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疯狂的世界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叶聪灵 发表时间:2014-02-18

    有时我会迷惑,是我疯了还是其他人疯了?——爱因斯坦
    Chapter 1 与死神接触
    距离心脏只有1厘米的距离,刀子进入身体时,丁锌无法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女人。绵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杀了我的孩子,我也要杀了你!”这句话让丁锌震惊不已,因为他从来不知道,绵原来会说汉语。
    这之后丁锌陷入了重度昏迷,徘徊在生死的边缘。因此,他当然不会得知,他倒下之后,世界因为他被袭击的事件是如何的混乱、惶恐、悲伤、哭泣。
    简迷目睹了丁锌倒下前的一切,只是这一切发生得太快,猝不及防,简迷整个人都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她身后有人在嘶吼着“救命”。
    浓烟弥漫,铺天盖地,天花板上的火就像卷帘般蔓延开来,呼呼作响。整个楼道像通了电的烤箱,随时会把里面的人彻底烧焦。人们的呼救声惊醒了吓呆的简迷,她犹如疯了一般冲向倒下的丁锌,一下子把倒在血泊中的丁锌抱了起来。穿梭在呼天抢地的哀号和呼呼作响的大火中,简迷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把丁锌带离火场!
    穿过走廊时,那些个被锁在病房中的病人使劲儿地拍打着房门,他们透过门上的小窗奋力嘶吼着,有人在大骂,有人在狂笑,有人在诅咒,有人在起哄……一时间,整个楼道,乃至整间疗养院都变成了恐怖的地狱。
    但这些混乱的声音已经无法进入简迷的耳朵了,她的眼前只看到了丁锌那张苍白的脸。丁锌的眼睛是微睁着的,他好像能够看到虽然精神崩溃却依然奋力挣扎的简迷,也好像根本就已经游离了这个地狱一般的火海。
    简迷艰难地跨过一个又一个倒在地上的人,他们或许是被烟熏得窒息了,或许已经死了,简迷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丁锌一个人身上!当简迷终于抱着丁锌从五楼走到二楼的楼梯口时,她看到了冲上来的消防人员。只长舒了一口气,就倒了下去,整个世界的混乱她已经再没有力量关注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简迷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白色的病房里。一阵钻心的疼痛让她不由得叫出声来:“啊!”这时,简迷才注意到,她的两只手臂上缠满了绷带,脸上也包着纱布。她的叫声引来了护士。简迷问她:“丁锌呢?”护士一脸的茫然。“就是和我一起的那个男人!他在哪儿?”简迷突然有些慌乱。


    护士说了句简迷听不懂的日语,她才意识到,她人在日本,护士当然是日本人,所以根本听不懂汉语。
    “哥哥……他不在了。”随后进来的叶镁轻声说道。
    “你说什么?”叶镁是丁锌的孪生妹妹,她的话,应该相信的,可简迷还是脱口而出地问了一句。
    “哥哥死了。”叶镁加重了语气,说道。
    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本来就疼痛难忍的伤现在更是钻心的疼痛,但让简迷心痛的不是自己的伤,而是丁锌永远离开了她。她脑子里还能浮现出丁锌给她培训灾难医学救援的情景:一个人耐热的极限,71摄氏度是60分钟,82摄氏度是49分钟,104摄氏度是26分钟……
    一个人影此时正好从简迷敞开的病房门前经过,看到那个人,简迷立刻像疯了一样大叫:“抓住她!抓住她!”她永远不会忘记,就是这个女人把刀子插入了丁锌的身体。这个女人,就是绵。

    事情还得从一个月以前说起。
    Chapter 2 我想,我已经死了
    绵,一个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缅甸女人,皮肤有些黝黑,骨瘦如柴,但神采奕奕。在东京的济康疗养院里看到她时,她的状态比五年前看起来好多了。看过丁锌递来的照片后,绵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温暖的笑容,好像她并不知道照片上的人都是十分可怕的杀人狂一样。
    “我想她可能真的不知道这些人有多可怕。”简迷看到绵的表情,有点不安。
    “你不用害怕。我想,她和他们不会是同伙。”丁锌看出了简迷的顾虑。
    “不过,通常精神错乱的杀人狂都不会意识到自己真实的身份。”简迷有点不甘心。
    “你忘了?他们四个人并没有精神错乱,我觉得他们只是严重的PTSD患者。找出那场飓风之后为何好端端的人会变成杀人狂的原因,不正是我们今天到这儿来的原因吗?”丁锌一边安抚简迷,一边在脑中无法抑制地浮现出很多凶残画面。
    这一次,DDA接手的案子有点不同于以往。他们受灾难心理学博士藤井的委托,去寻找灾难与凶杀之间的关系。这件事还得从五年前泰国阿里村遭遇的那场恐怖的飓风说起。
    所有的房屋被夷为平地,大树连根拔起,住宅区被洪水淹没,就连铁皮也因风力扭曲。人们根本无处躲避,很多人被砖块、木板或其他硬物活活砸死,还有一些被洪水溺死,幸存者也因为饥饿和伤势得不到及时救助而死去。联合国派去的救援飞机掠过灾区上空时,救援人员看到的全部都是尸体
    丁锌还记得那是DDA成立以来他参与过的最严重,也是最震撼感官的一次灾难救援行动。那时候,他还在读心理学的课程,而泰国的托塔飓风则是他毕业论文的主题案例。飓风波及了泰国东部几乎所有地区,受灾最严重的是一些地处偏远的小村落。阿里村是当时的一个重灾区,全村五千六百多人,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五个人。
    “他们五个人在飓风发生之后,被困在村子里整整七天。七天的时间,是人们忍受饥饿的极限了。救援人员到达那个村子时,本来以为所有人都已经遇难了,看到还有五个活人,直感叹是一个奇迹。但是他们五个人究竟在那七天里历了什么,就没有人知道了。”丁锌向简迷介绍道。而绵,就是那五个人之一。
    “所以藤井博士认为,他们在那七天里的经历和他们之后疯狂的行为有关?”简迷将目光从绵的脸上移开,这个女人让她很不舒服。
    “是的。但是这五个人都对那七天里的遭遇闭口不言,使它变成了一个难以解开的谜。”丁锌忽然想起,五年前绵过的一句话:“我想,我已经死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疯狂的世界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cp/11354.html
上一篇:一条辫路    下一篇:摄魂相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