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整人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姚子 发表时间:2014-08-30

    进门鬼游戏
    一开始也只是玩个游戏而已,谁也没想到会弄成这样。
    我一点都不愿意去回忆那件事,直到现在都不愿意相信。我们谁也没料到,只是个小小的玩笑,玩到最后结果差点出了人命。
    原本,我们六个人——大尾、小莉、阿铃、美美、杰哥、我计划好一起去环南部旅行的。小莉跟大尾是一对情侣,他们在学期末的时候,考试的书都还没准备好,就已经向我们这群同学说好计划了。六人三车,六天五夜,考完试隔天就出发。先住垦丁,再到台东知本,然后去绿岛住两天,接着返回垦丁,最后回台南。
    对于这个提议,大家当然都说好!闷了一个学期,终于要放寒假,放松一下也是应该的嘛!但是,我怎么会知道,接下来会这么倒霉,把我们都搞进这天杀的事件中!
    出发那天,天气很晴朗,凉风习习的,很适合外出。我载阿铃、杰哥载美美、大尾跟小莉这一辆在前面带路,杰哥跟美美则在后面压车,就这样,我们快快乐乐地出发了。
    当天下午,我们抵达了垦丁,找了一家干净又便宜的旅馆住了下来,安顿后,我们就兴奋地出去逛街,逛到了晚上八点多才回来。回来后,大家洗了个澡,一看时间不过九点来钟,于是就拿出扑克牌玩了起来,然而玩了一阵子,越玩越无聊,大家都变得没劲起来。
    “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呀?”美美把牌一摊。
    “那么,我们来玩个游戏吧?”在重考班混过的杰哥,远比我们这群乖乖仔见多识广,在补习班听得也多,看得也多。通常他一说话,就占有一定的分量,我们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游戏?好呀!好不好玩呀?”阿铃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好玩,不过,重点是你们敢不敢玩!”杰哥此话一出,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敢不敢玩?当然敢呀!”大尾不示弱地说,
    “什么游戏呀?杰哥别卖关子啦,赶紧说吧!”
    “我现在要说的游戏,叫做‘进门鬼’。”杰哥幽幽地说,“这个游戏很简单,现在我们来编号,大家先用数字来决定吧!”
    抽签数抽下来的结果,杰哥一号、阿铃二号、我是三号、美美四号、大尾五号、最后是小莉。等到大家都记好自己的数字编号后,杰哥继续说:
    “这个游戏,刚好适合我们这个房间。我查看过了,这里背阳,玩这个游戏,就要选个背阳的房间。”
    “那这个游戏怎么玩呢?”
    “别急,我现在就讲游戏规则。首先我们让编号一的人去开门,出去后关门,转向门,默念十秒,接着敲三下,等第二个人上前帮他开门。第一个人进来,轮到第二个人出去,关门,念十秒,敲三下,接着第三个人开门。以此类推。”
    “这有什么好玩的?”阿铃看着杰哥,
    “不就是开门关门嘛!”
    杰哥一脸严肃表情,他说:“你可别小瞧哦,这个游戏是跟‘好兄弟’有关系的。我们人都有前世今生的!这个游戏可以帮助我们看到一些我们前世累积的罪孽!”
    “啊?真有这么神奇?”我忍不住插话道。
    杰哥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可是,若是什么都没看到呢?”小莉发问。
    “那就是我们都过得还不错,没什么厄运缠身哦!游戏过程中,当编号后一号去帮编号前一号开门时,可能会在编号前一号的身后看到东西。若真有的话,编号后一号记得千万不要叫、不要喧哗、也不要关门,否则编号前一号的人会有性命危险。”
    “好可怕啊!”胆小的美美惊呼起来。
    “别担心!如果看到了,大家别惊慌,一起对着它吹气,吹到看不见就没事了。当然,被看到身后有东西的人也不要回头看,静静地等大家说安全了,再进来,接着编号下一号的人再出去。记住了没?”
    杰哥很谨慎地一一交代,说完后,再次咨询我们是否要玩,我们几个都很有兴趣,只有美美有点犹豫,但是在大家的怂恿之下,她还是勉强答应了。于是我们开始正式玩起这个游戏来。首先是杰哥,从我们这群人中慢慢站起来,走向门,
    “喀嚓”一声将门关起来。这个时间,门外走廊早就没什么顾客了,外面的灯光灰蒙蒙地照了进来,使得整个房间的气氛异常怪异。
    我们等了大约十秒钟,这十秒钟我们一句话都不敢说,静静地,直到外面传来敲门声,才由阿铃站起来,替杰哥开门。门一开,大家的目光自然都焦聚在杰哥的背后,直到杰哥安然地走进来坐下为止。接着阿铃走了出去,将门关了起来。
    一样是过了十秒钟,门又被敲了三声,轮到我走了过去,门一开,我看到阿铃一副轻松的样子,不用说,她身后当然也没有东西。我走了出去,把门关起来面对着门,然后在心中默念。
    从一数到十,我就连敲了三下门。门很快被打开,美美一开门便直盯着我身后,见她紧张的样子,我还以为我身后跟上了什么东西呢,吓了一跳,但当我看到其他人并没什么异样,心也就宽了。我走了进来,轮到美美出去。
    很快门又被敲了三声,大尾神色自若地前去开门。门一开,我看见外面的美美脸色不太对劲,可能是太害怕了吧,本来她的胆儿就小,之所以会玩这个游戏也是因为我们的怂恿。美美身后也没有什么东西,大尾本应该放她进来,然后自己出去,然而他却没有,只是死盯着美美。
    房间里其他人也跟他一样死盯着美美的背后,他们脸上的表情清一色都是惊慌神情。事情有点不对劲,难道美美身后跟上什么东西了?我忐忑不安地再次往美美身后看去,美美身后的确什么都没有!但是我身上的汗却流了下来,正因为我什么都没有看到,而其他人都看到了,所以心底更害怕了!
    美美也发现了我们的异样,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状况,不由吓得全身颤抖,她脸色发青,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还没等她说,原本呆若木鸡的大尾倏地“碰”的一声把门关起来了。
    前后不到五秒钟。这关门声一响,大家都清醒了。杰哥率先站起来骂大尾:
    “你这笨蛋!不能关门呀!我刚才不是说看到东西不要怕,大家要一起吹气的吗!你关门了,美美会有性命危险呀!”
    大尾闻言,身子一抖,忙把门打开,此时美美已经瘫倒在地,她经这一吓,早就心惊胆寒了,瘫坐在地上不停地啜泣,我们赶紧把美美连拖带抱地弄进房间。
    “你们都看见了吧?你们也都看见了吧?”大尾发疯似的大喊。
    杰哥表情凝重地说:
    “是个穿红衣服的女人,没有表情地看着美美!”
    美美尖叫起来,然后又继续哭。我们看着彼此,只好尽力安慰美美,都说关门时间也不过两秒,那个游戏也是网络上随便乱传的,叫美美别当真。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哪里还有心思玩,当下就草草睡了,我们睡的是六人通铺,美美睡在大家中间,每个人都护着她。不过,我想她今晚恐怕很难成眠吧。
    原来是恶作剧
    第二天起来,我果然看见美美的脸色很难看,不过美美还是跟大伙一起继续出发了。我们又骑了一天的车,到达台东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多了,我们找了一间温泉民宿住了进去。泡过温泉,大家的精神都恢复了,开始打闹了起来,昨天的阴影似乎都一抹而去了,我见他们玩得开心,心里也不由得放开了,跟他们玩了起来,心想一切总算都过去了,可惜我错了。
    晚上大尾提议要骑机车去附近的街道逛逛,美美觉得不舒服,可是我们又不好让她一个人留在房间,好在阿铃自愿留下来陪她。我们跟她们两个告别了一下,于是就嘻嘻哈哈上路了。
    杰哥骑车载着我,路上他突然冒出一句话:
    “你真的以为是真的?”
    我愣了一下,不懂他的意思。大家在逛街时,杰哥先是跟大尾和小莉比个手势,好像跟他们说我已经知道了,之后才跟我说明真相。原来,昨天之事是他们联合起来捉弄美美的。
    “这玩笑开大了吧?”我对于他们的行为不以为然。
    大尾买了一杯冷饮,吸了一口后对我解释说:
    “其实,都是阿铃的主意。”
    “阿铃?”
    “她知道美美最胆小,最怕的就是这种事情,所以就想要吓唬吓唬她啦!”
    “可是为什么要选美美呢?就因为她胆小所以吓她?”
    “当然不是啦!是因为美美做了那件事情的关系。”
    “哪件事?”我感到不可思议,我们这群死党可都是最要好的,阿铃怎么会想出这样的主意来吓美美。
    小莉接着说道:
    “你知道宛生吧?”
    “知道呀!我记得是大三学长吧?”
    “没错!那个时候,他跟阿铃似乎还不错对吧?”
    “嗯……好像有一段时间是这样传的。”
    “但是,美美也喜欢他。”
    “所以……”
    “所以,她对那个学长造谣,说阿铃的坏话,以至于宛生疏远阿铃了!”小莉的话吓了我一跳,虽然我也曾耳闻此事,但是想不到事过大半年了,依然还在发酵。
    “别担心啦!只是吓吓她,阿铃其实也没什么恶意,只是想让美美检讨一下而已,而且现在她们还是很好,阿铃会留下来应该也是担心美美吧!她真的被吓倒了。”
    “那些故事都是你们编的?”我问杰哥。
    他反而没有预期的轻松:
    “不,传说是真的。关上门确实会有生命危险。一开始大尾并没打算关上门吧,只是太顺手了。”
    “啊?!”
    “反正,过去了,回去跟美美说明,请她吃一顿,就没事啦!”大尾暖场地说。


    “嗯!”我随口回了一声,不过心里还是有点不自在。
    接下来,由于大家心中都有事,在街上随便逛了逛,我们便骑上机车回饭店了。回到房间后,大家陆陆续续去洗温泉澡。
    美美跟阿铃在看电视,两人有说有笑,气氛显得比较轻松,美美似乎恢复得很好。此时房间里面有我、阿铃、美美、大尾。杰哥跟小莉不知道去哪了。
    电视似乎很无聊,大尾关了遥控器,就在这时房间的座机电话突然响了,我站在浴室门口、阿铃跟美美坐在床头边、大尾坐在床尾,电话刚好摆在美美旁边。可是,美美却好像僵住一样动都不敢动,不接电话,只是直盯着电话瞧。阿铃在旁边也不知道怎么办,大尾看着美美跟阿铃,我则是看着电话。这十秒钟整个房间像是静止一样。
    “接电话呀?”阿铃催促美美。
    美美慢慢地把话筒拿起来:“喂?”
    大家都屏气凝神看着她,她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快哭出来了。不过,讲了两句后,好像轻松了不少。
    “谁?王春水?这里没这个人……我们这里的电话是……呃……不会,再见。”挂上电话,美美的笑容也浮现出来。
    “打错电话的……”美美呼了一口气。其他人也松了一口气。根本就是自己吓自己嘛。大尾笑了,又把电视打开,开始看搞笑剧。整个房间又恢复热闹的气氛,我也走出来把脏衣服放进包包里。
    突然,电话又“铃铃……”的响起来了,
    “怎么又打错啦……”美美下意识地接起电话。连“喂”都还没开口,人就呆住了。
    阿铃觉得奇怪,便问美美怎么了。美美却一动也不动。我走过去把话筒拿起来,脸色也变了。然后,倏地将电话挂掉。那是哭声……是一个年轻女孩子,用抽噎的方式,好像喘不过气来,以一种不疾不徐的速度不断地呜咽,听得我整个人都毛起来了。
    “怎么了?不是打错电话的吗?”
    “是女人……是女人的哭声!”美美尖叫起来。我则摊在那里,连安慰美美的力气都没有。就在一阵错愕中,电话响了第三遍。
    “喂?”迟疑了两秒,我终于还是决定赶快接起来,听到的却是杰哥的声音。
    “怎么样?她被吓倒了吧?”
    “哎哟……”
    “我忘了跟你讲,等我们回去再跟美美说清楚。在此之前,我们就用这个电话吓她最后一次吧!呵呵,是不是连你们也被吓倒啦?”
    真是受不了他们,明明都要跟美美澄清了,却还要玩这种把戏,连我都被吓倒,那种声音真的很毛骨悚然,感觉像是从很深邃的黑暗里面传出来一种哀怨的长叹。
    杰哥真是厉害,居然找得到了这样极品的人过来发出这么恶心的声音。本来是叫美美好好检讨的,可是现在我觉得他们只是单纯想要看看美美受惊的样子吧。而他们也确实达到了所要的效果。美美又恢复到昨天精神崩溃的样子,相当可怕。
    不久,小莉跟杰哥回来了,可能是觉得大哭不止的美美很可怜吧,他们终于发了善心跟美美解释。美美一听原委当然十分生气了,我们只好哄着她,说只是个可爱的小玩笑,并且答应请她吃石板烤肉跟手扒鸡,她才破涕为笑。而什么宛生学长或者是“进门鬼”的事情我们都一概隐瞒,以免又惊动美美。
    吃完手扒鸡和烤肉回来,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女生们觉得累了都去睡觉,我们三个男生精神还非常饱满,于是带着几罐啤酒到一楼的大厅,一边喝一边聊,说着说着又说到美美身上了。
    “这么一来,也没什么理由可以吓唬美美了。”大尾在沙发上用屁股蹬了蹬,一脸可惜样。杰哥点点头,看来他们两个是玩上瘾了。“其实我觉得还可以叫人在半夜站在我们房间的那个窗户外面,一席红衣,一定超有效果!”
    “喂喂……这玩笑会开过火的。”
    “哈哈……当然只是说说而已啦!杰哥今天打的那个电话就已经够杰作了!”
    大尾翻起身来,看着杰哥。杰哥也很满意那个电话的把戏。
    “你说你们还请路人帮忙?”
    “对呀!说到这个我就觉得我们太强啦!刚才我跟小莉不是都没在房间吗?”
    我跟大尾点点头。
    杰哥继续说:
    “我们为了渲染气氛,故意先打错一次电话,在你们放心时,再打一个!”
    “好小子!原来如此,真有你的!我那时候真的被吓倒了!”大尾拍拍杰哥,整个大厅都被笑声充满着。
    “那么晚了,你们是从哪里找来的人呀?”我问。杰哥开了一罐啤酒,灌了一口,呼了一口气说:“我们骑车去了市区,路过一个卖烤肉的摊子,见那个欧巴桑摊主正闲着,于是就假借大学戏剧社的名义收录了她的哭声!她还觉得自己帮了我们大忙咧。呵呵,她那沙哑的嗓音还是挺有感觉的。”
    “哈哈!太爽啦!值得喝彩!”大尾做出干杯姿态,一下喝了一大口啤酒。
    “欧巴桑……”我开始有点毛了,因为我听到的是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那绝对不会是欧巴桑发出来的沙哑嗓音,而是一个大约二十左右的女孩,抽抽噎噎所发出的呼吸声。我以为杰哥在开玩笑。一个起身抓住杰哥的肩膀,
    “你别再隐瞒!我又不是美美!这种时候不需要编造这种故事来吓唬人吧!根本不是什么欧巴桑呀!是个女生呀!那个哭声,是个女生呀!”
    “阿哲,你在说什么?怎么啦?”杰哥跟大尾被我的举动吓倒了。
    其实我也被吓倒了,情绪莫名其妙地激动起来。我想可能是因为自己太害怕的关系吧。等到冷静下来,我将蹊跷的女声跟杰哥和大尾说了一遍。
    他们一听,两人的脸都沉了下来。杰哥沉默了一下,开口说:
    “可能是声音经过手机的传讯之后,又经过民宿电话线的传输,最后造成声音的转换吧,以至于欧巴桑的声音变成了女生的声音。”
    这个理由当然是自欺欺人的,不过我和大尾还是希望真是如此,事情到了这个时候,大家已经没任何心思说其他的了,我们约定先暂时对这件事情保密,不能惊动女孩子,尤其是美美,然后便回房睡觉了。
    第二次游戏
    “嘻嘻……嘻嘻……”梦中的我,依稀听到一个声音,那是个女人的笑声。我感觉她从门外慢慢走进来,然后慢慢靠近,靠近我们六人所睡的床铺。在床前驻留了一下,接着又往窗户方向移动。而我,刚刚好就是睡在窗户的旁边!
    “嘻嘻嘻嘻……嘻嘻……”我感觉到这样轻微,带着嘲弄的笑声越来越接近我,终于,在我右手边停住,似乎她就站在那直盯着我。
    我闭着眼睛,一动也不敢动,事实上我也尝试过动个手指,可是发现整只手都麻掉了,一动都不能动,看来是鬼压床吧。
    “快起来!”大尾一边摇晃我,一边在我耳边大喊。我一下子被惊醒了,眼睛随即睁开。我看了看时钟,凌晨三点,距离我入睡的时间,也才过了一个小时不到。整个房间的灯都亮了,每个人都坐了起来,显现出一种焦急的样子。
    刚才的一切,是做梦吗?正当我纳闷干吗把我叫起来时,杰哥说:“美美不见了。”此话一出,我立即清醒不少,环视大家,果然发现美美不见了。
    小莉说:

    “我刚才起床上厕所的时候,发现睡在旁边的美美不见了,就赶紧把大家叫起来了。”
    我们找遍了旅馆都没有找到美美,打她的手机也没人接听,真不知道她上哪里去了。
    “大家一起出去找吧,此刻半夜三点,美美又没交通工具,应该走不远吧。”杰哥冷静地分析了一下情况,我们觉得也是。于是换好衣服,走出旅馆。
    出门之后,我们发现这附近除了大马路之外,其他地方根本就不是人能走的,所以大家讨论了一下,决定还是骑机车去找。
    大尾的车带路,杰哥在中间,我在最后压车,以时速三四十公里的速度在台东的旅馆区疾驰。这种时候,店家几乎都关门了,只剩下旅馆的灯光,马路上面有人在走动都很稀奇,应该会马上发现的。
    “希望她不会有事……”阿铃坐我后面不停地祈祷着,我知道她很担心美美,一开始只想开个玩笑,谁想到会变成这样。我们骑了五分钟,骑到旅馆街的尽头,什么也没发现,便停了下来。
    “阿铃!”杰哥在停下来后,突然大声地叫着我背后的阿铃。我跟阿铃则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因为他一脸错愕。
    “你一直坐阿哲的车?”
    阿铃点点头。
    “不对呀……那我刚才载的人是谁?”杰哥脸色沉重,眼神发直地喃喃道。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杰哥本来都是载美美的,美美失踪了,那么他的车就应该是只有他一个人才对。
    “出发前,我感觉后座有人坐上,我以为是阿铃呢,也就没多想,可是……那我刚才到底载的是谁呢?”此话一出,大家都意识到,我们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这个时候,我们想想也不该隐瞒了,就将电话的事情说了出来。
    阿铃和小莉听了,吓了一大跳,阿铃更是害怕得快要哭了。大尾抱着小莉,但是也好不到哪去。杰哥沉默了半晌说,
    “我们还是先回旅馆再说吧。”
    正当我们要回去时,阿铃的电话响起,是医院打来的,他们说有人在路上发现晕倒在地的美美,于是就送去了医院,在检查美美随身物品的时候,发现了手机,就这样联系到了我们。
    到了医院,美美已经恢复意识。躺在床上对着我们微笑。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了。杰哥要美美把发生的事情说一下。
    “我刚才睡觉时,梦到一个女人直盯着我看,是个红衣服的女人,可能就是杰哥所描述的吧。”美美有点后怕地说。
    “可是,那只是开玩笑呀!”大尾急忙澄清。
    美美却很笃定地继续说:
    “她就只是看着我,然后嘻嘻地一直笑。”
    我对她描述的“笑声”印象犹深,那是我半夜听到的笑声吗?
    “我直觉地想跑,就拼命往回跑,越跑越累,结果突然一个不小心跌倒了,这样一惊醒,才发现我已经在医院了。”
    “你知道那个路人在哪里发现你吗?在距离我们旅馆大约五百米的大马路旁,刚好那户人家还没睡,看到你昏倒了,怎么叫也叫不醒,只能把你送急诊。”
    阿铃这么说完,杰哥大概做了一个结论:美美因为梦到逃跑,所以就梦游出走直到不支。这虽然玄,但并不是没这种可能。接着,我们也告诉美美我们所遇到的怪事。美美听了又受到了惊吓,眼泪一直流,她没有力气大哭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恐怕……被鬼缠身了。”杰哥此言一出,全部的人都沉默下来。
    美美还是继续哭,阿铃也浑身发抖。小莉跟大尾一言不发,互相依靠。而我看着杰哥,问道:“那有什么办法可以破解呢?”
    “我觉得,我们需要再玩一次‘进门鬼’。”杰哥说得没错,当初我们是以欺骗美美为目的,借由这个游戏让她受到惊吓。可是说不定,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引来真正的“红衣女子”。“进门鬼”这个游戏没有玩完,似乎也造成了不良影响。那个时候因为美美的惊吓,所以我们中断了整个游戏,也影响了我们所有的人。所以,这一次我们需要把“进门鬼”玩完。当我们再一次看到“那种东西”时,便需要用吹气的方式来将其消除。这个结论大家都很同意,包括美美。
    只是此时是在急诊病床上,并没有什么背阳的房间。可是,再拖延下去,恐怕会出人命。我们跟医生问了情况后,发现美美并不需要住院,只是一时的贫血而已,就带她出了医院,赶往我们住的旅馆。在停下机车,走回旅馆的路上,杰哥悄悄地对我说:
    “其实我怀疑,被鬼缠身、被鬼附上的是美美。
    我装作没听到继续走,杰哥则在旁边叮咛:“等一下,是她开你的门,你要多注意一点,我也会叫大尾注意的。”
    不管如何,之前只是为了吓一下美美,而骗说她背后有东西。或许,在不知不觉中,她真的被某种东西缠上了也不一定。想到此,我便又觉得战战兢兢。
    很巧地,我们目前所住的房间,也是背阳,于是,我们就在凌晨四点半的时候,开始再一次的“进门鬼”游戏。顺序就如同我们前一天在垦丁玩的一样。杰哥、阿铃、我、美美、大尾、小莉。
    首先,杰哥站起来走。开门、关门,过了十秒钟,我们听到门被敲了三声。阿铃站起来,我察觉她也变得很怕,东倒西歪的,但还是打开了门,我们看到杰哥,后面没有任何东西。接着是阿铃,等着杰哥走进来后,她走出去,转身关上门。十秒后,门被敲了三声。轮到我站起来,走去开门。阿铃身后,也是黑漆漆的,没任何东西。阿铃走进来,而我走出去,将门喀嚓关起来。转过身,此时整个走廊的风开始变得异常寒冷,穿得我直发抖,我从一开始默数,二,三,四……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听到长长走廊的另一头,有塑料拖鞋的声音,正一步一步地往我的方向前进。我想,有可能是房客吧,因为我的身后就有一间客房。然而,我随即又想起现在不是已经四点半了吗?客人应该不会选择这个时间在房间外游荡吧?五,六,七,八……脚步声越来越近,刷刷地在地上摩擦。九……我浑身起了一股凉意,只想要赶快进去!不可能的,我不会这么倒霉吧?一开始玩进门鬼时,我身后也没事呀,所以不可能在我身后吧……十!当我大声地在心里喊出“十”的时候,真有一种解脱的感觉。我赶紧敲了三下门,等待里面的人开门的这段时间,简直就是漫长难熬。刷刷的拖鞋声停在距离我大约二十厘米的地方时,门就美美打开了。
    我看到杰哥阿铃大尾一行人,都坐在入口处距离玄关十公尺处,眼睛直盯着我。他们动都没动,我也不敢动。直到美美比手势叫我进来,我才放心,我身后也是什么都没有。接下来,就是之前导致游戏中断的美美了。我走进来,美美走出去前还看了我一眼,她眼里满是惊恐。
    “碰”的一声,门被带上了。我望着被关上的门,感觉它是硬生生地被人强拉上的感觉。我静静地走到杰哥他们的身边,转过身坐下来。大家都很紧张,我们都很害怕看到美美的身后是不是真的会出现东西。杰哥示意我们别出声,这个在玩之前就一再强调,就算看到奇怪的东西,也不能出声,更不可以再发生把门关起来的危险行为。
    终于,门外响了三声敲门声。轮到大尾走出去开门。他站起来,然后将手放在门把上,慢慢地,慢慢地转开。开出了一个缝,缝越来越大,终于,美美在缝隙中慢慢出现。我们都屏住呼吸,就这么盯着美美。
    后面没有任何东西,大家都松了口气,美美慢慢地走了进来。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一件事情,美美的脚上穿着一双粉红色的拖鞋。我之前并没注意看她穿什么,不过我记得我们几乎都是穿旅馆的拖鞋在活动。所以这一双拖鞋,在她慢慢走进来时,就引起我的注意。
    “刷刷……”的声音,在她靠近我们的时候响起。那个声音,跟我刚才在门外听到的声音一模一样。而此时美美的脸上出现了一种非常非常怪异的笑容,皮笑肉不笑,嘴角一直上扬一直上扬,上扬到嘴角都已经到达最大的极限,她的眼睛也是一样,她就这样直直地盯着我看。
    “嘻嘻……嘻嘻……”当她笑出声音的那一刻,我敢肯定她绝对不是美美!而大尾却好像什么也没看到似的,看着“她”走进来后,立马打算走出去,并且要把门关起来了!
    “等一下!”我猛地大喊,大尾的动作停住,大家全部看着我。
    杰哥用怪罪的眼神看着我:“阿哲你怎么啦?”
    “你们看美美!”我指着美美颤声说道。
    而此时,美美开始尖笑起来,声音又尖又锐,她的嘴巴开得很大很大,不知道在笑什么,肩膀不断地抽蓄。那个笑声,就跟电话里面出现的声音一样!
    “嘻嘻……我是美美呀!我是你们每个人都想恶作剧想吓的美美呀!”美美边说边向我们走近。这一刻,我顿时明白了!原来打从在垦丁饭店的那一晚开始,当大尾关上门的那一刻,美美就已经不再是美美了。即使外表乔装得再像,真正的她,其实在门合起来的一瞬间,就被我们开着玩笑所戏称的“红衣女子”所附身。所有的怪异现象,其实,全是我们恶作剧成真的结果!当我这么想的同时,眼前的“美美”已冲到我眼前,她的身上不再是白色T恤,而变成了血红色的衣服……
    美美这幅鬼样,众人自然都知不妙,连忙撒腿就跑。
    我冲出房门,死命地往前跑,美美似乎追上来了,我听到塑料拖鞋“刷刷刷”的声音。虽然只是轻微的摩擦声,可是频率却高得吓人,一路直跟在我后面。我不敢回头看,只是一个劲儿地冲出走廊,试图摆脱后面那令人惊悚的声音。长长的走廊尽头是个转角,转角一开始印象中是电梯,但是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搭电梯,只能爬转角走廊尽头的楼梯。我笔直地冲,我的衣服被汗水濡湿,耳朵只能听到自己的喘气声。终于,我弯过了转角。只要能下楼梯,到一楼的柜台,就有饭店柜台的守夜警卫。不管如何,先到那里再说!
    “嘻嘻……嘻嘻……呵呵……抓到你了!”
    谁知道,一转头,眼睛瞪得如铜铃大、嘴角直裂到耳朵、发出怪异笑声的美美,已经在我的身后,一只手勾住我的衣角……
    尾声
    “啊……”我惊叫了起来,却听到熟悉的大尾的叫唤声。
    “阿哲怎么了?醒醒!醒醒!”我被大伙担心的叫喊给吵了起来,睁开了眼睛。
    发现我身处在垦丁的旅馆中。看了看时间,大约是晚上十点多。原来我睡着了。
    “哈哈!做噩梦呀?”小莉看着我微笑。大尾也摆出一副“这么大还做噩梦叫这么大声”的不屑姿态。阿铃更是吃吃地笑。环顾四周,大尾、小莉、阿铃、美美都在,扑克牌在旁散落一地。
    “喔喔……没事啦……只是做了个奇怪的梦罢了。”好险!一切都不是真的。什么“进门鬼”,美美被附身的事情,都不是真的。原来一切都只是在做梦而已呀!我松了一口气,躺在床上,隐约可以听到大家在玩牌的声音。
    “呼,杰哥呢?”我看了看,他似乎上厕所了吧。
    “杰哥?他是谁呀?你睡昏头了吗?”大尾皱着眉头问道。
    听到这句话,我倏地从床上坐起。
    “杰哥,就是那个重考班的杰哥呀!”我看了看,架子上的行李,一,二,三……咦?才五份行李。
    “别装傻,他该不会带着行李去上厕所吧?”我心里面突然有一股异样的感觉。
    “你发什么疯呀?我们五个一起来旅行,哪有什么叫做杰哥的人呀?”阿玲疑惑地看看我,手上的扑克牌还没打完。
    不对呀,为什么大家好像都不认识杰哥了呢?难道,难道……
    “好无聊喔。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呀?”正当我察觉不对劲的时候,小莉把牌一丢,发出埋怨声音。
    “呵呵,我知道有一个游戏很好玩喔……”接着,我听到美美的声音:“叫做‘进门鬼’哟!嘻嘻……嘻嘻……”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整人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cp/13009.html
上一篇:恐怖竞赛    下一篇:一夜惊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