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猴子庙杀人歌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辛白 发表时间:2014-01-08

    十三岁那年,我亲眼目击了父亲的离奇死亡,更可怕的是,我成了杀死自己亲生父亲的第一嫌疑者,被认定有精神分裂迹象,被身边熟悉的人当成瘟疫一样回避……
    一、奇庙
    我叫徐泾生,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小山村。父亲是个农民,最大的愿望就是让我和弟弟上大学。母亲在生弟弟徐渭生的时候就难产去世了,我们父子三人相依为命。
    村里有一个很古怪的风俗,每过十一年,山上会有大批的猴子冲下山来,无所顾忌地骚扰人家,被“袭击”的居民非但不会恼,而且还会把猴子的到来视作福气迎门。
    并且,家家户户要准备舂米糕放在家门前给猴子们吃,谁家的春米糕被吃个干净,这家人就会福寿无边。反之,如果家门前的春米糕猴子连碰也没碰,那这家不出一年必有大灾大厄。
    怪事却偏偏发生在我家,我十三岁那年的饲猴节,全村准备的舂米糕,只有我家的,猴子一口没吃。
    这事儿后来越传越邪乎,好事者说徐铁柱家有股晦气,猴子像见了鬼似的绕着走。
    像这种趋吉避凶的民俗往往有补救的手段,饲猴的风俗亦是如此,村里传说,如果猴子没有吃你家的东西,三天之内带上舂米糕上山给猴仙赔罪,就能化灾除厄。
    第二天一大早,父亲带上刚蒸出的米糕还有干粮,带着我和弟弟上了山。临行时我回头看了下送行的村民们,甚至觉得挺有趣,却不知道那座定龙山上等着我们的,是怎么离奇诡异的事情。
    我们父子三人走了半天,中午到了深山里,看见了一座庙。
    定龙山的中央,有一片碗形的山谷,山谷里地势平缓,中间有一座破庙。村里说它是一座猴子庙。顾名思义,这里是猴群的地盘。
    但我们到那里的时候,却没有看见一只猴子,当时我们以为猴群集体出去觅食了。
    这座庙有一个正殿和两个偏殿,四周的神像已经倒掉了,一副惨败的样子。俄和弟弟第一次到这里来,心生好奇,便闯进里面去“探险”,坐在那里啃干粮的父亲叮嘱了一句:“不要跑远了。”


    “知道!”我应了一声,和弟弟走进一边的偏殿,探索了半天准备回去的时候,弟弟突然不小心踢到神坛上,把神坛上的一块砖踢进去了,里面似乎是空的。
    我们蹲下来向砖洞里瞧,黑漆漆的不知道有什么,我便伸手去摸。
    我的手摸到一个硬邦邦凉冰冰的东西,好像是个金属盒子,我们立即把洞口扒开,把这东西掏了出来,看到它时,我俩兴奋地叫了一声。这是个雕着鸟兽的黄铜方盒,大概有两个饭盒那么大,边缘有四个扣。拿在手里能感觉到里面有东西在摇晃,好像装满了液体。
    “哥,快打开瞧瞧!”弟弟催促。
    我打开盒子,借着微弱的光线,看见里面是水,水里泡着一个软乎乎的像牛舌头一样的东西。
    “这是啥?”弟弟用树枝捅了下,好奇地说。
    “我切一点瞧瞧。”我从口袋里摸出小刀,当时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毫不犹豫地切下了一小片。
    这软体物的切面呈暗红色,拿在手里很软很滑,没什么特别的。但它的特别之处却在主体上,弟弟突然发现被切掉的部分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愈合!
    “哥,你快瞧!”(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哇,这太神奇了!”
    “我尝尝啥味道。”
    “不能吃……”
    我话没说完,嘴馋的弟弟已经把我手上的那一小片塞到了嘴里,我连忙叫他吐出来,但他的喉咙却动了一下,然后很委屈地说:“滑到肚子里去了。”
    我侥幸地想,这东西大概不会有毒。我把盒子盖好,塞了回去,就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一阵奇怪的声音……有个女人在唱歌!
    二、杀人的歌声
    那“歌声”很奇怪,里面夹杂着若有若无的孩童哭泣声、车马喧嚣声甚至炮火轰鸣声,仿佛世界上的一切都包含在其中。
    这声音忽近忽远、忽左忽右,像雾一样模糊,像梦一样怪诞。充斥着压抑、痛苦、悲伤、恐惧……听着听着,我居然产生了一种想哭的念头。
    “哥,我好难过,想哭!”
    “渭生,把耳朵捂上。走,我们找爹去。”
    捂着耳朵根本起不到作用,那声音仿佛可以穿透一切!我们跑回去找父亲,可父亲却不见了!
    地上扔着啃了一半的烙饼、水壶,父亲却不见了。我们捂着耳朵冲出去,四周的密林里,有大片的鸟被惊飞,它们在半空中慌乱地逃窜,相互撞在一起,最后坠落下来。仿佛这里所有的生灵都被这魔音扰乱了心神。
    “哥,爹在那儿!”弟弟指着一个方向。
    我一看,父亲正一动不动地站在那 儿,背对着我们。我正准备喊他的时候,突然,他把一个东西举到自己的脖子上,那是我们来时砍开荒草的镰刀。
    意识到不对劲,我站住脚大喊:“爹,不要啊!”
    但一切都太迟了,父亲好像听不见我们的呼喊。锋利的镰刀在他的颈动脉上割下深深的一道口子,喷出的血在太阳下面鲜红鲜红,这一幕被永远地烙进了我的记忆里。
    “啊!”弟弟捂着耳朵跪到草丛里,声嘶力竭地叫着。
    虽然当时的我又害怕又慌张,但害怕弟弟出事的心情给了我最后一点勇气,我赶紧一把抱住他,压在地上,把干草卷起来拼命地往他和我的耳朵里塞。
    我们瑟缩在这满山谷的诡异歌声中,恐怖异常,也许只有五分钟,但对我来说却长如一个世纪。
    第二天,我们衣衫褴褛,满身是伤地回到了村里,弟弟当即发了高烧昏迷了,村里人出动去找父亲的尸体,有报了警。
    当我说起猴子庙的杀人歌时,听者的眼睛里都闪烁着怀疑或者同情的神情。然后,是我一生难忘的恶梦……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猴子庙杀人歌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cp/11162.html
上一篇:绝望的新娘    下一篇:探墓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