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古栈夺命惊魂曲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轩琅北族 发表时间:2013-12-15

    天生丽质的乡村姑娘
    有这样偏远,宁静,闲适,又不乏美丽的小村庄,它的名字叫做卢井村,这个村庄对于生活在那里的每一位村民来说无疑是最适合生存的理想栖息地,最美的世外桃源和人间仙境。这里依山伴水,周围被群山环抱,算得上是山水乡村,这个村子的人口并不多只有一百多位村民,这里的男女老少整日在田间地头里劳作,这里的男人从事大部分的重体力农活,女人多从事洗衣烧火做饭这些琐事家务。
    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身心和精神上都承载着满满的幸福,他们的面部总是有那无法淡去的笑容。他们很少与他们所谓的外面的世界接触,因为他们都不想让外面的人和事影响干扰他们一贯的生活,他们的所有食物都是自己播种的,纷繁的市井生活和险恶的人的内心世界仿佛和他们的距离太过遥远了。这里的村民都很迷信,传统保守的迷信思想观念在他们的大脑思想之中早已是根深蒂固了。
    但一个女孩的突然降临,改变了卢井村人民原有的生活现状和传统的思想观念。这个简单美丽的女孩名字叫做司月,她天生的美丽大方,在全村人民看来就是一种十恶不赦的罪过。
    故事追溯到十几年之前,朴实勤劳的卢井村村民司德运老汉和他的老婆---马芸村妇人早已过了结婚生子的年龄,司德运老汉老两口虽说算得上衣食无忧但唯一不足,令二老苦恼烦恼的就是家里面没有一双儿女,这样一来家里异常显得冷清。老两口对生活也开始心灰意冷,但是司老汉不想放弃,他四处求神问仙,希望上天能够赐给他们老两口一双儿女。
    一日,卢井村里上了年纪的老巫婆给司德运老汉点名了一条求子之路:“你到邻村子---运旺村的观音送子庙去求子,从我们村头开始,一步一跪拜,每一布,每一次的跪拜都要虔诚,这样一来你必得一子女。”司老汉像是中了邪魔一样,一个劲的猛点头。
    司德运老汉按照本村老巫婆事先算好的良辰,开始了求子女的跪拜大礼,每行一步之后,就重重的双膝跪地磕头,几个时辰过去了,司老汉终于跪到了运旺邻村的观音送子庙,此时司老汉的额头已见血。司老汉上前推开那扇积满灰尘的庙门,将早已准备好的贡品献上,点燃了香火,向观音像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嘴里还不时的叨念着老巫婆交给他的那一席话语。
    司老汉虔诚祈祷回去后不久,邪性的事情真的发生了,马芸老妇人真的怀了孕,没过几个月,肚子已经大了起来,卢井村的村民都说司老汉行善积德,虔诚的信仰感动了上天。司老汉每日也是高兴的合不拢嘴,对未来的生活更加向往。经过十个月,胎儿的孕育,他们的儿女就将降临到这个世界,来到这个温暖幸福的家庭。
    就是那个寂静无声,静得让人恐惧的深夜里,马芸老妇人由于是上了年纪的高龄产妇,那个肚子里面跳动的生命却怎么用力都是生不出来。司老汉此时此刻更是焦急紧张,忙提鞋火速地跑到村头叫醒了接生婆,接生婆感到见马芸老妇人浑身汗水湿透,拼命的抓着被头,在床上痛苦的挣扎着,接生婆见此场景也是有些慌张,她告诉司老汉:"你要做好十足的心理准备,可能是大人和孩子都无法保住,也有可能只保住一个,见此情况可能是难产,实在不行只能用刀把马大姐的腹部切开,再把婴儿取出来。你快去生火,烧一些热水来。"
    司老汉慌忙的赶去生火烧水。接生婆把准备好的剪刀在桌上的蜡台上反复的消毒烘烤,对着疼痛难忍的马老妇人安慰的说了句:"马大姐你要放松,我现在要用剪刀把你的腹部剖开把你的孩子取出来。"马老妇人强咬牙的点头答应着。接生婆毫不留情的划破马老妇人的腹部取出那个有着呼吸和心跳的带血婴儿。接生婆欣喜的说了句:“是个讨喜的女孩!”
    一声婴儿的啼哭,让正忙着烧开水的司老汉欢喜到抓狂。(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忙一个箭步奔向里屋。慌慌张张的从接生婆的手里接过自己的女儿,把孩子递到马芸老妇人的面前看,边兴奋地说:"快看看,这就是我们一直盼望的,我们的女儿终于和我们老两口见面了!"马芸老妇人吃力的微笑着,面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


    接生婆"啊"的叫了起来:“不要光顾着高兴了,产妇大出血,现在是失血过多,恐怕是很难挽救回来了。”司老汉抱着啼哭的婴儿,扑通一声,哭跪在接生婆面前:“求你了,一定要就回我老婆子的命啊!就算我求求你了!”接生婆无奈的接了句:"你求我,我又不是江湖郎中,我也是没有办法,无能为力,一切就听天由命吧!"
    司老汉最终是眼睁睁的送走了马芸老妇人,眼里满是无奈和痛苦的神情。以当时的医疗条件和医疗水平,救回马老妇人的确是极其困难的。
    第二天,天空昏暗下着毛毛细雨,司老汉用破旧的席子裹着马老妇人,直接入棺,没有选择火化,简单的送葬仪式,把自己的老婆子埋在了自家的农田地里。之后的几天,几个星期,几个月里,司老汉也一直都是神情恍惚,仿佛如入梦一样,整天都没有几句话语,消沉的生活着。
    司老汉愤慨上天的不公平和残忍,刚刚要建立起的温暖完整的家庭,就是这样被活生生的拆散,变得支离破碎,残缺不全。司老汉深深的感悟着,上天给了他一个可爱的女儿,却夺走在一起幸福而又饱含痛苦心酸生活多年,一直不离不弃的老伴。他真的是始终都无法接受,但这就是残酷而又幸福的生活,生活总是给人上着一堂接一堂的课;在生活和生命里有所得就要有所失。司老汉深深的领悟到“这个真理”.
    司老汉从痛苦之中渐渐地让自己清醒,生活还得继续抬头跨步走下去,况且未来漫长的生活又不是他孤身一人,他还有唯一的精神支柱,他最疼爱的女儿---司月。司老汉每次看着女儿司月就感觉到马芸老妇人并没有离去,还一直守望在他们父女二人的身边,每当想到这里,司老汉又重新燃气对生活的希望,未来在艰苦的岁月里有他和她的女儿一同去抗拒,去度过。
    。时间总是飞逝即过,一转眼司月已经由一个只能哭着要奶吃的小婴儿成长为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婷婷玉立而又懂事孝顺的大姑娘,司老汉看着渐渐成长起来的女儿,知足,欣慰了。
    女儿司月到了应该接受教育学习的年龄,司老汉虽然是个大老粗,大字也不是一个,但是他知道知识改变命运这个硬道理,他拿出自己之前和老伴积攒下来的所有积蓄,一定要让女儿上学读书,和其他人家的子女一样。他要让自己女儿未来的生活里充满阳光,生活是越来越好,更加幸福快乐。
    一天,司老汉提着两篮子新鲜的鸡蛋,招到了村子里最大的官---村长,希望村长能向上级说通美言几句,让女儿司月能到乡里的中心小学去上学读书。为了女儿司月能够上学,司老汉放下了所有的颜面和自尊,低声下气的哀求那些能够说上话的人,一篮子鸡蛋不够就两篮子,在不够就搭上一两只老母鸡。最后都快跑断了腿,终于算是把司月上学的问题解决了。
    新生开学的前一天,司老汉和女儿司月坐着村里面唯一一台拖拉机,这个他们眼中最高级的交通工具,去了他们即恐惧又向往的外面的世界---县城里,这也是父女俩的第一次远行。到县城里,到处都让他们感觉新奇,看着商场的衣服和鞋子,蛋糕店了香气扑鼻的各式花样的蛋糕,衣着光鲜艳丽的男男女女。这陌生的一切都是那么吸引人的眼球。

    父女俩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与他们两个人没有任何关联的花花世界。司老汉牵着司月的小手:“这地方可必我们村子大几百倍,抓紧爹的手,不要走丢了。”司月懂事的点点头。
    父女二人摸进县里的一家集贸市场,琳琅满目的商品,看得父女俩眼花缭乱,最后,司老汉给女儿司月选中一件便宜又很漂亮的连衣裙和一个单背带老式军绿背包。女儿司月看着这份沉甸甸的开学礼物欣喜若狂。
    买过东西后,父女二人又搭乘拖拉机回到那属于他们世界的---卢井村。女儿司月依依不舍的回过头向那个花花世界望去,她亦能分辨出哪种生活才是真正幸福的生活,她将来要给父亲的是怎样真实而又安稳的生活。父亲司老汉有些读懂女儿在想些什么,司月突然对父亲司老汉坚定地冒了句:“爹,将来有一天,我一定要考上这了的学校,接您到这里生活。”父亲司老汉欣慰的轻拍女儿的头,笑着说:"看来我的女儿真的长大了,有志向,爹看着高兴!"
    父女二人回到家中已是夜幕降临了,第二天司老汉亲自帮女儿装的书包,牵着女儿的手,把女儿送到乡中心小学,司月对学校,新的学习生活环境满是憧憬,对学习更是有永远无法褪去的动机,动力,因为她的内心世界里种下了那个大大的梦想。
    但她的新的学习生活并不开心,随愿。全校上下都知道她是个没娘的孩子,只是一直和年迈的老父亲艰苦的生活,老师用异样的眼光扫视她,同学更是数落嘲笑她,没有同情和理解,只有冷漠,瞧不起。幼小的心灵一次次的承载着巨大的打击。有时她内心无法承受这些重荷,就躲在操场的角落里偷偷的落泪,心里舒服一些后就继续回去上课,这些故事她都深深的埋藏在心里从不向老父亲述说这些苦痛。到家里只是编一些在学校是如何的快乐开心,帮助老父亲分担一切家务活。
    司老汉为女儿做了个饭盒,他知道家和学校的距离太远,每天将煮好的饭菜早早的就放到司月的书包里,怕饭菜变凉,司老汉还用毛巾紧紧地包裹着。女儿司月每次吃盒饭的时候都是眼含热泪,她领悟到父亲那份沉甸甸无价的爱。班级里有调皮捣蛋的男生把抓来的小虫子偷偷的放到司月的餐盒里,每次,司月都吓得心惊胆跳的。班里和其他班的女生结伙,抽打司月的嘴巴,向她脸上吐口水,尽管司月的成绩优异,但老师也重来没打心里重视过她。
    时间一分一秒,一时一日,一月一年的整整的渡过了漫长的六年,这对于司月来说永生难忘的六年,最昏暗无光的六年,最忍辱负重的六年,她终于告别犹如地狱一般的小学校园,即将步入中学的崭新校园,开始崭新的生活。然而父亲却因为劳累过度,身子一天天的垮下去。卧床不起,只能靠女儿司月照顾,司月既要承担学业,又要一人独挑支撑起整个快要零散的家庭,她的负担将像大山一样一直重压着她。
    国家的好政策响应起来了,县里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对每村每户的贫困家庭送粮送油送钱,卢井村的老村长也被一个三十几岁的外乡中年人顶了职位。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烧到了贫困的司老汉家里。
    新村长赵村长带去了粮油还有钱推门进到司老汉家的院子里,看见天生美丽的司月就起了色心,忙走进屋里,把手中的粮油交到司月手里,牵着司月的手进了里屋,看到卧床的司老汉客气的打了招呼并把钱交到他的手中。一边摸着司月的手,色奸巨化的看着司月,最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赵村长多次找一些莫须有的理由,到司老汉家,一进灶膛就拉司月的手,司月一再闪躲,但赵村长更是生拉硬拽,把司月往怀里抱,司月拼命的推开他,赵村长更是不要脸的说出:"跟了我,你以后大可不必受苦受了,我还会帮忙料理你老父亲的后事!"司月狠狠的抽了赵村长一记耳光,赵村长怒了,一巴掌把司月打倒在地,"你给老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以为你是谁不要把自己抬的过高,不看看你家的现状,"
    在里屋的司老汉着急了,他被震怒了,用最后一丝强有力气的话语说:“赵村长你个无耻,下流之徒,你个色魔,不要侮辱了我纯洁的闺女,到时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一直纠缠着你,让你永世不得安宁!”赵村长被司老汉的一席话吓跑了,但他并没因此而善罢甘休。
    他恶言重伤司家父女二人,说司月是个无耻卑鄙的小贱人,整天勾引男人骗钱说是为了挽救父亲的生命,其实就是对所有男人都感兴趣,勾人人家的有妇之夫。这些谣言无耻龌蹉至极的言论顿时在整个卢井村传遍了,其他的邻村乃至整个乡镇都传的沸沸扬扬,司月更是百口难辨,仿佛那些都已是成为铁定的事实,一时,司月像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全村妇女老幼均如恶灵附体,村里的男人都是垂涎她的美貌,都想把她据为己有。司月由一个最最清纯的女孩被村民们刻画为十恶不赦的妖女。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8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古栈夺命惊魂曲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cp/11014.html
上一篇:死神在你的背后    下一篇:鬼大爷.com