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噩梦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血言 发表时间:2014-01-15

    1,自己的葬礼
    黑暗化作恐惧侵蚀着我每个细胞,他又来了。
    这已经是第三天,每逢半夜我便听到咚咚的敲门声,然后是低声的哭泣,我蜷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吊灯的开关就在我床边,但我没有勇气爬出来开灯,我怕会突然看到一张惨白的脸。
    哭声消失了,被子却动了动,就像被人拉了一下。
    我在里面死命的裹着被褥,体温在被子里蒸腾,里面就像一个蒸笼,我汗流浃背,床单湿透了,但是我却丝毫感觉不到温暖,身上的鸡皮疙瘩一层层的,从未消失。
    这个时候,我多么希望这个时候有一个熟人能来看我当然不是那种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的熟人。
    半晌,那种被褥被扯动的感觉消失了,我微微松了口气,空出一只手,打开了手机它在我被子里,自从第一天之后,我便不敢再把手机放在外面。
    现在是凌晨两点,这个时间是个分水岭,过了它我身上的寒意就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我的心也会莫名其妙的安定下来,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很奇怪的感觉,突然的感到恐惧,又突然的感到安心,或许真的有另一个世界的访客,它们出现,会引起我们身体不自然的反应,它们消失,则一切又会恢复正常。
    寒意消失后,即使脑海里浮现出恐怖电影里的吓人画面我也不会怕,这很奇怪,不是么?
    眼前是一片孤坟,惨白的月光透过枯死的柳树杈照在一座孤坟上,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我与那座孤坟对视,就像看着一个已经被遗忘了很久的老朋友,它会说话么?我想,不会吧,毕竟这只是座坟。
    忽而一阵阴风吹过,我打了个寒颤,那座坟里突然钻出一只手,枯黄的手骨不断扒着四周的土壤,血肉被腐蚀的干干净净,这个时候,我能然意识到,我在做梦,或者梦游……
    不管是什么,我想醒过来立刻!马上!
    那只手骨出来的越来越多,已经看到了肩膀,枯黄的骨头在月光下,就像一滴滴冰冷的水,一点一点均匀有序的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想逃跑,但是脚就像被钉在了地上,动不了分毫。
    我闭上眼,但是这是我的梦,我可以看到梦里的一切,闭上眼只是自欺欺人的做法罢了,我不断的告诉自己,我看不到它,我看不到它,我看不到它……
    “叮铃铃!”(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我猛地睁开眼,被褥已经被我的汗液完全打湿,阳光透过厚厚的窗帘照进屋里,可是窗帘太厚,阳光进来的很少,屋子里昏黄一片,反而有些吓人。
    我甩甩脑袋,似乎这样就能把夜里发生的一切忘记,身上的冷汗慢慢退去,我深吸一口气,穿好了衣服。


    房间很憋闷,我走到窗前,将那厚厚的窗帘打开,温暖的阳光再也不受阻挡,一股脑的涌了进来,我揪了一夜的心,得到了释放,贪婪地享受着清晨的日光。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上七点,简单的做了些早餐,便又开始了单调无趣的生活。
    两个月前,我刚刚毕业,本想在外地找个工作,但是父母却一致要求我回来,我在百般抗拒无果后,终于是顺从了父母的意愿。
    然而回来后,却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工作,无奈之下,只能一直呆在家中,父母为了生计忙碌,而我却空闲无比,不禁有些自卑,我很享受这种空闲,但是我并没有啃老族那种强大的心态,我的良心不断在谴责我。
    直到半个月前,我一章在网上胡乱发布的小说得到了可以签约的消息,我一下子兴奋起来,我想抓住这个机会。
    然而创作的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看着惨淡的业绩,我无数次想要放弃,然而为了梦想,又不得不坚持,最终我想了一个办法。
    我在简介里放了一个QQ群,是我的书友群,如果有人加入,我便重振信心写下去,如果没有,我便胡乱应付到完结。
    结果与我想的一模一样,没有任何人加我那个群,我的心情更加低落。
    前天夜里,我没精打采的看着签约组的聊天,他们有的在炫耀自己的成绩,有的在哭诉自己的不堪,一天一天,周而复始,没有太大的变化,我坐在电脑前,挂着QQ,打开网页,又关上,然后再打开,每看到多了一个人气,我便会稍稍高兴一点。
    就这样一直到了深夜,我那个空无一人的书友群突然发来消息,然而这条消息并不是系统信息,而是聊天的。
    或许是系统出问题了吧,我想。
    打开页面,两个鲜红的二十二号大字出现在我面前,我从没见过那种字体,每一笔都仿佛在流动,每个字都像是在滴血求更!
    没有发信人,我看向群成员,里面也没有任何人,一股寒意在我体内蔓延,我试着回了一句:“你是……”

    然而它并没有回答,反而发来了更多的信息,群闪动不停,“求更”这两个字疯狂的刷下来,就像梦魇一般萦绕在我的身边。
    我冷汗直冒,关了电脑,迅速爬进被窝,将头埋进去,身上涌起一股股寒意,外面突然响起敲门声,紧接着是低声的哭泣,我的神经紧绷,在恐惧中渡过了一夜。
    第二天晚上,依旧如此,我想解散那个群,但是每次解散后它又会莫名其妙的出现我的QQ上,在试了数十次后,我放弃了,在我钻进被窝准备睡觉时,那诡异的敲门声与啜泣,则会按时来袭。
    以上,便是我前几天的经历。
    现在,我坐在电脑前,心惊胆颤地写着自己的小说,昨天我写的字数少了,于是我做了那个噩梦,我不知道如果断更,会出现什么样的恐怖事件。
    辛辛苦苦写了三章,我浑身酸痛,走出房门,打算去外面散散步,这间屋子给我的感觉太压抑了。
    我家在农村,现在是冬季,街道上空荡荡,树木只剩下了孤零零的树杈,一片萧条。
    走出村子,是一片野地,走在田间路上,微微的风带着冬季罕有的暖意穿过我的身子,一切的烦恼仿佛都被吹走,再往前走,是一座石桥,那是我儿时玩耍的地方。
    现在,我喜欢坐在桥边,看着缓缓流过的溪水,静静思考,有时候会有放羊的人从桥头走过,咩咩的叫声会将我从沉思中惊醒,我会笑着目送他们远去。
    溪水倒映着我的影子,那是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说不上俊俏,但也十分耐看。
    看着水中的自己,我有时候会想,镜子里的人究竟是不是我呢?我们永远不可能不依赖外物看到自己的模样,然而外物就一定是准确的吗?
    曾经无数次实践证明了镜子反应出的是本人,这是常识,然而常识就一定是对的吗?一切常识也是根据外物而来的,倘若外物骗了我们呢?
    不知不觉涉及到了很多学科,我只是个勉强毕业的劣等生罢了,知识缺乏至极,如今只能让我呵呵一笑,然后作罢,思维永远是这样,不知不觉就把自己绕进去,最后又得不到答案,只能放弃,而绕出来的,则会成为伟人,创造出新的哲理,或者“常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鞭炮声,是那种沉闷的炮声,我竖起耳朵,从鞭炮声后面,还有低低地哭泣。
    “死人了。”我告诉自己,举目远眺,我看到了一只送殡的队伍。
    农村里死了人的话,会把死者埋在祖坟中。
    我心里有点好奇,我儿时看送殡不知道看了多少次,长大后忙着学业,常年不在家,就算在家我也不会去凑热闹,现在正好赶上,我是写恐怖小说的,或许这能给我提供点灵感,我想。
    快步跟上送殡的队5,我愕然发现,那里居然有我的父母和亲人,我脑海一震:“难道有亲人死了?我怎么不知道!”
    我想问我父母,但是他们却不理我,所有人都是,他们都不理我,我在那里就像个透明人,然而我并不是透明的,我能碰到他们,他们也能感觉到我的碰触从他们的表情可以看出来。
    一切太诡异了,我心里有点害怕,每当我碰到他们之后,他们也会跟着害怕,周围的的亲人脸上都很古怪。
    突然,我妈妈哭着跪了下来,我想扶起她,却听到她哭着说:“小雨,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托梦给妈妈啊,别吓我们好吗?”她哭的更伤心了。
    这句话就像一个铁锤,狠狠打在我脑袋上,我忘记了思考。
    “我……死了吗?
    四个大字萦绕在我的脑海里,送殡的队伍离我越来越远,不知不觉已经没了踪迹,我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噩梦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cp/11189.html
上一篇:疯狂的实验    下一篇:死亡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