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蛊土迷情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一枚糖果 发表时间:2015-08-13

    回忆
    “怎么了,亲爱的?”山风平在沙发上边吃薯片边看《星际迷航》。他喜欢这样,有点儿生活大爆炸的范儿。
    今天从一回到家,凌波就有点儿一反常态,平时早就换上家居服过来抢薯片吃,今天却在卧室呆了半个小时没出来。
    听见男友叫自己,凌波抬了抬眼皮:
    “今天遇到的那个气流太强悍,颠簸得我有点儿晕。”
    “今天你碰到了以前航院的同学?”山风平在大巴上看到凌波的微博上写的是——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想不到花清香变成如此模样,想起当年我们一起求学的日子,真是感慨唏嘘。
    “是的,以前的好朋友——花清香。”凌波坐在沙发上,头靠上山风平的肩膀,果然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肩膀,不是普通的肩膀。
    “你们怎么不聚聚?我可以做东啊。”山风平素来热情出了名,狮子男就是如此。
    凌波叹息一声:“那年她因为遭遇了一些事所以没能考上,她家里人早就想叫她毕业后马上回去结婚,结果失去了地勤的工作机会。听说她身体有毛病,生不了孩子,到大城市来检查,所以,我们才遇见。”
    山风平也一声叹息,摸摸女朋友的肩膀,吻吻额头表示安慰及同情:“她需要我们帮忙吗?你们留了电话吗?”
    “没有,因为毕业后大家很久没联系,我觉得生疏了很多。”
    “今天早点儿睡吧。”
    照例的前戏、掐脖子、高潮、洗手间冲凉、呼呼大睡、说梦话、继续说梦话、安静一会儿、打鼾、安静一会儿、打鼾……
    深夜,身边的山风平的裸体暴露在月光下。他有良好的作息习惯和小小的洁癖,所以身上散发的味道很好闻。静谧的阳台上连只猫也没有,四周都很安静。能在这样的北京有两套房子,并且让原本住在镇里的父母住进公寓,能有个即将跟自己结婚的飞行员男朋友,这么大的床,打开冰箱满满的食物,不必为了一个GUCCI包包存钱……这一切的幸福真幸福。
    凌波闭上眼睛,任幸福和恐惧交织蔓延。
    三年前那次毕业选拔,选上了就能当上准空姐去飞机上实习,落选的就只能在地面工作,甚至连机场的工作都捞不上,打包回家。
    紧张的准备过程中,班上每个人都在复习或保养,笔试和面试都很重要,筹钱的也在积极筹钱,万一没选上看能不能花钱买个空姐来当当。

    笔试第一轮刷掉一半的人。
    面试第二轮,班上只剩下十二个女生顺利入围。明天是第三轮面试。
    宿舍的三个女生却因为一点儿小事大打出手,原因只是为了那瓶香水。
    花清香回宿舍时觉得厕所有股难闻的味道,顺手拿了洗手台上的香水喷了一下,结果被尚美华闻到了,说她偷用自己的香水,结果难听的话脱口而出,句句让人吐血。花清香要道歉,尚美华疯了似的抓住花清香的头发往马桶里塞,大概是积怨已久又或许是考试压力太大。
    凌波过来帮忙,一时找不到东西,弯腰从花清香的床底下拿出那个黑瓶子用力砸尚美华的手指。
    瓶子破了,尚美华的手上全是血;花清香的头砸在马桶上,马桶破了,花清香晕倒。
    剩下的两个女生继续疯狂扭打。
    凌波的脸上留下个血手印,半只玻璃瓶朝尚美华头上砸去。尚美华头一偏,躲过袭击,瓶子里的泥土倒在了她头上。
    范修文赶过来时要气晕,班上本来能选上的就不多,这三个大热门却打得不可开交。
    他说了一句“再不放手你们都得被开除!”这才结束一场恶战。
    花清香没有参加第三轮面试,马桶的碎片扎穿了她的额头。缝针的时候她没有哭,只是呆呆地看着地面,就像看着自己的未来。她找不到凌波,她的好朋友,为了她的尊严大打出手闯了大祸的好朋友。
    凌波被控制在范修文办公室交代情况,写一页又一页的事件经过,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回到宿舍,一地的残渣。明天下午还要参加面试,一切等面试完了再说。
    下午面试,上午还要去医院。范修文跟在她后面,冷冷地说:“花清香同学和尚美华同学我已安排了人去探望,你最好不要去激化矛盾。”
    “凭什么?”

    “凭我是你们的辅导员,凭你的准考证在我这里!”范修文觉得心痛。
    医院。
    尚美华的父母摇晃着花清香:“瓶子里装的是什么?美华的头发为什么会这样?”
    医生束手无策,拿了大量的消毒水冲洗也没能阻止尚美华头顶的变化。
    众人都凑过来看,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仿佛被硫酸腐蚀过一般,尚美华的头发迅速枯萎,只要轻轻一碰,便大把往下掉。中间头皮的部分仿佛有人在里面慢慢吹气,渐渐膨胀。她的脸色逐渐变得青紫,拼命抓着脖子:“好难受,救命!”
    “我要你死!”尚美华的母亲发了疯似的到处乱抓,把花清香额头上缝好针的纱布扯了下来,鲜血又流了出来。医院保安都有点儿控制不住这个女人。
    经验丰富的医生有些hold不住了,狠心地拿着针筒对着尚美华慢慢肿起的头皮一挑,噗地一声,一股黄夹杂着红的巨大脓液从头顶喷出来。病房里的恶臭让人呕吐。
    围观的同学脸上溅得到处都是。
    尚美华的头慢慢地变小,脓液所溅之处,黑芝麻般的虫卵开始缓缓移动,其中皮肤上的变化最快,不到一分钟便孵出小小的蠓虫往毛孔里钻。一头扎下,黑芝麻变成西瓜籽,喝饱了鲜血,还不满足,拼命地膨胀、爆开,轻微的、星星点点的鲜血在尚美华的脸上、胳膊上、大腿上开出红色小花。
    没有人见过这样的阵势。
    片刻工夫,尚美华停止了呼吸。
    那些险些毁容的女生恨死了花清香,坑坑洼洼的脸怎么去见人?虽然医生说过两天一定会好,但考试怎么可能等两天进行?学校也进行了申请,但航空公司负责面试的考官努了努嘴。范修文顺着嘴往楼下一看,面试的队伍已经排到了五百米以外。
    凌波过关时没有一丝喜悦,她知道花清香回家了,为了不被那些觉得被她毁掉前途的人唾弃。
    凌波一直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大错,只是不小心洒了几把泥土在尚美华头上罢了。那些东西是什么?怎么能把一个人弄死?
    等知道了也迟了,那个叫蛊土,一见光就要变,看见皮肤就要钻,从头皮钻进去,虫卵孵得快,自爆而亡。
    学校赔了一大笔钱给尚美华家,其中有几万块是花清香的娘赔出来的。本来只是想让蛊土保佑花清香平安,谁知道把人家小孩弄死了。尚美华的父母只能接受,尸体都立即解剖了也没查出个原因,能怎样?用钱养老?
    外表光鲜的人也许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有钱。
    后来觉得花清香的不育可能也与报应有关。如果不是花清香老公执意要坐一次飞机去北京给花清香瞧病,花清香也没想到能在飞机上遇到老同学。
    一边打着小鼾一边把手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山风平睡得那么香甜。
    天亮了,一切都要结束的。
    天亮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蛊土迷情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cp/15801.html
上一篇:末日预言    下一篇:魇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