犯法我自然是知道的。不过如果我先自杀,然后再变成厉鬼来要了她的命,这样警察也没办法了吧。”徐娜接着回复了我一条私信。
    聂小倩大战狐狸精,听起来确实是个不错的故事。看着电脑屏幕,我会心地笑了笑,决定不再搭理她。
    “看来你不相信我的话。”半个小时后她又发了条私信过来。
    我没有回复她,关上电脑睡觉去了。有一条过时的名言是这么说的:你永远不知道在电脑前和你聊天的是个人还是条狗。这个“徐娜”到底是什么身份我并不清楚,也许是陌生的恶作剧分子,也许是我某个久未联系的朋友。即使她真的是普通读者,这样的校园恋情也多如牛毛,后面的那些话只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来写她的故事罢了。


    她停歇了两天没有骚扰我,我以为这事已经翻篇了。这天晚上我打开微博的页面,发现两个小时没登录竟然有一百多条微博提及我。我连忙点开来看,原微博是徐娜发的,她连续发了好几条,都提到了我,其他部分则是别人转发的。
    ——@小熊先生 快来看,这艳丽的红很漂亮吧。
    ——@小熊先生 现在你该相信我了吧。
    ——这种事不是谁都能经历呢,你说是不是 @小熊先生。
    她的每条微博下面都配了一张不是很清晰的图片。图片里有一只手,手腕上有一条不浅的切口,鲜血沿着手腕滴落在地板上。再往上看其它图片,拍摄角度稍微发生了点变化,但依然看不到人脸,而地上的血迹越来越多。
    她正在自杀!
    我的全身瞬间布满了鸡皮疙瘩,胃也跟着痉挛起来。颤抖的右手拨动着鼠标的滚轮,那些转发微博的人都在评论这件事,希望我快点出现去阻止她。他们并不认识我,凭着经验猜测我跟徐娜或许有什么感情纠缠,所以她才会自杀给我看。手心里开始冒冷汗,我一下子慌了神,全都乱套了。

    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迟疑着按下接听,喉咙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电话那边的女声自顾自地推销着保险,我低声骂了一句,挂断了电话。短暂的愤怒让我从恐惧中稍微冷静了下来。
    徐娜正在自杀,可是我不认识她,也不知道她住在哪里。我点开她的资料,才发现她跟我在同一个城市里。
    我看了看时间,她已经有半个小时没有更新微博了,这是个非常危险的信号。当下救人要紧,我连忙自己转发了徐娜的微博,简单解释了两句,希望认识徐娜的人能帮忙阻止她。大部分人都不相信我,我只有贴出徐娜发给我的私信截图另发一条微博。
    ——说不定她已经死了。
    ——你答应写她的故事不就好了,现在闹出人命来了,你满意了?
    ——说白了,是你杀了她。
    很快有人在我的微博下面如此评论,这让我头皮发麻,多少有些后悔和莫名的恐惧。我给徐娜的账号发私信,可是她并没有回复我,她的微博也没有再更新。我努力使自己静下心来翻看徐娜以前的微博,企图寻找到一点点这只是个恶作剧的踪迹。
    她的微博开了有将近半年,发的微博不多,大部分都是心情文字,偶尔也会提到她男朋友江凯的名字。自杀的这几条微博是两个小时前陆续用手机发出来的,而在这之前有十来天她没有更新微博。
    难道是因为失恋了心情不好所以没上网吗?我一下子搞不明白其中的缘由,心里更加忐忑不安。微博下的评论我也不敢点开看了,他们将杀人犯的帽子扣在我头上让我浑身不舒服。我拿出手机给本地的一个朋友打电话,他在公安局工作,叫白暮然。
    “你惹上风流债了啊?”听了我的叙述后他调侃道。
    “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万一真出人命怎么办?”
    “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我可能也没办法。徐娜这名字太普通了,估计很难短时间内找到啊。而且她用手机上网,要其它部门协作才有可能锁定位置。”白暮然叹了口气道,“只能明天了。”
    “那一切可就都晚了。”我焦急道。
    “你别想太多,关上电脑好好睡一觉。网上的事真真假假。”白暮然说到这笑了起来,“上次我们也碰到过一个自杀直播的,千辛万苦找到了他的住所,破门而入。你猜怎么着,这混蛋发完贴子正玩网游呢。那情形别提多窝火了。”
    听完他的安慰,我稍微放宽了心。我不是救世主,即使这事是真的我现在也无能为力。这样想着我关了电脑躺回到床上。虽然是辗转反侧,但半个小时后我还是睡着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微杀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cp/17656.html
上一篇:恐怖故事之月亮河    下一篇:第三尊神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